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却说宁东篱并没有“痛并快乐着”多久,头顶上的壁障一关上,血鸢就从他身上起来站到了一边,用打火石重新燃起了手上的烛台。

  摔得七荤八素的众人先后直起身来,打量着这个陷阱。

  “其实······如果在这里面放置些断剑或其他尖锐的物品,我们现在已经没命了吧······或者现在如果有箭射出,我们也早就一命呜呼了,既然我们想得到这些,那为什么设计这些陷阱的人没有这样做呢?”明苕突然出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些问题划过众人脑海,却入石沉大海般地激不起半点回应。

  一环扣一环,却在死招时放给他们一条生路,用意何在?

  宁东篱想着想着就把疼痛忘记了,只觉得浑身冰凉,全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般,手脚虽没被禁锢却偏偏动弹不得。

  “呵,这是在把我们当耗子耍呢!我还真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连一个小小宝洞都奈何不得!”布和愤愤地说,嗓门大得像是要直接穿破人的耳膜。

  “咦,这虫子从哪里来的······啊!好多的虫子!”刘承德正好奇手上的小虫子从那里爬出来的,眼一瞥,却看到了一幕让他全身鸡皮疙瘩起来的景象:数不清的褐色小虫正从一个小洞爬出,向他们爬来。

  “这虫子有毒!被爬过的地方肉会溃烂,大家小心别碰上!”明苕转眼就看见了刘承德手上那虫子爬过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了下去。

  刘承德顺着明苕的眼神一看,瞬间将那虫子甩了出去,再看自己的手,红色的肉暴露在空气中,混杂着血腥味和某种腐烂的味道。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毒虫大军,众人头皮都不免发麻,如果真要置他们于死地,在这陷阱里随便放点尖锐的东西都能做到,何必费尽那么大的心思把他们关在这洞里,还放出毒虫来?难道设计这些的人真的是心理扭曲了,想让别人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吗?

  虽然头皮一阵阵发麻,众人还是马上拿出了武器出来。笑话,要是被这些虫子吃了,还不如自裁!

  “不如······我们将那边劈开,从那边走吧······”宁东篱躲在中间,指了指虫子来势相反的那堵墙,小声地建议道。

  离那堵墙最近的青元尘闻言,将手一顿,将内力灌满手上的剑,手往上一抬,用足十分的力气,向下一劈,却没有出现预想的墙倒塌的场景,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如丑陋的疤痕一般,在摇曳的烛火照耀下,仿佛在嘲笑他们的可笑。

  青元尘见状脸色一变,失声道:“这不是墙,这后面是实的!”

  宁东篱被吓了一跳,众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虫子实在太多了,杀死的虫子叠在地上已经几乎要将整个地面铺上满满一层了,而无数的虫子还在从那个洞不停地涌出来,无穷无尽,让人顿生绝望之感。

  看着那涌出了无数虫子的洞,宁东篱恍惚道:“也许劈开这道墙要容易些,想必如此设计的人是想让我们从虫子这边出去罢······”

  听了宁东篱的自言自语,血鸢心一动,挥手果断地向前一劈,“轰隆”,眼前的墙化作残垣断壁,露出隐隐约约的一条路。

  众人见状心一喜,一时不提防,竟被虫子爬上了脚背,虽然隔了靴子,但被爬过的地方直让人鸡皮疙瘩顿起,恶心至极。

  将身上的虫子抖掉,烛火往前送了几分,见到墙另一边的墙上不停爬下那种虫子,上面的虫子跳下来,没有位置了,只好在下面的虫子的背上使劲向前爬,推推搡搡的,不知有多少虫子。

  将眼睛一闭,布和嘴里不停地骂着各色的话语,夹杂着蒙语和汉语,鼓起勇气第一个向前走了过去,见没有什么问题,其他人跟在后面也一个一个地过去了。

  感受着脚底传来的涌动的生命,众人只觉得这是他们走过的最艰难的路了,不过还好那些虫子都忙着往那个洞里爬,倒没来攻击他们。

  不知走了多远,脚下的虫子变得越来越少,没多久众人就感觉到了坚硬的土地传来的踏实之感。

  众人放下了半颗悬着的心,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所在的这条路,连脚下踩着的土地也没放过,谁知道下次会出现什么?又从哪里出来?

  就像是为了响应他们心中的想法般,前面的黑雾中传来了细微的摩擦声,众人脚步一顿,来了!

  两盏桔红色的灯笼出现从黑雾中缓缓显现,众人心中一凛,马上摆出战斗姿态。

  那两盏灯笼像是被烛火的光吓住了般,突然一顿,但下一刻,众人只觉得一股腥臭风迎面扑来,而那两盏灯笼的本体也全部暴露在众人面前:一条黑色大蟒!

  那条黑蟒身上纹满了青色的花纹,在烛火的照耀下和自身的蠕动中呈现出诡异的美丽。

  此时那条黑蟒正张着血盆大口向他们咬来,腥风几乎将众人手中的烛火吹熄。

  见那黑蟒像自己扑来,血鸢眼神一寒,正欲与其正面交锋,却不小心瞥到欲躲藏在自己身后的图日根,和被他紧紧抓住挡在身前的宁东篱。

  心中一寒,收回攻势,回身一点,将图日根抓住宁东篱的手点开,抓住那个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傻瓜一转,避到了图日根的身后,做完这些不过是一瞬的时间,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图日根,血鸢有余地踢了他一脚,将他直接送往黑蟒的口中。

  腰上传来一阵剧痛,刚回过神来的图日根瞪大眼睛看着已经到他面前的黑蟒,忙将剑往身前一挡,拿出了比吃奶还大的力气,却还是连退了几步才见黑蟒的攻势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巨蟒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食物却不能下肚,心中的火气更胜,狠狠地将头一甩,将图日根甩到了一旁的墙上。

  在黑蟒的力量下毫无抵抗力量的图日根顺势摔到了墙上,一口鲜血吐出,然后缓缓从墙上滑了下来,昏了过去。

  眼见图日根的突来横祸,布和和布日固德眼睛变得血红,死死地盯着血鸢那淡然的样子,恨不得将其分食。但眼看着黑蟒就要一口将图日根吞掉,两人忙飞身上前相救。

  愤怒的人总是最有力量的,因为理智都化为了力量的燃料。

  此时的布和和布日固德红着眼睛,不要命般地用最直接的攻击方式往黑蟒身上招呼,虽然他们和图日根以前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旦少了一个图日根,那他们蒙古想得到这藏宝洞里的东西的机会就渺之又渺了,更要紧的是,那些汉人能将图日根拿来当挡箭牌,那么下一次也许就轮到了自己头上,生命之危,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