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直到刚才,骆方才注意到盟主的嗓音已经变成了女声,可心中虽然惊讶,却不敢直接发问,一副想开口又不敢开口的模样……

  盟主像是看见一般,直接开口道:“是不是听见我的声音变成女人声音,觉得奇怪?”

  骆方一阵窘迫,忙道:“不奇怪,不奇怪!”

  谁知话音一落,盟主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听到盟主笑出了声,骆方心里又是一阵慌乱,却再也不敢说话。

  “我也不瞒你……”盟主开口道:“不错,我是女人,之前那男人的声音是我故意装的……”

  盟主说到这,故意停了下来,一道似有似无的眼光从轻纱后面投射出来,投向骆方。骆方突然感到像是被脱光了衣服扔到了人群中,浑身汗毛立起,一阵不自然,但仍是没敢说话。

  盟主似是知道骆方心里在想什么,也并有没有在意,过了半响,突然道:“现在,我是女人一事除了我的贴身护卫外,全联盟内也只有你才知道,也正因为知道你是全能者,我才把你看做自己人,没有向你隐瞒什么。所以,我希望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这里面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但既然盟主不愿讲,我也不好多问。”骆方暗自揣摩着,想到这,他点点头开口道:“承蒙盟主看得起我,我定当会为盟主保守这个秘密。”

  盟主叹了口气:“唉!不是我不愿多讲,只是你现在实力不够,知道的事情多了,对你自己也很危险,等你以后实力提高了,我自会告诉你的!”

  话音一落,盟主伸出双手轻轻一拍,骆方正暗自诧异,忽然一道苗条的身影从墙角黑暗处走出,一眨眼就来到骆方身前。

  骆方吓了一跳,心中惊讶:“原来墙角黑暗处站着一个人,我却一直毫无察觉!”

  等那人影站到骆方身前,骆方这才看清,此人竟是个高鼻薄唇轮廓分明的美丽女子,一头棕色秀发盘了一个漂亮的头花。此刻,这美丽女子面带新奇的表情,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注视着骆方,像是骆方长着三只眼、两张嘴一般。

  骆方被盯得不好意思,低下头不敢直视此女。

  “嗯!”轻纱后传来盟主声音,这美丽女子微微一怔,醒悟到了自己失态,忙把手中的一块金属牌交给了骆方,又退到一旁站定。

  骆方接过金属牌一看,这金属牌的牌身全是黑色,摸上去冰凉透骨,正中刻有一副古怪图案,而牌子的四周是用镶边的玉质材料包裹,坚固异常,整个金属牌透露出了雍容华贵的气息。

  “这是我们联盟的令牌,只有成员才能佩戴,看到令牌就可知佩戴令牌之人在联盟中的地位。”盟主解释道。

  骆方好奇:“那盟主,我这块令牌……”

  那美丽女子似是听得懂骆方说话,没等骆方说完就用纯正的英语道:“还用问吗?你可是全世界唯一的全能者,所以你这块令牌代表在联盟中的地位非常之高!”

  骆方的外语能力奇好,自然也听得懂女子说些什么,连受宠若惊的点头表示明白,又使劲看了看令牌这才郑重收好。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安宇的地方居住。”盟主道,“与‘异能小镇’的其他异能者共同生活、修炼,表面上,你依旧是少有的超级异能者,但千万切忌不可暴露出你的全能者身份,哪怕是你最相信的人也不能告诉!就算是你的家人也不可透露,不然反而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知道了,盟主!”骆方郑重点头。

  “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一位老师,他叫温茂,也是位少有的超级异能者,而且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第三级烈武者的境界,以他对多种异能的感悟以及武者境界的探索,指点现在的你是绰绰有余了!”

  骆方心中一喜,感激道:“多谢盟主!”同时也暗忖:“安叔果然猜得没错,盟主真的给我单独安排了一位老师。”

  这几天,骆方在异能小镇里与其他异能者在交谈中已经得知,初级阶段的异能者修炼并没有单独的老师教导,而是直接去听小镇里的公共课,然后自己在家或是练武场领悟突破。因为异能者的老师自己也需要修炼,所以他们不会专门花时间指导个别人,除非是非常喜爱或是那个弟子资质异常、万中无一,才有可能被个别指导。现在骆方单独有了自己的老师,在条件上就比其他异能者充足,加上又是唯一的全能者,以后的发展势头可想而知。

  “请问盟主,那这位温茂老师知不知道我是全能者呢?”骆方恭敬问道。

  “不知道。”盟主摇头,“记住,知道你是全能者的,就算加上你自己也就我们三个,而艾玛是我的贴身侍卫,我非常相信她,至于其他人……暂时都不能让他们知道。”

  骆方感觉到盟主非常细心,也不住点头暗道:“嗯,的确,我现在也要向盟主学一学,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然说不准又会像以前那样着了道,差点被林耀杀死。”

  “你现在可以施展几种异能?”盟主突然问道。

  “嗯,应该是三种。”骆方一老一实回答,“是疾风者、变形者和大力者技能……”说完,骆方又想了想,随即摇摇头表示没了。

  盟主听后,略带惊讶的问道:“都是身体变异的能力。怎么,现在还没有发现自己有感觉力异常,精神力超强的征兆吗?”

  “没有。”骆方老实摇头。

  “你前面的桌上有一个香炉,你现在集中精神感受这个香炉,用精神力试着让它移动看看。”盟主看向檀木桌上的紫金香炉。

  骆方点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双眼紧盯着檀木桌上的紫金香炉,此刻香炉上正轻烟袅绕。

  过了片刻,那香炉一动不动。骆方不死心,仍是一眼不眨地注视着,心里不停催促香炉移动,可过了一会儿,香炉仍是毫无反应。

  盟主见状,指点道:“你先感受一下你的印记深处那球状气息形成的原核,从那原核中抽取一部分原力来,把原力注入脑海,然后再开始感受香炉,使它移动。”

  骆方一愣,错愕道:“球状气息的原核?可是盟主,我的印记深处并没有球状的气息原核,只有一道像是大海中那种类似漩涡一样的庞大气息,不断在印记处盘旋流动。”

  “啊!”盟主和一旁的艾玛同时吃了一惊。

  盟主随即恍然道,“你这个全能者连印记原核都与我们不一样,像漩涡一样不断盘旋,你这印记内的原力是得有多少?怕是普通异能者的十倍都不止。”

  “你现在按我说的那样,再尝试移动一次。”盟主继续道。

  骆方旋即按照盟主所说,开始感受印记处如漩涡般的原力气息,一边全身心的让印记与脑海沟通。慢慢的,一丝细微的原力从印记处升起,顺着意识缓慢进入了脑海,开始不断盘旋,只是一会儿,“哗”的一下原力消散开,骆方就感觉到脑袋突然异常清醒,刹那间有一种耳聪目明的感觉,精神力陡然强大了十倍,一道眼神射向了檀木桌上的香炉……

  那香炉陡然一震,忽然“吱吱”的开始移动,但只是在桌上移动了约三厘米,旋又停下。

  骆方突然感到心神一阵疲倦,精神力已然不济,那香炉再也难动分毫。

  “嗯,非常好!”盟主却是感到非常满意,“第一次就能移动成功,你现在又多了一项控物者技能,以后你的异能还会逐渐增加,到时一定要好好揣摩这些异能如何巧妙的搭配运用。”

  “这些让温茂在教导你的时候,再和你细说。”盟主继续道:“我只跟温茂讲,你是少有的超级异能者。以后你在和温茂修炼的时候,也只能表现出你对他展示的异能,疑惑难题等也只能围绕这几种异能问,至于其他异能你可以自己回家领悟。异能的运用之法差别不是很大,有很多异能者也没有人教导,光靠自己就悟透了。”

  骆方恭敬的站着,仔细听着盟主吩咐,同时感受着刚才那股突然强大的精神力,心中仍自震惊。

  “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你去安心修炼吧!”说完,盟主就不再说话,那轻纱后也再无动静。

  “谢谢盟主!那我告辞了!”骆方略一躬身,毕恭毕敬的退出了地下室。

  骆方离开后,地下室内一片安静,那贴身侍卫艾玛突道:“姐姐,这骆方以后对我们联盟真的很重要吗?”

  半响后,盟主的声音才又从轻纱后传出:“安宇说他心地善良,对父母孝顺。像这样的人,又是全能者,这正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人。这骆方以后不光对我们五洋联盟重要,更是对所有人都重要,他可以说是这场旷世劫难的救世主……”

  艾玛冷不丁吓了一跳,旋即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和骆方的重要,再也不敢开口多问。

  “好好修炼!”

  骆方心情愉悦,脚步轻快的走出庄园别墅,一出门就看到安宇和另外一位精神抖擞的老头正一边聊天,一边看着别墅门口。一看见骆方出来,两人停止了对话,都笑眯眯的注视着骆方。

  骆方也是一脸笑容迎了上去:“安叔好。”随即友好地看向那位老人。

  安宇介绍道:“这位是温茂,刚刚我和他聊了会儿,才知道原来盟主请他来当你老师,温茂老师可是烈武者,又是身兼大力者、疾风者和发现者三种异能于一身的超级异能者,你可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喔!”

  “原来是温茂老师!”骆方忙躬身行礼。

  “嗯,好了,不用那么客气,我这人不喜欢这些凡俗礼节,以后都免了这些。”温茂直爽道。

  “是,知道了,老师!”骆方不敢再躬身,忙又挺直了身躯。

  此时,安宇突然愣了一下,随即对骆方二人笑道:“你们师徒先聊,盟主叫我,我去送盟主。”说着,安宇快步走进了别墅内。

  骆方一脸诧异的看着安宇背影,又转头看了看老师温茂。

  温茂见状,笑道:“怎么,奇怪啊!盟主其中一项异能是控神者。”

  “控神者?其中一项?”骆方听得更加疑惑。

  温茂却是哈哈大笑,伸手搂住了骆方肩膀:“走,边走边谈,为了教导你,我刚刚直接把行礼已搬进了异能小镇,就住在练武场。”

  温茂虽然年事已高,但性格直爽,讲起话来中气十足,声如洪钟,毫不顾忌师徒之分,就这么搂着一脸复杂表情的骆方,向异能小镇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