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毅的心神猛地包裹住蒙蒙光团,闪电从中“滋啦啦”反击而出,赵毅的身外便有连绵不断的微弱的电光闪跃。

  闪电的反击异常凶猛,凶悍的如同垂死挣扎一般,赵毅也是决绝非常,全力而上不留一丝余地,如同飞蛾扑火自蹈死地。

  眼看着便是电活人死的结果。

  或许是千分之一刹那,抑或是万分之一刹那。

  赵毅印堂之中,神魂之内,一道血色光芒突兀闪现,纠缠住了张牙舞爪的闪电。赵毅被电麻的心神顿时一阵清明,精神大作犹如吃了大补之物般奋奋而起,向着蒙蒙光团的核心一击而入。

  心神一入光团核心,便如握中枢,丹田气海内的一切,皆已掌控。

  那道血色光芒,便是当日逃离雷罚之时残存的血煞。

  血煞和闪电纠缠在一起,血煞红光和闪电的炽烈白光接连轮闪三次,变成了一个紫色的光团,静静的悬浮在空间之内,不再动弹,两者似乎融为了一体。

  控制了丹田气海的心神向着这个悬浮的紫色融合物微微一探,“哧溜”一声,这融合物便入了赵毅的心神;赵毅只觉心神微微壮大,却无不适之感,想来那融合物是被心神吸收了。

  旁边提心吊胆的道长,看赵毅先是周身有微微电光不时闪烁,紧接着便见赵毅眉头微微皱起,牙根紧咬,周身电光大作,“滋啦”作响,同时眉间印堂处红光一闪,有红色亮光透体而出;电光一放,红光便现;如是三次后,赵毅周身闪烁的那些电光便倏忽间透体而入,瞬间有微微异香透体,扑鼻而至。

  道长终于放下心来!

  这个闪电是怎么到了自己体内?怎么会在体内留存这么久?难道雷罚之日,自己神魂占了这个躯体的魂府,闪电便占了丹田气海?赵毅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赵毅想到的便是真相。

  要知道,这雷不是自然天生之雷,乃是修真者以大神通借五行雷阵引发的九天神雷;雷电之中便带有一丝施法之人的意志,认准了目标便不死不休。所以当日赵毅神魂入了魂府,这损耗的七七八八微弱的一丝闪电便入了气海丹田。只等天日长久,那丝意志自然消亡后,闪电才会消失。

  赵毅无暇多想,感觉并无其他不适,便放下心来抓紧时间集中心神掌控气海,熟悉丹田气息。

  松了一口气的道长虽然不知道赵毅的体内发生的这一切,但见赵毅体散异香,脸色平和,便知道绝无大碍了。晓得这次赵毅的突破动静不小,或许便会有人闻讯而来,自己需得出去为赵毅挡驾;便轻轻推门而出,把房间留给赵毅。

  道长出了门,看见赵老太爷和柳氏神情焦灼的站在道观后院门口。

  显然老太爷和柳氏已经到来多时,为免骚扰到道长和赵毅,只是远远的等着不敢靠近。却不知到底如何,心下必定颇为焦灼。

  道长面带微笑,对着老太爷抱了抱拳,口中无声的发出一声“恭喜!”

  看道长的表情姿势以及口型,老太爷顿时眉开眼笑,开怀不已;柳氏不懂这个,但见到老太爷和道长的欣喜之色,便也放下心来。

  道长走过去,轻轻说道:“毅儿不但有成,似乎还有大机遇大福分;等毅儿出定之后,我们再细细询问,才能知道端的。”

  ……

  赵毅从令人迷醉的定境中缓缓醒来,已是金乌西坠,暮色渐起。

  感受着脐下三分之处微微温暖的感觉,心想:“哥算不算神功大成了呢?”

  想起与蒙蒙光团中闪电的艰难之战,不由的一阵后怕,暗呼侥幸。又想想,心下便不免有些得意,这么恐怖的事情都被自己解决了,自己果然很了不起啊!

  正被神功大成的成就感熏得陶陶然的赵毅,肚子里突然“咕噜,咕噜”一阵响,赵毅忽然感觉很饿,很饿。

  急急忙忙出了门,见一个中年道士坐在后院门口正远远看着。见赵毅开门出来,站起身走过来,对赵毅说道:“师父和赵家太爷在餐厅等候多时了,师父交代,你出来便可前往餐厅用餐了。”

  赵毅谢过道士,往餐厅而去。

  刚到餐厅门口,听见里面老太爷和道长正高兴的叙话,便叫道:“道长!太爷爷!我来啦!”刚踏进门,看见还有柳氏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又连忙叫道:“娘!”

  柳氏“哎”了声,一边站起身来给赵毅拉凳子盛饭,一边埋怨道:“怎么才好,累的道长和太爷爷在这边等你?”

  老太爷呵呵笑道:“不累不累,我们等着也是开心的,呵呵。”

  道长也是点着头,捋须而笑。

  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和柳氏盛来的饭,闻着这些饭菜发出的香喷喷的气味,赵毅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肚子里是发出“咕噜噜”的震天响。

  老太爷和道长听见赵毅腹中发出的饥饿之声,忍不住哈哈大笑。道长指了指桌上的饭菜,又对赵毅做了个上桌的手势。

  赵毅顿时扑到了饭桌之上,捧起碗便开始往嘴里扒饭。第一碗饭几乎是眨眼之间就被消灭了,柳氏连给赵毅夹菜的机会都没有,赵毅已经把空碗递了过来。柳氏忍住笑对赵毅说道:“先吃几口菜。”接过碗去打第二碗饭……

  当赵毅第五次把碗递向柳氏的时候,看着柳氏惊奇的眼神,自个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讪讪道:“娘,我还饿嘛……”

  两位老人也是惊讶不已,要知道,这大碗的一碗饭少说也是五两之数,满满的扎扎实实的五大碗饭啊,便是一个壮汉也喂饱了呀。

  道长知道赵毅今天下午消耗太大,所以多吃碗把饭也不算什么,但是吃了五大碗还叫饿;这个,就有点太震撼了。

  柳氏看看赵毅,又看看两位老人,老太爷大手一挥,说道:“盛!”柳氏马上跑去盛了第五碗,老太爷又对赵毅说道:“这碗你得慢点儿吃,别吃撑了。”

  第八碗饭下肚,赵毅放下饭碗,打了个饱嗝,终于算是吃饱了。

  这顿饭不但在场的两位老人和柳氏看得惊奇无比,就连赵毅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这饭量,太恐怖了吧?难道……以后要当个惊世骇俗的大饭桶?

  用完晚饭,自有道观中人前来收拾整理,柳氏在餐厅中帮着道观的道士们干活,道长和老太爷便拉着赵毅回到了居所。

  回到道长的居室,两个老人便开始询问赵毅这次入定的情况了。在道长看来,饭量这个事情比起赵毅这次入定中出现的异象,实在是不值一提。

  你能吃,大不了多吃点就行了。初次内视居然有闪电和红光绕体,这个现象实在是千古未有,不搞明白,道长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

  当下,道长问道:“毅儿,下午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你且说说。”

  赵毅一边回忆着,一边将自己怎么突破那层膈膜内障,怎么一层一层地进去,触及光团之后,里边突然有闪电击打出来;然后自己怎么稳住心神,又是怎么孤注一掷,破釜沉舟,将光团降服的过程一一道来。

  至于护住自己心神的血煞,后又被自己心神吸收了的紫色融合物,赵毅故意忽略了去。

  “呃~毅儿,我当时在你边上,看你周身先有电光萦绕,后来眉心处和体外又有红光透出,这又是怎么回事?”道长听完赵毅的叙述,想了想又问道。

  赵毅一听,便知道这个血煞的事物是瞒不了了,当下皱着眉头装着思考的样子说道:“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它好像突然之间便出现了。”

  道长皱着眉头,一边想着一边又问道:“毅儿,你再想想,这个红光你以前在哪里见过?说到闪电……,虽说也是匪夷所思,但是毕竟你招魂复生的那夜是雷雨之夜,雷电入体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这红光,难道……?”说着,抬起头来和老太爷对视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嗯嗯,道长,您这样说好像有点像,这红光那夜好像见过,只不过是很浅很浅的,而且时间很短。而且毅儿当时浑浑噩噩的,也不太记得清楚。”道长这样想,那就最好了,赵毅连忙打蛇随棍上。

  开玩笑,这血煞没法说啊。

  道长又思量了一会儿,觉得也只能接受这个说法,抬头对老太爷说道:“那如此看来,自是你赵家的列祖列宗的佑护了。想来,你那个梦应的便是此事。”

  老太爷也是感慨不已,说道:“是啊,当夜我也曾梦见祖太爷爷降临,想来想去不明缘由。现在想来,想必便是为了毅儿了。”

  赵毅听见老太爷的这番话,彻底放心了。

  道长又道:“毅儿,这件事,切记不可向另外之人说起。”又转头对老太爷说道:“即便是至亲之人,譬如柳氏、毅儿的三叔,也不可说。”

  老太爷和赵毅认真的点点头。

  找到了答案,想通了关节,道长和老太爷放下心来,便开始叙些闲话,唠些陈年旧事,赵毅在旁边听着着实无趣的很,便对道长和老太爷说道:“道长,太爷爷,我去看看我娘那里有没有要帮忙的。”

  两位老人自然知道这是赵毅找的借口,便点点头让赵毅出去了。

  看赵毅离开,道长感慨道:“你们赵家毅儿这一代居然出了毅儿这么个人才,你赵家有福啦。”

  老太爷深以为然,捋着胡子笑呵呵的说道:“谁说不是啊,就看毅儿他自己练的那些,简直想所未想啊!我想着,等这次他爹的事情了了,我得让族里小的一辈都练练,这样我们山里人在山里讨活路也容易些不是?”

  道长点点头,又说道:“毅儿这番内视成功,接下来需要静心调养一段时日,待稳住境界之后,便需修习引气入体之法,以充实丹田气海,老道准备待毅儿能自行温养之后,便抽空回一趟宗门。宗门虽然不禁引气入体之法的外传,但必须要先行报备的。没想到啊!老道近四十年未出颌阳镇,未返宗门。这次,居然是毅儿迫的老道不得不回啊!”言语间已不胜唏嘘感慨。

  唏嘘片刻,又说道“老道想着,此次回宗门,除了向宗门报备外,也看看毅儿是否有修真之缘。”

  老太爷听道长这番话,激动莫名,站起身来问道:“陈老道,你说的是真的?毅儿真能有修真的希望?”

  道长呵呵一笑:“当日在你家后院,我便知毅儿有大毅力;今日毅儿能化险为夷,破障寻元成功,更降服凶险为其所用,除却果决冷静之外,更有大福缘啊。如此条件,老道自当向宗门引荐。只是不知你们是舍得?还是舍不得?”

  “这是哪里话,我等凡界俗夫,辛苦打拼,若族中能有一人踏入修真之门,不单是此人的大福分,亦是我全族的福分啊!”老太爷断然而言!

  “呵呵,那便好,不过还得要问问毅儿自己愿不愿意呢。”道长还是呵呵笑着说道。

  “哪能啊!能够踏入修真之途,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呢,多少人求也求不来啊,何况是五宗之一啊!毅儿那会不愿意来着?你休要胡言!”

  老太爷知道,这老道能说出这些话来,必定有相当把握让他所在的宗门收了赵毅,要知道,这老道的师门,可是是修真界实力最强的五宗之一,听到居然还要问过赵毅自己愿不愿意,顿时急了。

  道长摇摇头说道:“我看未必,你看毅儿为了知晓他爹之事,便不惜辛劳搏命,也要去攀那峭崖绝壁,实是纯孝之人啊;要他离开柳氏,弃家修真,毅儿不一定愿意呢。”

  老太爷恼怒道:“那便如何是好?不行,得想个法子,赶也要把他赶了去,毅儿年幼不知这修真的好处,过个几年,他不就知道了?”

  道长瞪着老太爷,说道:“那可不行,这修真一途,首重缘字,若是强来,不但无益,反而有害。毅儿此次破障寻元,动静不小,我还是先回师门报备为要。至于毅儿那里,还是我找个机会先问问。即便毅儿不去修真,只要能修到先天之境,也足以兴盛你赵氏啦。”

  老太爷摇摇头,说道:“赵氏兴盛固然是大事,却不是最要紧的。我是觉得毅儿若是错过修真的机缘,实在是……实在是,殊为可惜啊!”

  远远传来柳氏和赵毅的声音,娘儿俩正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老道长看了老太爷一眼,说道:“此事你先不要提,稍安勿躁,总是以两厢情愿为要。”

  老太爷点点头,不再言语。

  当下,一干人辞别道长回家去了;一路无话,只是赵毅觉得老太爷的兴致似乎不是很高,沉默的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