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当沈洛天清醒过来,云已雯,日已出,而他则落在一棵平伸而出了古松之上,架于半空之中,而云姽婳则被他紧紧揽在怀里。他轻唤两声,云姽婳便苏醒过来,他也不禁松了口气。

  云姽婳见此吃惊道:“我分明已坠入万丈深渊了,怎的此刻却安然无恙,而公子你又怎会在此?”

  沈洛天轻轻叹息道:“生死由命,你何苦为我舍身?”

  云姽婳垂首道:“云儿百无一用,公子却能拯救武林苍生,若能用我的命换公子的命,云儿虽死无憾!”

  沈洛天微笑着也不禁叹息着道:“你就如那大漠里轻柔纯净的一泓清泉,能洗去人心里的忧愁与烦恼,怎说百无一用?”

  云姽婳展颜一笑道:“真的么?”

  沈洛天微笑柔道:“我何时骗过你?答应我日后莫要在为我涉险了,好么?”

  云姽婳柔顺地点点头,轻轻的伏在他的胸膛上。

  此时两人被架在半空,最为紧要的是设法着地,但沈洛天却没有动,这个温柔娴静的女子前一刻才奋不顾身的为他挡下一掌,坠下悬崖,此刻惊魂初定,正需要温柔的呵护,体贴的安抚,他又怎忍破坏她这片刻温存的呢?

  良久,沈洛天终于柔声问道:“云儿,你冷么?”

  云姽婳轻轻摇头,眼波流转,惊道:“呀!我们怎么悬在半空?”

  沈洛天微含笑道:“我们自崖顶落下,恰巧被古松挡了一档,否则可真要尸骨无存了!”

  云姽婳长吁口气道:“那我们此刻该如何是好?”

  沈洛天道:“你抓紧我,咱们跳进下面的那深潭之中,自水色看此潭不浅,必有些浮力,这样咱们才不致受伤,然后再四处找找,若真如曲流觞所说,亦飞也是从此处坠下,咱们定能找到她!”

  “嗯!”云姽婳轻轻闭上眼睛,紧紧的抱住他,他反手在古松上一撑,飞身而起,旋身绕过枝干,朝着崖下深潭落去。

  古松离深潭大约还有二三十丈的距离,云姽婳只闻得耳畔风声呼呼作响,紧闭的双目丝毫不敢睁开,但心里却异常的平静,幸福的叹息一声,将沈洛天抱得更紧了,而沈洛天的心中又何尝不在叹息呢?

  “扑通”一声,两人终于落于深潭之中,待沈洛天带着她游到岸边,她的手脚都已经冻僵,身子正瑟瑟发抖。暮春三月,潭水冰寒彻骨,像她那般柔弱的身子又怎受得了?

  上得岸来,两人浑身都已湿透,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却瞧见不远处一座木屋中正袅袅升起一缕炊烟。沈洛天喜由心生,道:“不想这谷底竟有人家!”

  云姽婳亦是喜道:“看来天无绝人之路!”

  沈洛天走到她身边扶起她那颤抖不已的腰肢,朝着木屋行去。

  小木屋中十分简陋进门地上便生着一堆火,里沿的木床上铺着些干草,而里间的小屋之中正传来“咕嘟咕嘟的声响似是在煮什么东西。

  屋内的主人闻声而出,瞧见他俩呆了呆,沈洛天与云姽婳亦是一呆,这屋中主人却是花亦飞。

  花亦飞目光下移,瞧见沈洛天扶着云姽婳的手,电闪般转开,沈洛天忙将手放开,道:“我…我们自崖上掉下来落入深潭之中,因此…“

  花亦飞截口道:“生未同衾死同穴,倒是情深意重,却不知令夫人知道了此事会作何感想。“

  云姽婳闻言面上已露出惊惶之色道:“亦飞姑娘,你误会了,是曲流觞骗公子说你丧生崖下,又乘公子心碎神伤之际将他大落下来的!“

  花亦飞闻言瞧了沈洛天一眼,却正碰上他深情的目光,忙又躲了开去,幽幽地道:“我昨日确实被他打落悬崖,亏得半空的古松挡了挡才侥幸逃生。”

  沈洛天满眼关切神色,失声道:“那你可有受伤?”

  花亦飞轻轻叹息一声,面色缓和了许多,摇摇头道:“你们先烘干衣服再说吧!我熬了粥,一会儿喝点儿,暖暖。”

  夜已深,谷底的寒气越来越重,木床上传来花亦飞与云姽婳均匀的呼吸声。沈洛天坐在火堆旁,剑眉紧蹙,陷入了沉思,火烧的极旺,但他仍不住的朝里面加柴。

  不知何时花亦飞来到了他的身后,按住他的手道:“你想烧了这屋子么?”

  沈洛天微微一滞,苦笑着摇头道:“是我吵醒你了?”

  花亦飞摇头叹息道:“你是在为曲竹的事儿烦心么?”

  沈洛天一怔道:“云儿都告诉你了?”

  花亦飞颔首道:“你欲如何?”

  沈洛天轻叹道:“我也毫无头绪,为今之计唯有从二叔的尸体上着手。”

  花亦飞道:“你要去探查他的伤口?”

  沈洛天道:“正是!这几日龙吟山庄应在办丧,后天十五,月色好就后天去!,”

  花亦飞蹙眉道:“为何夜探?”

  沈洛天柔声道:“此刻曲流觞必定以为我已丧生崖下,难免放出消息,我何不借这次机会看看江湖上有什么动静呢?更何况敌明我暗,办起事来岂不方便的多?”

  花亦飞沉吟道:“倒也有理!不然我陪你去吧!”

  沈洛天皱眉道:“但你的身子……”

  花亦飞截口道:“让我时时都能瞧见你,我只要这样就好!”

  沈洛天沉吟半晌终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