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魏松一路警惕的监视下,李智终于从正门进入了别墅内部,见到了在那审阅文件的辛凌。

  在听到脚步声后,辛凌停下了办公,抬起头来看着李智。看到辛凌那风淡云轻的精致面孔,李智暗自的猜测,她找自己到底是所为何事呢?应该不是为了忘记做饭吧,别墅内可是有专业的管家的。

  “魏大哥,你先下去吧,我和李先生有些事情要谈一下。”

  辛凌保持着不惊不喜的神色,轻轻的摆摆手,对魏松吩咐道。

  “小姐,我还是在这恭候着吧。李先生说是找你有事呢。”

  魏松给辛凌投去了一个眼神,委婉的拒绝了。

  得到魏松的暗示,辛凌眼睛深处流过一丝警惕。魏松几乎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意思,而现在却是如此的表情、态度,难道他发现李智身上的漏洞了?

  “也好,我说的事情和魏大哥也有关联的。李先生,请坐。”

  心思急转,辛凌立刻做出了新的安排。她指了指自己的对面,示意李智坐下。

  李智也不客气,走过去,很惬意的坐了下来。对面就是一个绝代风华的美女,那淡淡的体香飘入身体,视觉冲击和精神享受双管齐下,绝对的美不胜收。只是脸上的那些微的伤痕,的确是破坏了辛凌整体的美感。让李智为此感到惋惜和淡淡的心痛。

  “辛小姐,先说下找我什么事情吧。”

  李智放松心情,面露微笑,开门见山的的问道。

  看着李智那副平静的样子,辛凌脸上露出公式化的笑容,说道:“李先生,你没有遵守咱们的约定啊,这点让我很怀疑你的信用。”

  听到这话,李智撇了撇嘴,心下纳闷不已。不是吧?你好歹是有钱人,真把我当做佣人啊?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找我谈话吧,我也是有脸面的大学生好不好?你这样做,让我情何以堪啊?

  带着纠结的神情,李智脸上笑容瞬间收敛,并起腿,挺直腰,愧疚的说道;“对不起辛小姐,我做错了,请你原谅,以后再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看着李智居然正八经的道歉了,魏松原本的警惕瞬间消失。就这小子表现出来的样子,连点骨气都没有,根本就不可能对小姐造成威胁。那他先前表现出来的大局在握,野心充盈该当怎么解释呢?难道,这小子是影帝,专门学习扮演各色人物的?

  对于李智的道歉,辛凌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喜色。欲成大事者,必有自省之心,能正视自己的错误,并予以改正,当是良好的品质。

  虽是有这种想法,但辛凌好像没有放过李智的打算。她脸色一冷,说道:“李先生能认识到错误,我很欣慰。但是犯了错误,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想翻篇,你想的未免过于美好了。对于一名商人,一次信用缺失,就有可能导致巨大的损失。李先生想过此节没有,你现在觉得我该原谅你吗?”

  辛凌越说越激动,抑扬顿挫的不断引伸高度,李智慢慢的沦为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无信之人。

  听着辛凌在那谴责,李智的头越低越矮,最后杵到了大腿上。辛凌说的没错,商业上,无信用那是啥也做不成。兴许起初骗上一两个人,但最后,生意终究会被狼藉的声誉拖垮。信誉无大小,一次丧失,终生后悔晚矣。

  李智心中虽有无数的狡辩言语,但现在还是保持了缄默,默默的承受了辛凌的谴责。

  看着辛凌几句话间,就把李智收拾的服服帖帖,像是小绵羊般点头不语了。魏松的脸上露出稍许的诧异,小姐终不愧是公司老总,这一手相当娴熟、漂亮。

  “行了,记住今日的教训,回去好好的反省反省吧。”

  见收到了效果,辛凌也不再继续穷追猛打,给了李智一个台阶。

  李智苦笑着抬起头,轻轻的点点头。他算是认知到辛凌的厉害之处了,她可真是会借题发挥啊。同时,李智心中彻底的领悟到了小音音当初的良苦用心。跟在辛凌这样的成功人士身边,学到的东西绝对让自己少走很多的弯路。

  “你说找我有事,现在说说吧。”

  话语主动权已经落到了自己的手上,辛凌说起话来很轻松,完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嗯”

  李智低声的应了一声。然后,他猛的抬起头,正视着辛凌,脸上的惭愧之色尽去,一幅气势高涨,锐不可当的架势。

  看到李智突然表现,辛凌晃似产生了错觉。李智现在这样,可与先前千差万别,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辛小姐,我以前就介绍过,我是一名医科专业的学生。我有能力治好老爷子的疾病,并许下时间为半年。现在呢,我暂时没有能力医治,但是我培养了一种药剂,或可缓解老爷子的病症,并且没有丝毫的毒副作用。”

  在自己的气势与辛凌稍稍持平后,李智一边说话,一边把小瓶装的生命能放在了茶几上。

  在看到茶几上摆放的小瓶后,辛凌眼孔一缩,产生了一个念头。这是什么东西,清水?还是稀释后的风油精?这东西能治阿尔茨海默症?

  “李先生,老爷子的病症虽然无法治愈。但他还不至于沦为你的实验对象吧,请问你有专业的评定证书吗?”

  不等辛凌开口,魏松却是插上了话。他言语中的告诫和质疑之意,浓而不散。

  李智带着淡淡的笑容,视线在辛凌和魏松的身上转了转,然后看向小瓶,自信褚定的说道:“没有任何的评定证书,但是我有百分之一万的信心,它能够缓解老爷子的病症。今天拿出来,就是实验它的药性。辛小姐,请品尝一下吧。”

  听到李智这话,辛凌蹙了蹙秀眉,神色稍有迟疑,但却是慢慢的伸出了玉指。

  “我来试吧,李先生,记住这是什么地方。”

  不等辛凌拿到小瓶,魏松突然快速出手,把小瓶拿在了手中,并打开了瓶盖。在小瓶靠近嘴边时,他还不放心的威胁了一句。

  “别呀。”

  看到魏松居然抢到了手里,李智也不顾及威胁了,赶忙的阻止。这一小瓶生命能可是打算卖大价钱的,魏松这么喝了,跟谁要钱去啊,这可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啊。

  可是,魏松已经做好了忠心护主的准备,一仰脖子,三毫升的生命能瞬间被他吸进了嘴里。

  “你着急什么,这东西有问题?”

  看着李智急躁的样子,辛凌心下怀疑更甚,带着警惕心,声音冰寒的问道。

  “唉,我的钱哪。”

  李智深深的叹口气,像是没了精神般,颓废的靠在了沙发上。

  看到李智的样子,辛凌担忧的看向魏松,并顺手拿出了手机,按在了拨打键上。只要魏松出现问题,辛凌觉不介意让所有的保镖进来,把李智揍个半死。

  “我靠,这是啥东西,真他娘的得劲啊。”

  魏松在喝下生命能后,顿时感觉一股清流顺着喉咙延驱直下。清凉带着舒爽,开始在身体上蔓延。全身如坐云端般的飘逸、轻松,仿似睡了一个自醒觉,灌了醇厚的美酒。

  毫无形象的吧唧吧唧嘴,又抿了抿嘴唇,魏松享受般的眯上了眼。还不等他享受够呢,一股轻微的刺痛从全身各处窜了出来。

  “坏了,毒发了。”

  一感受到身上的变化,魏松立刻从享受中清醒过来,忙不迭的发出一声提醒。忍受着身上无处不在的刺痛,魏松猛的侵袭到了李智的身边,狠狠的抬起脚,踹了过去。

  “我操”

  李智被魏松的突然暴起吓了一跳,一拍沙发,翻滚了出去,险险的躲开了踹击。

  一直在观察魏松动静的辛凌,听到提醒,赶忙的摁下了拨打键。隐约可闻的脚步声,突然从别墅周围响起。

  “呼!”

  一击不成,魏松不再追赶,咬着牙,抱着肚子,喘着粗气,蹲在地上。

  “小姐,怎么了?”

  忙而不乱的脚步声出现在别墅的门口,紧张的询问声先行到达。

  “嗯?不疼了。”

  正忍受着全身刺痛的魏松,突然停了下来。身上的刺痛像是从未出现般,在瞬间戛然而止没了踪迹。他摸了摸肚子,晃了晃膀子,疑惑不解的站了起来。

  辛凌不解的看着魏松,等着他的解释。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腥臭味,悠悠的从魏松的身上飘出。

  “这是什么味,臭死了。”

  魏松显然也闻到了那股不合时宜的味道。在一番寻找后,他的视线终于锁定在胳膊上。在青铜色的皮肤上,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些针尖大小的黑斑点。臭味就是从黑斑点上传出来的。

  站在沙发另一头的李智抱着手臂,满脸的气愤,气呼呼的说道:“你赶紧去洗洗吧,那是你细胞中排出来的垃圾。”

  “啥?”

  魏松大眼一瞪,猛的转过身看向李智。在接触到李智冰冷的眼神后,魏松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眼中的煞气赶忙的收敛起来。

  “洗筋伐髓知道不,你刚才喝的那玩意就有这功效。”

  李智白了魏松一眼,气愤难平的解释了一句。

  “我靠,怪不得呢,原来是这东西啊。李先生……大小姐……”

  魏松瞪着大眼,难掩心中的震惊和惊喜。说着话,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被自己当做毒药喝了不说,还想着在临死之前给李智来上一次致命一击呢。现在可好,误会大了。

  “魏大哥,你去洗洗吧,让他们回到岗位吧。”

  事已至此,辛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色不自然的对魏松吩咐。

  “好来。”

  魏松尴尬的瞅了李智一眼,带着满身的‘香气’,飘飘然的走出了别墅。不多会,外面所有的动静瞬间隐去。

  “对不起,李先生,让你受惊了,请坐。”

  辛凌尴尬的站起身,带着丝丝的热情招呼李智。

  “唉”

  李智叹口气,重新坐下。被人怀疑的感觉真是很不爽啊。但是,辛凌在自己的计划中可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在眼下还不能撕破脸皮啊。

  见李智重新坐下,脸色有些阴沉,辛凌组织了一下语言,试探性的说道:“李先生刚才的事情,还请你原谅。你若是心里不舒服,还请发泄出来。”

  李智摆摆手,再次的叹口气,脸上又是阳光灿烂。他说道:“罢了,被人误会是难免的,毕竟是未知的东西初次露面。现在,咱们谈谈合作的事情吧。首先,问一句,辛小姐是做什么生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