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根据规则,下午的比斗由王家林和何刚明分别抽签,一战定胜负,从而决出颌阳镇此次镇比前三名,然后由这前三名再次比斗已定名次。

  第一场,何刚明抽到了赵家族比的第三名赵宏,两人上台之后,好一番恶战,最后何刚明凭借何家的横练功夫,硬挨了赵宏十几下重击,把对手硬生生迫出了场地,侥幸获胜。

  第二场,王家的王家林抽中了赵家的赵威,抽签结果一出,众人就知道没戏了;王家林苦了张脸,硬着头皮上场挨揍;而赵威上场之后也是不负众望,尽管王家林采取了守势,但在三个回合之后,赵威一个过背摔就把王家林直接摔出了场地。

  至此,镇比前三人火热出炉。

  原本三人之间还需比斗,以决出排名。但是何家族长看看脑袋肿的跟猪头似的何刚明,再看看以逸待劳的赵勇,再看看无人可挡的赵威,叹一口气,直接宣布何家自认第三了。

  赵家这边更简单,无论是族比还是之前的训练,赵勇都不是赵威的对手,所以,赵威第一,赵勇第二,何刚明第三的排名,众人均无异议。

  当下,自有长史大人带来的人员将镇比结果记录在案,并出具文书,由三人各自在文书上签字画押,然后送到了贵宾席上。

  这文书,还得要几个家族的族长签字之后,再有负责公正和监督的长史大人签字,才算生效。

  长史大人环顾一周,看王老太爷脸色铁青,赵老太爷一脸悠闲,何老……呃,这个不是老太爷了,何家族长一脸惋惜;虽然神情各异,却都没有不同的意见,一个一个提笔签字画押。

  长史大人签完字,抬头看了看天,嗯,此时应该是申时二刻(大约下午三时半)了,宣布完比赛结果还可以前往颌阳镇的道观看一看,拜拜道尊,结交一下道观的观主。

  听人说,这道观的观主道法高深,年届七十居然白发转黑,有返老还童之像呢;能返老还童的不是神仙那是什么?说不定咱进献些香油钱,老神仙一高兴,看在我诚心诚意的份上,传个延年益寿的法门丹药啥的,咱不就赚大发了?

  长史大人一边想着,一边站起身来,只是他那身子过于肥胖,站起来那是相当的费劲。

  起身之后,和几位族长交换了下眼神,随即清了清喉咙,大声说道:“据我大周之律例,此次颌阳镇镇比最后优胜之人:一等为赵氏之赵威,二等为赵氏之赵勇,三等为何氏之何刚明,相关人等均已签字画押以为凭据,依次凭据,尔三人已获明年春江府府比资格。

  尔等三人当奋发努力,谨身修武;勿负我大周圣上之期望,勿负我春江府府尊之期望,勿负尔等祖宗之期望……”

  长史大人虽然长得胖了些,但是这一番例行公事的宣讲,倒是清朗激昂,听的人热血沸腾。

  长史宣讲完,示意赵威等三人上前领取凭证,同时领取春江府给予镇比前三的奖品。

  看着三人向贵宾席而去,赵氏和何氏一族顿时欢声雷动。

  长史大人微笑着给三人发了签好字的凭据和奖品,微笑着温言鼓励;看着各人喜笑颜开的走回各自族人中间,接受族人的祝贺和欢呼。

  过了片刻,欢呼之声渐息,场地之间安静了下来,长史大人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各位族长,是否还有其他事情?若是没有,那本长史便要宣布此次颌阳镇镇比结束了。”

  何家族长摇摇头,长史又看向王老族长,王老族长也是摇摇头,长史又看向赵老太爷,心下想,这次镇比赵家独占鳌头,这赵老太爷想必很是满意,肯定得抓紧时间回去高兴高兴,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看着长史大人向自己看过来,赵老太爷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长史大人,老夫倒是还有一事,需要趁此次机会禀与大人,还望大人能秉公而决。”

  长史大人看了眼王老太爷,只见王老太爷的脸皮子微微的抽搐了几下,心里“咯噔”一下,眼皮直跳,心下暗道:“要坏,这王赵两家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大事了。”

  长史大人心中虽然如此想着,脸上的笑容却是丝毫未变,口中也是十分客气地说道:“老太爷有事但说无妨。”

  赵老太爷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袍,对长史说道:“大人可还记得当年我赵家第十八代重孙赵耀武进山狩猎遇害之事?”

  长史大人点点头,说道:“自然还记得,当年我便跟在府尊大人身边。”

  赵老太爷又说道:“当年,府尊大人说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判决,所以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如今五年过去,耀武之子赵毅也已十岁,此子聪慧,又有恒心毅力,为解开当日父亲被害之谜,下苦功练习攀岩技艺;上月,此子在他三叔四叔等四人陪同之下,下天沟寻找父亲遗骸,找寻当年遇害的线索;谁知,他王家居然赶尽杀绝,趁夜摸上山去,砍断了攀崖用的绳索,欲置我家赵毅于死地。”

  赵老太爷越说越是激动,越说越是大声;镇子里的人见贵宾席上突生异变,纷纷围拢了来。

  长史大人皱眉问道:“居然会有这种事情?是哪个这么狠毒啊?”

  这样斩草除根的手段,而且是对付一个才十岁的孩子,长史大人显然也觉得有点过了。

  赵老太爷戟指指向站在王家老太爷身后的王豹,亢声说道:“就是他,王豹!我孙子赵岳武亲眼所见!”

  长史随着赵老太爷的手指看过去,盯着王豹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嘴里问道:“王豹,可有此事?”

  王豹还未说话,王老太爷倒是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一派胡言!赵老头,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我且问你,你既说你家赵岳武、赵承志一行四人陪赵毅上的山,可我家王豹只有一人,那为何没有当场将他抓住啊?我家王豹就算武功再好,也不可能以一敌四吧?”

  长史又看向赵老太爷,眼光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赵老太爷骂道:“你们王家尽是阴险小人,知道我家赵毅要下天沟,便提前上山躲在洞里,趁夜偷施暗算,砍了绳索,即刻逃下山来,这乃是我家岳武承志等人亲眼所见,你王家居然还不敢承认?真是无耻之至……”

  王老太爷:“你无凭无据,便要冤枉我家王豹,我反倒要告你一个诬告之罪,请长史大人为我王家做主……”

  赵老太爷:“……”王老太爷:“……”

  ……

  两边一通争论,长史听的头大无比,想想当初府尊大人的处理;于是站起身来,对赵老太爷和王老太爷拱拱手,说道:“两位老太爷,说实在的,这事本官实在无能为力,跟当初一样,本官也相信你赵老太爷不会诬告与人,可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本官也无法判定王豹有罪啊……”

  长史刚说到这里,一个人越众而出,说道:“这么说,长史大人是相信我家太爷不是诬告,只是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断案,是吧?”

  长史定睛一看,跳出来的是赵岳武,虽然被一个后生晚辈打断了话,心里不是很舒服,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正是,你们赵家拿不出确实的证据来,而且所有的证人又都是你们赵家之人;与律例而言,本官无法断案。”

  赵岳武看着长史大人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这样的事情,如果我赵家提出要和王豹死斗,应该合乎律例吧?”

  长史低头想了片刻,说道:“这个……,你稍候片刻。”把他带来的几个人召集在一起,进行商议;这死斗可是非同小可,不能不慎啊。

  王豹一听赵岳武要和他死斗,瞟了赵岳武一眼,轻蔑的笑了笑,论武功,王豹还要略胜赵耀武一筹呢。

  当然,王豹并不知道赵岳武已经练成了虎豹雷音,虽然时日尚浅,但如果真要死斗,还不一定鹿死谁手呢。

  不一会儿,长史这边的商议有了结果。

  长史对着王老太爷说道:“按律例,你们双方是可以用死斗的方式解决的,王老太爷,您可有异议?”

  王老太爷回头看着王豹,王豹转身看了看边上满脸忧色的妻子和大儿子王家俊,又看了看小儿子王家豪,只见王家豪紧紧地握着拳头,眼中满是兴奋和狂热。

  王豹的眼里一抹凶狠之色一闪,回过头来看向王老太爷,点了点头。

  王老太爷叹了口气,回过头来,摇摇头,看着长史大人说道:“老夫没有异议,这样子一劳永逸也好。”

  长史大人点点头,对赵老太爷说道:“赵老太爷,您可有异议?”

  赵老太爷哼了一声,说道:“他王家都没有异议,我当然更没有异议了。”

  长史又看向赵岳武,说道:“死斗的规矩,你可清楚?”

  赵岳武笑笑,说道:“自然是知道的。”

  长史深吸一口气,对他带来的人说道:“那好,这个案子便用死斗的方式解决吧,你们写好生死文书,让他们签字。”

  很快,生死文书便已写好,长史把王豹和赵岳武叫到跟前,说道:“生死文书已经写好,想好啰,签字画押后便不可反悔了啊。”

  赵岳武点点头,一努嘴,说道:“让他先签。”

  王豹哼了一声,拿过笔来,刷刷几下便签好了字,又摁了指印,然后冷冷地看着赵岳武,说道:“我签好了,该你了,敢跟我死斗?哼哼!你可别后悔!”

  赵岳武不理王豹,接过文书,细细的看了看,说道:“嗯,这文书不错,写的很详细。”一点要签字画押的意思都没有。

  这回连长史都奇怪了,说道:“是你要求死斗的,你怎么光看不签字啊?”

  赵岳武嘿嘿一笑,说道:“我只是问问这事情是不是可以用死斗的方式解决而已,我又没说我要跟王豹死斗?”

  王豹眼睛一黑,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恨恨地说道:“你赵家不是你出场跟我死斗,还有谁敢跟我死斗?”

  一个声音在赵家族人的后面响起:“跟你死斗的,自然是我!”

  众人尽皆转过身来,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围着的人群纷纷闪开,让出一条路来。

  路的尽头,站着三个人。

  王老太爷和王豹一看这三个人,顿时面色大变,如同见了鬼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