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阴风山山顶,残余的阴风山弟子都整整齐齐地排在莫少阴,莫少阳后面,飘雪也带领着青云教弟子摆开阵势,准备迎敌。只见莫少阴和莫少阳顿时窜在一众青云教弟子两侧,手中开始凝聚着内力。飘雪见此,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提起红莲剑直刺右边的莫少阳。莫少阳的左手依旧做推掌之势,凝聚着一点点浓厚的内力,右手生硬地推开飘雪的攻击。

  “哈哈,成功了!……”莫少阴阴阳怪气地说道。“呵呵,成功了……”莫少阳也笑了起来。只见青云教众人被一股强大的内力包围着,而这股内力形成的包围罩不是别人,正是莫少阴莫少阳用内力形成。原来,莫少阴莫少阳两人内力一人属柔,一人属刚,两股内力搭配而成的内力包围罩是那么坚韧不堪。飘雪尝试着提起十足的内劲运于剑尖,试图划破这股强大的内劲。然而只是徒劳。只可惜孤风被荆云傲派去别处,否则孤风和飘雪刀剑合璧,那股强大的攻击力绝对能够打破这层内劲。

  眼见那股包围罩被两人收缩得越来越窄,青云教弟子越来越没有立足之地,阴风寨上下皆邪恶地狂笑起来起来时,一阵惨叫声突然刺破云霄,响彻阴风寨。

  “怎么回事?!”莫少阴又惊又怒。只见莫少阴和莫少阳组合的得意招式顿时支离破碎,那如雷贯耳的惨叫声不是别人,正是出自莫少阳之口。飘雪见青云教弟子逃出生天,顿时提起红莲剑,直刺莫少阴。莫少阴反应不及,心脏顿时被红莲剑刺出一个窟窿。“啊……”莫少阴那阴柔的惨叫声传出来,让冰冷的冬天渲染得更加冰冻。血红色的红莲剑,在鲜血的渲染下显得更加艳红……

  随着莫少阴,莫少阳战败身死,阴风寨喽啰顿时一哄而散,如同鸡飞狗走般。“多谢南宫庄主救命之恩……”青云教弟子恭敬地作揖拜谢道。飘雪转过头来,只见南宫牧野英伟的面容浮现在自己的眼前。“牧野……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罢,飘雪的脸微微泛红。“方才我闲逛的时候见到这里有响箭信号,于是赶过来瞧瞧,原来正是你们剿灭这些江湖败类啊……”南宫牧野接着叹道:“哎,原本压制这些草寇是我们分内之事……”“捍卫武林正道,我们也应该出一份力!”青云教弟子齐声道。“呵呵……”南宫牧野见青云教弟子如此热血激昂,满怀欣慰地笑了笑,接着问道:“飘雪,你们剿灭阴风寨也累了吧,不如来牧野山庄休息一下……”“呃,多谢你的好意了,我们还要回青云教复命……”“哦,好吧。那我也先回去了……”说罢,南宫牧野便迎着风离开了。

  “哎哟哟,师姐和南宫庄主好恩爱喔!……”“呵呵,是呀是呀……”青云教弟子顿时调侃起飘雪起来。“什么嘛!快回青云教去!……”飘雪顿时满脸绯红。飘雪等人当日在牧野山庄和东瀛忍者血战时,南宫牧野对飘雪的救命之恩,飘雪对南宫牧野的关切之情,让两人暗生情愫,日久生情。南宫牧野甚至带着聘礼到青云教向飘雪求亲。只是飘雪想着如今中原武林纷乱未定,待武林平静之时,才谈婚论嫁。

  平静的森林,不平静的风肆意地拍打着每一棵树的枝桠,狂风试图吹散包裹在枯木上的点点白装。“东方烨,哪里走!纳命来……”窸窸窣窣的森林里有一阵咆哮传出来,震落了点点装饰在枯木上的雪花。“东方烨?!”飘雪和青云教弟子听后,顿时朝着吼声发出的方向赶去。

  一炷香时间过去,飘雪和一众青云教弟子赶到,只见许多身穿灰衣的弟子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最后一位为首的胖男人也死不瞑目地倒下了,手中那两根沉重的狼牙棒和他那肥胖的身躯一同砸在地上,再次震落点点雪花。

  “东方烨!……”飘雪大呼道。没错,那身穿红袍的俊俏男子鹤立鸡群在一众灰衣弟子之中是那么显眼,正是东方烨!从周围的情况看来,东方烨是独自一人在外和雷火堂的众人狭路相逢,但是仅仅一炷香的时间,东方烨便解决了他们。飘雪见势,立刻吩咐青云教弟子包围着他,对于这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人,嫉恶如仇的飘雪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布阵!……”飘雪抽出艳红的红莲剑指挥道。

  只见青云教弟子顿时密不透风地包围着东方烨,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剑炯炯有神地凝视着东方烨,犹如等待捕食的猛虎。“攻!”随着飘雪红莲剑的挥舞,圆阵东西南北四方位的弟子皆直刺阵中的东方烨。东方烨顿时一跃而起,运足内劲于脚尖踩住青云教弟子的长剑,顿时多把长剑的剑尖都被东方烨踩在脚下,紧贴着地面。飘雪早料到如此,便继续挥舞着红莲剑,指挥着其余四方位的弟子从东方烨腰间刺去。东方烨见势,顿时借助脚下长剑的挑势,凌跃于空中,运足内劲于掌心,直摧而下。

  只见圆阵的青云教弟子顿时感到一阵闷热的压迫感,寒风就算是那么凌厉也刮不走这种闷热。仰望上空,正是东方烨要是出火云盖顶式攻下来!青云教弟子正要提起长剑作格挡之势,在旁的飘雪嘴角边咧开阴柔的笑容……

  只见两枚柳叶飞刀从她那白皙细滑的芊芊玉手中投出,却是那般凶残凌厉。那两枚柳叶飞刀刺破寒风高傲地飞舞着,对着东方烨张开血盆大口。眼见东方烨措手不及,就要毙命于柳叶飞刀下时,清脆的格挡声音传来……

  “叮叮!……”那两枚凌厉的柳叶飞刀随着清脆的声音扬起而掉落了,本为即将的胜利而绽放微笑的飘雪顿时眉头紧皱——不仅仅是柳叶飞刀的攻击落空,而是一股杀气更加蛮横地向她冲击而来!暴雨梨花针!又是暴雨梨花针!当飘雪反应过来之时,已经稍稍迟了些,飘雪那洁如冰霜的肌肤顿时被划出点点鲜血,她唯有痛苦地抚摸着左肩,水灵灵的双眸仇视着前方。

  山藏!那熟悉的蒙面人正是山藏!尽管蒙住了半张脸,但是他那妖娆的面容,冷峻的眼神依旧散发着阵阵腾腾杀气。“砰!……”清脆的金属声刚刚落幕,厚重的砸地声接着响起,仿佛在奏起索命的曲子。随着重重的声音传来,青云教弟子的惨叫声也纷纷扬起——只见东方烨的火云盖顶如泰山压顶般攻下来,这股气势,攻击力,厚重得让人窒息。那原本足以让东方烨致命的阵法顿时如泡沫般支离破碎,内功修为稍强的青云教弟子才勉为其难地挡住了那凌厉的一击。

  淡淡杀气弥漫了整座森林,然而这仅仅是山藏和东方烨二人散发出来的杀气。暗红色发紫的匕首划破寒风,直向飘雪斫去。东方烨也打散了青云教众弟子的阵法,运起凌厉的内劲直攻飘雪而去。紫红色的匕首掠过红莲剑,血红色的红莲剑已经没有之前的光芒,在受伤的飘雪手中颤颤巍巍的。只是这并没有结束,一股如狂狮咆哮的内劲接踵而至,正是东方烨的烈阳掌!而那股烈阳掌却更添一份阳刚,看起来是集聚了狮王拳于一体。

  “噗!……”飘雪那纤弱的身躯抵挡不住东方烨这一击,一口鲜血顿时喷洒出来,和周围的景色甚是不协调。“师姐!……”散倒一地的青云教弟子惊呼。“哼,结束了……”山藏的双眼顿时冷如冰凌,黑纱布下的双唇也吐露出鬼魅的语句——只见山藏双手舞动着两条紫红色的毒蛇掠过飘雪那雪白色的脖子,顿时飘雪的颈部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血如涌泉般喷出……

  下雪了……天上点点雪花飘絮着。是祭奠飘雪吗?……点点雪花试图努力地掩埋着这悲凉的一幕,但是,那些鲜红色的血液却高傲地把一点点铺在飘雪身上的雪花染红。飘雪的血液如同小溪般流淌着,冲打着红莲剑。但是在飘雪的血液下,红莲剑一反常态地黯淡起来了,黯淡着,没有半点光芒……

  “好了,你们也不能留在这……”雪下着,周遭顿时变冷了。但是山藏的话语,却是锥心的冷。暴雨梨花针在他手中犹如天上的雪花散落着。不,更加凌厉。

  安静了,暴雨梨花针洒落下来,安静了。整片森林如同以往一般安静下来了。青云教的弟子们静静地躺着,没有半点声响。“好了,我们走吧!……”山藏对东方烨说道。他的声音在森林里仿佛顿时大了起来。“嗯……”东方烨轻描淡写地回复道,双眼充满哀怨。是对如花美眷的飘雪逝去而怜香惜玉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