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天后,当他们瞧着掌柜给他们置办的货物时,甚是吃惊咋舌!干粮、炙肉、水袋等等甚至还有雨伞,乱七八糟的堆成一座小山丘!掌柜一手牵一匹健硕的骆驼,一手提一坛子,嘻嘻笑起来:“西域干些,与姑娘须将养身子……”沐宛初哭笑不得:“大叔,你……干脆把这整个镇子包吧包吧好啦……”老掌柜尴尬地干笑两声,不答话!

  沐扬脸色极不好。上官清也不十分和悦:“我们一人一马,怎的收你这骆驼!”老掌柜忙赔笑:“无妨,无妨。我可以打发店里一小厮,送三位去楼兰。”沐扬张张嘴,心中哀叹,好一位热心肠的大叔!西北人皆如此好客吗!“这个哪里还敢麻烦……”

  “不费事,一点儿不费事……”老掌柜连忙讨好道。于是晃晃悠悠一堆人马骆驼货物上路,不晓得事儿的人误成一只贩货的小驼队,也极正常!

  “西北真是个好地方,不但风景美如画,人也心地善。”沐宛初坐于马背懒悠悠地说,不料遭到上官清一片沉寂,沐扬一脸不屑,貌似在说:“白痴!天上会砸馅儿饼么?”沐宛初才不管他们,只当他们铁石心肠难于被感动。“二石头,你家老掌柜人真好。是不是?”

  二石头傻笑笑,露出纯真无害的大白牙。沐宛初一时感念:“你们老掌柜也真是,怎派你这个白嫩的小书生来导路,万一被风吹跑了可怎生是好……”上官清与沐扬彻底被击败,明明一个顶级高手竟可以惨遭“白嫩书生”之称;二石头低垂着头颅,小脸蛋儿涨的紫红,在沐宛初看来益发楚楚惹人怜惜。

  天水汪汪的蓝,草儿绿肥绿肥地翠。也亏掌柜货物置办的齐全,一路下来行得十分舒畅,并且掌柜派的小伙子极认路,省了大家不少事,沐扬心中总算不那么气愤郁闷。一进楼兰,沐扬便打发二石头带骆驼回去,临走时扔他好几颗金子。

  纵横于天地之间,三人时而相互策马飞奔追逐,时而下马缓缓而行,夕阳映衬他们年轻的影子——徜徉在蓝天碧草白羊间,脱去尘世种种贪恋,心很轻。远远地几个帐篷周边围众多汉子,沐宛初招呼两位哥哥纵马奔过去凑热闹。只见汉子围成的圈子中,两个短衫汉子相互扭打在一起,欲一较短长。围观的汉子们吆喝着,哄笑着,不时瞅一瞅某个帐子。汉子里唯有两个女子,看样子应该是各为一方,对着干,还偶尔相互攻击几句。沐宛初端坐于马背上,仔细看较量着的两汉子。“好!”精彩处,沐宛初高嗓子喝一声彩,一时引起两丫头的注意。其中一个丫头显然极不满,板着小脸,刚欲教训沐宛初,却瞧见帐子掀起。“白雕——”一声不愠不火的喊声传来,满场顿静悄悄的,目光齐聚!

  “倾倾姑娘——”沐宛初惊喜喊着,翻身下马。黄衫女子怔住,瞧着沐宛初,再看看其后的两位美男,笑起来:“姑娘如何唤我作‘卿卿’?”

  三人近前,沐宛初从背后用手指戳戳沐扬,笑向她:“我哥哥说的!”然后对哥哥做个鬼脸。“哦?公子怎知小女子名唤‘卿卿’?”

  沐扬万分窘结,对妹子分外无奈,如果眼光能杀人,幸灾乐祸的上官清与沐宛初已死不下百余回,然终扛不住眼前漂亮女子殷殷期盼的目光,忙作揖。“姑娘莫生气,不过我们兄妹间玩笑,姑娘姿容‘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则若姑娘芳名唤作‘倾倾’最妙!”

  溢美之词她听得不少,夸得如此委婉,黄衫女子倒觉极新鲜。“我叫岳仲卿,父母健在时,宠爱唤作‘卿卿’……”说着泪水汪汪,像记起伤心往事。沐宛初一听忙安慰:“卿卿,我们这就算认识了,好不好?我叫沐宛初,我哥哥沐扬、上官清。”她一一介绍。沐扬、上官清忙打招呼回礼。

  瞧着岳仲卿与沐扬一日更比一日亲密,沐宛初乐得直合不拢嘴,得空便在哥哥面前啧啧地笑,直弄沐扬面红耳赤、龇牙瞪眼才作罢。

  塞上民风彪悍,有种习俗就是情敌间为心爱的姑娘决斗,对方要么战要么降,不能逃避。随着岳仲卿与沐扬关系日好,越来越多的粗犷汉子跑来与沐扬比试,沐扬自幼习武,奈何一直没用武之地,于是笑着应好一概不拒。沐宛初一点儿不担心哥哥,甚至觉得西域的民风很好玩,反正她对哥哥有这个信心。不过竟有大汉子跳着嚷嚷欲与上官清比武,她就不那么乐意了。远远紧盯一个魁梧的汉子走来,大大咧咧地摩拳擦掌,沐宛初一个箭步挑到上官清身前:“要比武,呶,去找他!”她用手点点不远处正被三两个汉字围住的沐扬。汉子还不欲罢,沐宛初就与人叨叨叨,什么你们楼兰人怎的欺软怕硬,不去找沐扬,反而打阿清哥哥,趁人之危,小人行径,非君子作为……一直念叨至大汉子灰头土气、低眉顺眼走开。

  沐扬笑嘻嘻走来,望望在沐宛初背后无奈笑着的上官清,嘲笑妹妹:“你怎的不怕你亲哥哥我被人打残?”沐宛初笑着,很得意,很自信:“哥哥这般健朗,又练过,对付他们几个粗莽汉子,定然绰绰有余。可阿清哥哥不同,一看便知文质彬彬,温润如玉,君子风范,哪里是那汉子的对手!任谁肯让汉子平白欺负阿清哥哥!”说着攥起小拳头朝沐扬挥一挥。

  沐扬笑点她,眼睛却瞟笑上官清:“欺负?谁欺负得了他哟,除你……”沐宛初戏谑点着沐扬,嘿嘿笑:“哎哟,倾倾嫂嫂来喽,赶紧去追你的……”

  沐扬恨恨瞪她,而后才换上一贯的平和笑向前迎岳仲卿。沐宛初对哥哥的背影做个大大鬼脸。上官清上前拉住沐宛初的素手,温柔地笑望她。沐宛初开始还可以对视,渐渐不敢看那一双灼灼眼眸。“你怕我被人欺负?”

  她干笑欲挣脱。“对呀,就像若有人欺负沐扬,我也会很生气!”

  他紧紧不放,眼睛在笑,心却隐隐作痛。“是吗?”

  “是呀,是呀!你对我比哥哥对我还要好许多,我对你自然也要好。”说着,挣开上官清的手,快走几步。“同样伤过你,你可以舍我,却不愿放开他,有时候我的确嫉妒轩辕凌……宛儿,我不怪你,是我负你在先,愿用生生世世来还……”上官清依旧笑望着那抹娇俏的影子,低低叹息,这叹息随着风儿很快散去。

  沐宛初在前面笑哈哈跑起来,指着远处的沐扬与岳仲卿:“阿清哥哥,沐扬找到嫂嫂啦,你也要加油哦!一定找个比卿卿还美的大大美人儿!”上官清望着她,勉力扬扬嘴角,像往日一般追上。

  日落西山,当他们四人双双回到时,却瞧见一位西域的熟人——若羌娜达郡主。她笑盈盈地在帐前等候,看样子好像等了很久。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上官清身上,别无他物。卿卿福福身子,笑道:“娜达郡主!怎从瓦奇瓦奇跑到楼兰来了?”娜达郡主这才别开目光,豪爽回到:“师傅一直在西域游行教琴艺,此刻却久居楼兰,空教我一番苦等!所以赶来啦。”

  沐扬点点头:“难道娜达郡主的琴是你所教?依我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呐!京城一闻郡主琴音,至今尤不能忘怀啊。”卿卿不好意思地嗔他一眼,上前迎娜达郡主。沐宛初将哥哥与岳仲卿的亲密尽收眼底,很为沐扬高兴却替自己心酸。她望着娜达郡主看上官清的神情,又记起昭儿,远嫁若羌的昭儿。唉,阿清哥哥委实妖孽害人!不过,这个娜达郡主确实不错!配阿清哥哥甚好。

  如往日一般自由去来游荡,上官清与沐宛初一人一骑。才刚翻过一坐小丘,远远地便瞧见娜达郡主骑在马背上,风姿万千。娜达郡主弃了马,一步步走到他们面前。上官清犹犹豫豫翻身下马,沐宛初极识趣地掉转马头而去,身后上官清的坐骑也随她而去。山坡这边远远近近牛羊成群,很安详。沐宛初缓缓闭目,张开双手拥抱蔚蔚蓝天,一个人!俯仰于天地间,原来自己如蝼蚁般渺小。过往是是非非何须计较,人要活在当下,展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