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呵,笨啊你,爱情就是……爱情就是你一想到他,就会感觉到欢喜、脸红、期待的人呗。”张淼玲一脸憧憬的看着教室天花板说道。

  “切,才不对呢。要我说啊,爱情就是你可以不知不觉的发现他的好,并且愿意和他分享你的快乐和忧伤,你会为对方的快乐而快乐,也会为对方的忧伤而担心。”吴倩一边说着一边就在想着琼瑶奶奶笔下的那一对对佳偶天成的眷侣,要是有一天她也可以遇到一个可以和自己佳偶天成的良人该有多好啊。

  “吴倩,你在想什么呢啊?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唐皖一抬头就看见面色绯红的吴倩,便故作天真地打趣的说道。

  “哼。才没有想什么呢!哎,老师在后门呢。”吴倩轻哼了下表示对唐皖拿猴子屁股和自己脸相比较的事情不满,然后她刚想接着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脸红的原因的时候,她突然看见班主任站在敞开的后门那里,正用犀利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感觉顿时后背一凉,浑身都在打颤。听到吴倩的提示,张淼玲回头瞥了一眼后门,发现班主任正在和隔壁班的老师说话,没有在看自己这边,她急忙溜回了自己的座位。而唐皖也赶忙把自己最喜欢的小说《一帘幽梦》给藏到了书桌里,一本正经的打开英语练习册,开始做小杜老师留的作业。可是做题做着做着,唐皖总是会想到张淼玲和吴倩刚刚说的有关于什么是爱情的话。爱情原来是那么美好的事情啊!但是为什么在她看来,王沁悦和钱**的这场爱情就是那么的悲催加愤怒加一种让人心碎的痛呢?还有那句‘可以不知不觉的发现他的好,并且愿意和他分享你的快乐和忧伤,你会为对方的快乐而快乐,也会为对方的忧伤而担心’的话,说的怎么那么像自己对沈野逸的感觉呢?难道自己喜欢沈野逸?!唐皖的脑子里像突然出现了团理不清、剪不断的丝线一样东西缠绕在脑海里让她理不清思路。

  这时,唐皖的手机震动了。唐皖低头看了眼手机,手机显示有条未读短息,她打开之后看到是沈野逸发给自己的时候,她并没有立即仔细阅读,而是先看了眼坐在自己斜前方、正在做题的沈野逸,默契的是沈野逸貌似知道唐皖要看他一样,他一回头就和唐皖的视线交汇在了一起,唐皖察觉到和沈野逸的目光对视的时候,立刻红着脸低下了头,去回避沈野逸的目光。她在心里暗自的说道,自己又不是第一次和沈野逸的目光对视,害羞什么啊…….而沈野逸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红着脸低头的唐皖,心想这妮子咋了?生病了不成,咋还脸红了。他没有想到是此时的唐皖正在思考着她与他的关系是否会更深一步的大事。

  唐皖红着脸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她点击阅读了沈野逸发给自己的短息,短信上写的是,别唠了,班主任在后门。她看着这条迟来的短信,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暖暖的,又想到自己和自重回6岁开始一直都是被沈野逸呵护下成长的,虽然期间的沈野逸有的时候并不是沈野逸,但是无论是夜勋版的沈野逸还是,沈野逸版的沈野逸,貌似自己的心只有在沈野逸陪伴的时候才可以得以心安,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要说,有说不完的无理的委屈要诉。呵呵,这也是之前沈野逸一个月为什么话费就得100多的原因,但是自从最近沈野逸买了张给联通打电话终身免费的手机卡之后,他的话费就控制在30元以内了,不然唐皖总是在抱怨钱都进联通公司的口袋了,这要是省下来能买多少的好吃的啊。言归正传,唐皖不敢确定自己对沈野逸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喜欢,万一沈野逸不喜欢自己咋办?会不会连朋友也做不了了,她很害怕他的生活里会出现没有沈野逸的日子。

  “张淼玲,你还是吃宫保鸡丁和麻婆豆腐是吧?哎,唐皖。你要吃什么?”沈野逸向张淼玲确定了下她中午要吃什么,然后见唐皖正呆呆的用胳膊拄着课桌,一副‘没有听到自己说话’的样子,他便用胳膊肘捅了下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唐皖。唐皖因为胳膊突然失去了平衡,突然感觉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看着正看着自己的沈野逸她感觉自己那种脸热热红的感觉又回来了。

  “什,什么?”唐皖被沈野逸突然结巴了,原本就不知道该沈野逸问的什么的她,显得更加的慌张了。

  “我问你,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等下好打电话订餐。”沈野逸看着慌张迷茫的唐皖,很无奈的重复了下自己的问题。同时,他很纳闷今天的唐皖怎么了,怎么感觉这么的不对劲呢。

  “哎,唐皖,你给江妮娜打个电话,问问她吃什么,让沈野逸一起订了吧,省的她下雨天还去食堂了。”原本低着头看手机小说的张淼玲,突然插了句话说道。

  “我吃,我吃,我吃什么好呢?”唐皖看着盯着自己看的沈野逸,她紧张慌张的都不知道中午要吃什么了,只好向张淼玲投向了求助的目光。

  “真费劲,你昨天不是说今天想吃醋溜白菜和干炸里脊的吗?”张淼玲给了唐皖一记白眼,然后替唐皖回答道。

  “喂,娜娜,你中午订餐了没有啊?哦……我知道了。”唐皖挂了给江妮娜打的电话之后,她然觉得江妮娜和自己说话的口气,貌似了许多,这是自己的错觉吗?唐皖不知道。

  “沈野逸,你打电话订餐吧,娜娜自己订餐了。”唐皖捏着手里的手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野逸,她突然发现原来沈野逸长得蛮帅的嘛,为什么自己之前都没有发现呢。

  “唐皖,你怎么今天总是盯着沈野逸看啊,沈野逸脸上长花了啊?”张淼玲揉了揉看手机小说看的酸痛的眼睛,对唐皖说道。

  “我,我才没有。”唐皖听到张淼玲说的话之后,脸更加的红热了。真是的,自己哪有总是盯着沈野逸看,明明就是偶尔扫一眼而且,唐皖在心里暗自的补上了这句连自己都不信的话。

  沈野逸听到张淼玲说的那句‘唐皖总是盯着自己的看’的话之后,他突然觉得唐皖今天特别的不对劲,总是莫名其妙的盯着自己看。他用打量的眼神看着唐皖,他突然发现唐皖的脸貌似在自己的眼神的打量下,越来越红了。他突然脑子里冒出了个想法,很想试试唐皖的脸此时是不是热得可以煮鸡蛋了。他鬼使神差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唐皖的脸上,只是很短的一秒,他就把手急忙缩了回去了。正在打哈气的张淼玲并没有看见沈野逸把手放在唐皖的脸上的举动,而是用很奇怪的眼神来回看着唐皖和沈野逸,今天这俩人都咋了,脸红还带传染的吗?沈野逸轻轻的握紧自己的左手,他感觉到自己冰凉的手上还带有唐皖脸上热热的余温,而且他感觉自己心最柔软的地方也开始变得很暖了。他突然发现此时红着脸、看着自己傻傻得笑地唐皖的眼睛特别特别的好看,弯弯的、亮亮的。而且唐皖一头齐腰的长发也很好看,柔柔的、黑黑的。

  中午的那顿饭唐皖和沈野逸两个人都是食不知味,而张淼玲则是看着两人吃饭的样子很是无语,这俩人到底怎么了啊?

  到了放学的时候,沈野逸照例先下楼去自行车棚取悍马自行车,而唐皖则拎着沈野逸和她自己的书包不紧不慢的从教学楼上走下来。原本很宽敞的走廊,因为一涌而出的学生们显得特别的狭窄,再加上此时的唐皖一边拎着书包,一边在脑子里胡思乱想,就被那些着急回家的学生挤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幸亏唐皖下意识拽住了楼梯扶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唐皖拽着楼梯扶手半天都没有动,脚踝传来的疼痛感,让她没办法动了,她见走廊里的学生已经少了不少的样子,她掏出手机给沈野逸发了条短信,信息的内容是,快来,我动不了了,我在三楼。发完信息后,她靠着楼梯扶手,祈祷着沈野逸看到短信之后,会快点赶过来,自己都快痛死了。

  站在校门口焦急的望着唐皖身影的沈野逸突然自己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看了眼短信,就把他宝贝的悍马自行车自行车随意的撇在了校门口,火速的跑到了教学楼二楼。他一到了二楼的转角处,就看见一脸痛苦的唐皖、扶着楼梯扶手动弹不得弓着腰站着。他顾不及说什么,一把抱起唐皖就往楼下跑,一路上几乎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看到了沈野逸抱着唐皖飞奔的这一事情,但是由于沈野逸跑的实在是太快了,老师还没来得及去喊住沈野逸,沈野逸就抱着唐皖奔到了校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