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经过老王醉酒提醒,白啸林心里就有了计划,他觉着自己除了认认真真把事干好外,应该跟公司高层拉上关系,但是找谁呢?他来公司才两月,不认识几个高层人物。见过面的只有林总和张董,但他俩具体负责哪方面的事他不清楚啊?他想应该对公司高层做一个详细了解,这样才能找对方向!

  因此连日里他粘着老王,套出了意达公司高层人士的职务和一些资料!了解到意达公司董事局有董事长林耀祖,还有林姗、张怀强、程老、李老几位董事。林姗是林耀祖的亲生女儿,张怀强是林耀祖的养子,程老和李老是公司开国元老且立下很多功劳。他俩已不参与公司具体管理,有重大事情他们才参加会议。

  意达机构分十一个部门:高层管理部,财务部,销售部,研发部,生产部,人事部,行政部,公关部,证劵部,广告部,客服部。董事长林耀祖久病不出,不再主事。总经理林姗现在总管大局,主管财务、销售、研发。副总经理张怀强主管生产、公关、证劵、客服。

  下面还设有执行总监黄声,财务总监麦铃,销售总监彭圆,行政总监雷鸿,人事总监马旭。再下面就是各个部门经理,再往下就是各部门根据需要设若干主管。林总,张总是股东,分红不算,年薪200万。总监约有100万年薪,经理约有50万年薪。当然这是个平均数,各个岗位不同薪金还有出入。在意达要做到总监才勉强算是到了金领级别。

  白啸林所在的广告部归销售总监彭圆管,最终林总负责。张董虽说对白啸林有知遇之恩,很赏识他,但他不管这方面的事,当然下面的人多少会给他面子,但是如果他出面提携白啸林,有可能会上去,但后果会有隐患。为什么?因为到时候他就像张董按了棵钉子在这条线上,这条线上的人都会孤立、排挤他。可以想想日子不会好过。所以不能跟张董,只能敬而远之。

  彭圆,不熟,再说他经常出差,很难见到人。那只有林总了,可林总对他是有成见的,曾经在傲发就批评他不诚信和踏实!能行吗?白啸林盘算着跟高层谁能拉上关系,绞尽脑汁,苦思冥想!

  最后决定还是想办法取得林总的认可,因为她虽说对自己有成见,但对自己的才华还是认可的,对自己还是有印象的,只要想办法改变她对自己的看法,那就会有更好的效果,对!白啸林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林总每天都是很早就上班,对,先从上早班做起,这样才有机会让她看到自己,就会有可能认可自己努力工作的态度,先要做到这样的效果!

  白啸林这样想好后就每日都早早上班。还真有效,常常都碰到林总,但每次林总都不理会他的笑脸,甚至头都没点过,一脸的冷若冰霜,一个多月后,白啸林心灰意冷,想到要打退堂鼓,每日起那么早很累人的!就在他生了放弃念头时,“女杀手”主动跟他说话了。

  那天,他们俩人一起进的电梯,“女杀手”忽然对他说:“白啸林你来我们公司后,觉的怎样?”

  白啸林心里一个激灵,用手抓抓后脑勺紧张地回答:“还…不错,意达不愧是大公司,工作环境很好。”

  “是吗?最近广告部好像没什么大的计划,你每天来那么早,忙什么?”林总话锋一转,忽地问到。

  白啸林心想该怎么回答啊!说忙工作,不是没什么事吗?说喜欢上早班,那不是有病吗?林总她来的早是有大量工作要做啊!该怎么说了?白啸林感觉后背直冒冷汗。“我…我是在熟悉我们公司还未研发出来的产品,先构思构思广告创意。”白啸林灵机一动,撒了个谎。

  “哦!不错,把事做到前面!那你现在构思了我们公司哪些还未研发出来的产品。”林总继续追问。

  这下白啸林傻了,不知如何回答?也算他运好,这时电梯到了十二楼,“叮咚!”电梯门开了。“林总,我到了,我先走了。”白啸林长出了口气,急急出电梯。

  “等等。”林总不慌不忙地叫住他,用手按住了电梯开门键,悠悠地说:“今天下午,你把你的广告创意,具体地说研发产品的广告创意叫万经理拿给我看,记住!做完,没做完的我都要看看。”

  “好,好。”白啸林连连点头,电梯门关上之前,他看到林总嘴角一丝冷笑。

  好厉害!白啸林额头冒出冷汗,今天上午我得搞突击了。不对!她为什么要下午给她看,难道她已知道我在欺骗她,故意给了我一上午时间,那,那就不是要我做额外的工作吗?可这话又是我自己说的,能怨谁?

  厉害,真的厉害!三言两语就要我不得不做。而且她应该也知道我是故意这么早上班的,肯定也清楚我这么做的目的,那不是弄巧不成反成拙吗?!不但不会认可自己工作态度,而且会认为自己是投机取巧之人,她一向认定诚信和踏实,那现在的做法起了反作用,哎!看来做这些事自己的确不行啊!眼下还得赶快把这事对付过去!

  上班不到十分钟,肖主管就把白啸林叫到办公司。肖主管坐在办公椅上,双手交胸,神情高傲地看着他,冷冷地说:“白啸林你行啊!没研发出来的产品都在构思了,现在做的怎么样?万经理现在要看。”

  白啸林知道肖主管对他越级上报很不舒服,特别是她根本就不知道的事,可他打心里看不起这个花瓶,于是冷冷道:“还没做完,我再完善,完善。”

  “你没听清楚,万经理现在要看!”肖主管见白啸林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声音立马就提高。“我知道你不服我做这个主管,但是现在我做了,就得管你。”肖莉瞪着眼,把白啸林酒后说的话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白啸林知道有人跟她打了小报告。不过他也不怕,敢说就敢认,血气方刚的他实在听不得肖莉如此嚣张的话,于是不卑不亢地回道:“我记得林总是要我下午给万经理,如果硬是现在要,你自己也可以做啊!”白啸林面带讥笑。

  肖主管听到这话气得一张粉脸全变形,伸手指着白啸林,语不成句:“你…你等着,我找万经理去。”说完就气呼呼地找万经理去了。

  什么“猪”管,这点小事都摆不平,还要到“老情人”那去告状,白啸林心里觉着在这种人手下做事屈得很!可没法呀,不是有句话说的好:用你,不行也行;不用你,行也不行,权力就是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一会肖“猪”管得意洋洋进了办公室,盛气凌人地说:“万经理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脸让人恶心的表情。”白啸林心里冷哼一声:万经理又怎么样?林总等着我的广告策划了。

  不慌不忙地走进万经理办公室。果然,一进办公室,万经理就连忙起身招呼:“来,来,小林坐,坐。”还给白啸林倒了杯水,和气地说:“我们部门啊!一直强调要把事想在前头,做在前面,你呀!理会最深,做得最到位,这不林总都知道啦,要看看你的研发产品广告策划。”

  白啸林听万经理如此一说,反到不好意思。万经理也够精的,经他这么一说,那就是他领导有方了,万经理就是万经理“水平”就是不一般,正如老王说的忽悠的确有一套。心里想着,嘴上也变软了,就说:“那是经理平时教导的好,我们才做的好。”

  “好,白啸林啊,你上道...不,不你领悟的透,那广告策划我能先看看吗?不是不相信你,我们公司研发产品我可能比你清楚,你要做了起码要做研发快成功的产品,是不?比如:飞速生发剂,这样才说明我们工作做到位了,是不?”万经理轻声慢语地说到。

  白啸林这下找到机会下台了,故做惶恐地说:“啊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节,还是万经理想的周全,我还没有做这款产品的广告策划啊!可眼下林总那怎么交待啊!”

  万经理想了想,说:“别慌,我们还有一上午时间,我叫小肖给你配两个人,你一定要在下午上班前做好,你要把这事当做突击战来打,这关系到我们部门的荣誉啊!”

  “好,好!但肖主管哪?”白啸林有俩帮手,就有信心了,只是担心肖主管会不协助。

  万经理皱皱眉头,细语轻声地说:“小肖了,是有点那个,我还是希望你们团结合作,毕竟是一个团队吗,再说你是一爷们,不要跟她小女人见识,好吧,好好合作,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就可以直接找我吗,就这样吧,你快去工作。”

  “嗯!”白啸林应声就出去了,马上投入到“突击战”!

  整整一上午,白啸林带着俩助手苦思冥想,埋头伏案,终于把飞速生发剂的广告策划的草案做完了,兴冲冲地交给了万经理。万经理看完草案,竖起大母子,赞赏地说道:“高手,高手!”而后屁颠屁颠的到顶楼林总那去邀功了。

  万经理回来后,神采奕奕,招开了部门会议,会上大大的表扬了白啸林,号召大家跟他学习,又布置了几个研发产品的广告策划任务,而后散会。白啸林虽受了表扬,但内心闷闷不乐,功劳连番有,只有口头赏,未有真金银啊!也没升职!哎!不知何时才能做到金领?

  下班后,他约了楚柔到月轩楼吃饭,这次他碰到了让他非常气愤的事。

  月轩楼,白啸林在包厢说了今天的事,楚柔鼓励他,要继续努力,说是金子总会发光,是锥子总会露头,慢慢来!白啸林觉着是自己工作还应该继续加油,毕竟自己不善长拉关系吗!说着说着想上卫生间,就起来出了包厢。

  走了不远,见一包厢门没有关紧,他从门缝里看到俩人,像是万经理和肖主管。心想这俩人正如老王说的是有暧昧关系,本欲离开,却听到到肖主管得意洋洋的声音:“这白啸林自己认为有点小聪明就自以为是,现在怎么样!他耕田来,我们收获,哼,哼!”

  “你小声点,跟了我这么久,心胸还那么小,记住了:奖金这事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万经理厉声制止她。

  “怕他?他们做的好,还不是我们管的好,我俩拿奖金,那也说的过去呀!再说他白啸林能跟你斗,不说别的,就说程董是你舅,这一出,他就的趴下!”肖“猪”管依然如螃蟹般横!

  “你……我说过多少次不要说这一出,我的故奶奶,谁怕他呀!但白啸林这小子的确有才华,跟谁斗气,不要跟钱过不去,他呀!现在是我们的送财童子,他要知道他立的功,我两分钱,他往后还会卖命干?你说是不是,我知道他顶撞你,可这点小事你都受不了,以后如何控制他,听我的,往后尊重他一点!不要跟钱过不去吗?你说是吧!”万经理这只老狐狸教着笨“猪”管。

  “好,好,好我听你的,是的,跟谁斗,不跟钱斗气!”“嗯!这还差不多,来,来让我亲亲…”“你这猴急样,坏死啦!”包厢里传来阵阵龌龊声。

  白啸林在外面听着,额头筋根根暴起,拳头拽的绷紧,几此欲冲进去想把这对狗男女狠K一顿,但他没有,最终他悄然离去,他得忍!

  回到包厢。白啸林内心很是郁闷,但他脸上未露半点忧郁之色,他不想楚柔知道此事,而影响她的心情,吃完饭后,他还带楚柔看了场午夜剧场。

  看电影时,他心里想起这事,感慨万分:回想以前在傲发兢兢业业做了两年,一出错就被开掉,在意达屡次立功,没被提升暂且不说,应得的奖金都被人吞掉,而且知道了,都敢怒不敢言啊!看来靠自己想升职太难了。

  还好有个时间老人,就看他的了,但进了意达几个月都没有接过他的电话,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这时白啸林接到个电话,他一看号码,是熟悉而又期盼的,他急忙跟正看电影入神的楚柔打了声招呼,就出了播放室接了电话。

  “白啸林,明天10点钟之前到南湖公园仙人景,最好带上女朋友,手机要充好电,明天我会按排你一些事。”时间老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啸林心里纳闷,去南湖公园,跟升职有什么关系?可这时间老人上次要他进意达还是很顺利的,这老头可能是真有点预测未来的能力,自己辛辛苦苦地工作,去攀林总这棵大树没成,没有半点升职的希望,说不好这时间老人做的到!看完午夜场,白啸林送楚柔回了家,并约好明天去南湖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