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大汉问得叶青果然姓叶,手中的长刀便毫不客气的朝叶青招呼而来,叶青急忙拔剑挡住大汉的长刀,说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大汉丝毫不惧,狠声说道:“爷爷杀的就是你!”

  叶青闻言眉头紧皱,道:“你这人无缘无故就要杀人,实在是太不讲理了吧。”

  大汉怒极:“你这孬人,我杀你怎地,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叶青心中暗怒,但大汉招招紧逼,他不得不拼尽全力抵挡大汉手中的长刀。

  不过叶青毕竟也是一个修士,与这大汉打了许多个回合,体内灵气虽然只有一丝,但是一入先天全然与后天境界不再相同,不可以常理度之,叶青竟然渐渐的占到了上风。

  叶青手中短剑挥动一下,那大汉见势欲躲。叶青瞬间心思电转,使出一招催月剑法。手中的短剑随着叶青手速的增加竟然快速抖动起来,慢慢的旋成了一朵璀璨的剑花。这朵剑花裹砸着几丝明显的剑气朝大汉逼了过去。

  叶青在练气期以前的时候,别说发出剑气了,就算是要把剑舞成一朵花那也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

  现在到了练气期,一切都不同了。叶青只觉得自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身体灵活的可怕。

  他是有仙根的修士,他的修为绝不会就此止步,想到这里叶青更加的高兴了。手里的剑花就更多了几分劲道,大汉本来还靠着自己的身体优势,以及体内十分充足的内家拳劲力而堪堪的可以抵挡住叶青的剑花,现在叶青手上的力气再增加了几分,他还哪里可以扛得住?

  于是大汉怒吼一声身体向后退去。

  叶青离开的时候在路上无聊的时候也和那些不太熟悉的新弟子们谈论来着,就打听到了那个最不受欢迎的任务也就是那个要找到断首案的邪教余孽并且清楚余孽的任务,是针对一个叫做拜火教的邪教门派的。

  拜火教十分的邪恶,派内的人大多都是做了坏事不为世人所容的坏蛋们集合起来的。

  对面的大汉见挡不住叶青的剑花,要退的时候叶青又步步紧逼了过来,就大声吼道:“我是拜火教此地分坛坛主,你敢杀我?”

  叶青听了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他虽然选了公主任务,但他本人却是不介意把三个任务都做了的,毕竟任务越多那奖励也越高。

  这大汉竟然是拜火教余孽,真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叶青一抖手中短剑,狠狠的踹了地面一下,飞身就要把大汉斩于刀下,哪知道那个大汉突然间就地一滚,竟然险险的避过了这必杀的一剑。

  躲过以后站起来的大汉从怀里掏出一支小笛子,放到嘴边吹了起来,大汉吹出的声音非常古怪,就像是某种飞禽受伤时的叫声一样。

  大汉一边吹一边得意的看向叶青。叶青手中短剑挥动,正要继续杀向大汉,但是突然感到一股振动从大汉背后传了过来,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叶青就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只见随着大汉的笛声无数穿着一样的红色衣服的人从各个路口向这边跑了过来,他们的衣服中间都印着一个红色的火焰标识。

  这红色火焰的标识叶青一看之下只觉得非常熟悉,于是把手伸入怀中拿出一本书看了一下。他拿的书是历练的时候师门里统一发的,上面有任务的介绍。

  叶青找到了关于断首案任务的那个部分就发现里面果然有这种标识的介绍,这种火焰的标识竟然就是拜火教的标志,而且拜火教传递紧急信息的方式也确实是靠一种特制的笛子进行传递的。

  所以叶青终于明白了大汉嘴里为什么会笑,原来这家伙是叫了援兵了。

  随着无数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叶青也终于皱起了眉头,这拜火教的势力还真是大啊,这里可是龙腾国的京城啊,他们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人手,想想就让人感到害怕。

  叶青怒喝一声:“你们这些拜火教的余孽,难道还不死心吗?几年前就被我浮云派剿灭了,现在还敢来这里兴风作浪,真是不想活了。”

  大汉见到自己的人都来了,胆子顿时就变大了,边笑边说:“对面那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子,就你也能当浮云派青字辈的首席?真是笑死人了。”

  大汉接着说道:“我们拜火教的强大你们浮云派是想象不到的,就你们这群整天躲在山里自以为是的家伙也好意思说曾经剿灭我们拜火教?”

  “我告诉你我们拜火教的强大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当年你们杀那十几个人连外门弟子也算不上。”

  叶青一怒说道:“我们浮云山可是仙家门派,不是你们这些俗世门派能够想像的。”

  大汉撇了撇嘴“什么仙家门派,你们那里恐怕连金丹期的修士都没有了吧,不过是靠着祖上传下来的浮云山罢了,也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

  叶青说:“你一个分坛主连我都打不过,就是最好的证明,你们拜火教根本不行的。”

  “哼”大汉嘲笑道:“现在我们再来比比”

  说着大汉就要再打,这时大汉身后站出来一个人,正是刚才那跟在大汉身后的三个人中的一个,这个人刚才叶青没有仔细看他的时候倒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现在这个人一站出来,立刻就显出了他的不同,他拍了拍大汉的肩膀说道:“坛主,这样的小毛贼我替您对付了。”

  大汉连连点头看起来对这个人好像非常恭敬的样子,但是这个人又叫大汉坛主,真是一件矛盾的事。

  这人说完就向叶青走了过去,叶青看着这人走过来,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从自己心底升起,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突然这个人出手了,叶青还没看清就瞬间被这个人用手打到了脑袋上,他脑袋一晕竟然直接就昏倒了。

  大汉对这人恭敬的说道:“教主好历害,教主魔功必然大成。”

  原来这个人才是真正厉害的那个,是拜火教的教主。

  拜火教主哈哈一笑说道:“张贵,你不要奉承了,我们现在还是来商量下怎么处理他比较好。根据探子发回的消息,这个叶青虽然年龄不大,但他可是浮云派里的重要人物之一,我们不能杀他,但要是真用他来练功,他肯定要死的,你出个主意。说的好,你这分坛今年的例钱就免啦”

  张贵一听两眼放光,两个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