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恋海的女儿
字体: 特大
颜色:          

  藤川延风这个名字,晴子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他对于她来说,太重要。

  还记得十年前,她和妈妈被那个男人用两张廉价的机票遣送出国的时候,口袋里连一块钱都没有,妈妈每天去给人刷马桶,维持生计,才能勉强吃饱,上学对她而言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三个月后,妈妈终于凭着自己一口流利的日语,和国际知名大学的文凭在日本闻名的藤川集团找了一份工资不高的工作,租了一个三十平米的小房子,还给自己找了一所学校。

  却没想到,自己却成了学校里人人都欺负的对象。但她还是没有告诉妈妈,每次都说是自己摔伤的。

  直到那一天,他的出现……

  “あなたのこの臭い少女は、お父さんの私生児さえもない!(你这个臭丫头,连爸爸都没有的野种!)”一群小学生把她逼到了墙角。

  “あなたは私生児!(你是个野种!)”………

  那些不堪入目的话又一次传进的她的耳朵。

  为什么?为什么和自己同龄的孩子都可以在自己的爸爸妈妈怀里撒娇,而自己却要一个人承受着同学们的嘲笑!

  她恨他!很那个男人!!!每一次想起他,她对她的恨就会多一分!

  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身上的伤很疼,但自己不会哭,不会流一滴眼泪!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让那些曾经嘲笑过,欺负过她的人付出自己应得地代价!

  “止めろ!(住手!)”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あなたは彼女をいじめ(你们不许欺负她!)”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小男孩儿推开围在一起的那些人,将她护在身后。

  “彼女は私生児、私たちは彼女をいじめが好き!あなたはどうしたいの?(她是个野种,我们就喜欢欺负她!你想怎样?)”

  “今日から、彼女は私の藤川延風の妹、あなた達だけ彼女のいじめを添えて!(从今天起,她就是我藤川延风的妹妹,你们只配让她欺负!)”小男孩儿将趴在地上的她扶起。

  直到这时,那些小孩子才注意到他们背后的十几名黑衣保镖。顿时吓的一哄而散。

  “あなたが傷つく(你受伤了!)”藤川延风看到被打的满脸红肿,身上还在不停的流着血的她。

  “大丈夫、これぐらいの怪我は何でもな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没关系,这点伤不算什么!谢谢你!)”她看了一眼他清秀的脸庞,忍着疼痛站起身,想走。

  “あなたのとても重い傷!私はあなたを送って病院に行って!(你伤的很重!我送你去医院!)”

  随即像身后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便有一个强壮的男子一把将她抱上了车。

  自始自终都站在一旁的山本原也从这一刻起将她印在了心上。

  医院里,藤川延风坐在床边,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儿,如果脸上的肿消除了,应该也是个爵士的美女吧!

  “名前は何ですか?(你叫什么名字?)”藤川延风淡笑着问道。

  “私の名前は沈晴!(我叫沈晴!)”

  “あれから君を呼んでき晴れでしょう!私の名前は藤川延風、今から、あなたは私の妹、これから二度と人があなたをいじめ!(那以后我就叫你晴晴吧!我叫藤川延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妹妹,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你!)”

  从这个年仅十岁的少年的身上竟然能感觉的到那不容抗拒的坚定,还有霸气!

  今天他本来是去找一个叫孙云碟的女人的,他不懂自己的爸爸为什么会喜欢一个离过婚还带孩子的中国女人,还要娶她做自己的夫人。却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这个叫沈晴的女孩子。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还陪了她一个晚上。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

  “お父さん!(爸爸!)”

  “延風、外で用事があるか?私はあなたと孫おばさんはもう家に待ってた!(延风,在外面有事吗?我和你孙阿姨已经在家等你了!)”

  “お父さん、ちょうど僕は道を助けたという沈晴の中国の女の子、彼女は怪我をした。あなたと孫さんが先に食べましょう!(爸爸,刚刚我在路上救了一个叫沈晴的中国女孩子,她受伤了。你和孙阿姨先吃吧!)”

  “沈晴?中国の女の子?(沈晴?中国女孩儿?)”

  “は!(是!)”

  而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旁的孙云碟却将手中的餐具一下自己掉在了地上。

  沈晴!中国女孩儿!晴晴!~~~~

  “晴れの事故!(晴晴出事了!)”留下一句话,孙云碟疯了一般连包也顾不得拿,向餐厅外冲去。

  “のどの軒の病院か?(哪家医院?)”藤川雄个跟在孙云碟身后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