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伸出手指戳戳呆住的昭儿:“喂!喂!够了没?”昭儿不好意思的移开目光,吃吃道:“今儿个我才有几分明白大哥!”闻听轩辕凌,沐宛初一阵恶寒,不耐地皱眉,一手拍过去:“好端端的,你提谁不好!”转身再次向内室走。屏风外微不可闻得几声戏笑与冷哼。

  昭儿哪里肯放,忙跑来捉住她胳膊,讨笑着:“不提不提,咱不提!你觉得这衣装如何?”

  沐宛初嗔她一眼,正经答:“这个,发式挺好,这条链子也好看,像我园子里的紫藤萝。其他……没法见人……”说罢,自己先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凑到昭儿耳边低语。昭儿猛然抬起头,又羞又怒,作势要打。沐宛初咯咯笑着见躲不过,忙求饶起来。昭儿顺势作罢,轻笑着:“我让大哥罚你……”沐宛初笑容立僵,昭儿浑不在意,“就提大哥,偏提大哥,大哥怎么不来看我……呜呜——”沐宛初紧紧捂住她的嘴巴!

  昭儿眼睛蓄满笑,半晌才眨巴眨巴眼睛求饶。“呼——”昭儿长喘息着,刚要说话,却听沐宛初威胁性地斩钉截铁“换个话题!”昭儿忙有自己捂住嘴巴,使劲点头。“我是想说,嫂嫂既喜欢这链子,就送给你!”沐宛初侧头看她,笑笑:“哼!好说。”转身向里走。

  昭儿瞪大眼,张张嘴,良久才向里吼道:“你还真敢收!”“你乃堂堂公主,你亲手送的自然都不是凡品,我有什么不敢收!……唔,你们还要干嘛!”

  忽然画屏后有朗声大笑,伴着笑声,轩辕氏三兄弟以轩辕皓为首从画屏后转出。“我们来的可真是时候。”轩辕皓看着轩辕凌笑言,又望望内室,几丝玩味。轩辕凌铁青着脸,比以往似乎更难看。轩辕景在旁微微笑着,望望内室,向昭儿宠溺道:“你这又玩哪出?远远就听闻你昭阳殿惨叫连天……”说罢不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还真出事了!”

  昭儿抿抿嘴,脸色微红:“哥哥们什么时候来的?”“才刚!”轩辕凌冷冷,强压着怒气。昭儿暗自笑笑正待答话,内室传来微微可辩的砰嗙声。目光齐聚,轩辕凌当先一个箭步跃过去,一掌劈开门,只见一道黑影一胳膊夹着不醒人事的沐宛初,正要跃窗而出。黑影见有人来,眼中遗憾一闪而过,迅速将沐宛初跑向破门而入的人,转身跳出窗,没了人影。轩辕景瞟一眼周身素衣、嘴角流血的沐宛初,急速纵身追出去。

  轩辕凌拥着沐宛初,不自知地心跳有些许加速,屏息,伸出修长的手指探探她的气息,又轻轻拂过她的额头,最后检查一番脖颈,才算放下心来。他打横抱起她,快步朝外走,昭儿也放下心,望望轩辕凌,又只管对着二哥轩辕皓笑。轩辕皓一副看戏的模样瞅着轩辕凌。

  刚出内室,迎头见安平贵人衣衫飘飘走来,笑意盈盈,待看清轩辕凌紧紧抱着昏迷的沐宛初后变了变,立刻关切满满,担忧道:“怎么回事?”轩辕凌看看她,脸色快速暗淡三分,快速移开目光,从一侧加快脚步离开。昭儿跑过来,脆声叫道:“安姐姐怎的才来!”

  苏醒后的沐宛初除了觉得头有些疼以外,并无大碍,不过老太医一直叮嘱她好生静养,以免留下后遗症,她倒也乐得自在。“昭阳公主可来过?”她问正拾掇汤药的小丫头。小丫头一边恭恭敬敬服侍主子吃药,一边脆脆回答。“公主尚未来过,秋波姐姐倒是经常来问侯夫人。她才刚来过,听说夫人已醒,回去禀报公主了。”说罢再无其他言语,默默看着沐宛初喝完药,又替她理一理靠枕,才转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