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墨,为师找到了,找到了。”一声兴奋之极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这还真是未见其人便闻其音。

  “师傅,怎么了?”羽墨疑惑望着又蹦又跳的天瑕子。

  天瑕子哈哈一笑:“我找到你的体兽的资料了。”

  “你那体兽,其实就是在上千亿年前出现过一次的寒冰媚妖,这媚妖的长得,那可……咦?徒弟,怎么了?”天瑕子一边跑一边兴奋的解释,说了一半后,天瑕子才靠近了羽墨,看见了羽墨手上挣扎的寒冰媚妖,不由的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羽墨苦笑了下道:“其实也没什么,我的体兽要杀我而已。”

  媚妖扫了天瑕子一眼,直接把天瑕子给无视了,由于没办法挣扎,媚妖也不挣扎了,不过小脸却覆盖了一层寒冰,离媚妖身边不远的人,都能感觉到那冰冷,就连羽墨也能感觉道。

  闻言,天瑕子脸色一变,不过随即一笑:“不必担心,体兽是无法伤害主人的。”

  突然一阵冰冷的冷笑声响起:“真的是这样么?”声音一传出,羽墨和天瑕子两人纷纷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冰冷,还参杂这媚妖的一丝愤怒!

  感觉到天空中冰冷的气息,羽墨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还是对天暇子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师傅,你在这稍等下,我有点事。”

  狐疑的望了羽墨的身影一眼,天瑕子有些疑惑,体兽不是无法伤害主人的么?这是所有的体修都知道的事,但羽墨的体兽倒是奇怪,居然这么古怪?

  回到房间里,羽墨把媚妖放在木床上,看着迷你版的媚妖,羽墨和媚妖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突然媚妖小手狠狠的一拍道:“你觉得我真的拿你没办法吗?”

  说着羽墨感觉四周的空气开始凝结了。

  冰冷的空气让羽墨感觉自己再次回到了卷轴的雪山里。

  “我知道我没办法命令你,不过身为主人,你用普通的方法也是伤害我的。”羽墨微眯了下眼睛,他对女孩一向很温柔,但对这个不需要温柔的女孩子自然就不同了。“哼,你太高看了你说的体兽规则了!”说着媚妖四周的温度硬是下降了几十度!

  羽墨的牙齿直打战。

  媚妖冷冷一笑:“我无法亲自对付你,但是这天气的变化就足以让你一个小小的金丹期修真者直接死去!”

  突然羽墨淡然一笑,环顾了下已经变成了冰块的房间,冷笑了下:“如果我死了,你能活的下来么?”

  媚妖一怔,对于体修的体兽她的确有些不懂。

  “对于体修来手,体兽就是他的一个分身,所以说,如果我死了,你也将不复存在了,也有可能会重新被那卷轴所封印,如果你想要变成这样的话,我也无妨!”羽墨随着空气越来越冰冷,羽墨的声音也如同冰窟般传来一般彻骨!

  听到羽墨的话,媚妖扫了羽墨一眼,寒声道:“在卷轴里,总比被你当成体兽使唤好!”羽墨的语气令她极度不爽,在这几亿年来,就算是以前封印她的人,也得在她面前装的恭恭敬敬的,谁敢用现在这种语气对她!

  羽墨呵呵一声冷笑道:“回到卷轴后,你觉得还有人能让你出现在这个世界吗?”

  一个反问四周的天空更冷了一些,被封面了近几千亿年,就算是心境极其坚定的仙人也会疯狂,更别说喜欢倒处乱转的异兽了。“据传说而言,炼器师的最后的境界里,可以把一些灵魂似的的东西通过炼器术转换成生命……”突然羽墨望着天边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似的,喃喃道。

  这句话另四周的温度变得有些不稳定,媚妖心里已经掀起了大浪了,的确,对于被封印了几千亿年的她来说,自由是多么遥远的一个词,也是她多么渴望的一个词啊!对于炼器师的境界里,她在仙界里自然知道一些,所以听到羽墨的话后,媚妖不由的有些意动了。

  “你应该知道现在除了我外,也还是没有人能够帮你,因为你根本无法离开我半步,所以如果你聪明的话,最就好不要打我的注意。”羽墨的目光紧盯着媚妖的大眼睛。

  媚妖从羽墨的眼中看的坚定和强大的自信,他真的能进入炼器师的那种境界么?媚妖不懂,也不知道,不过羽墨的一句话她还是能肯定的,的确,现在的她已经无法离开羽墨了,除了体兽的原因外,其实还有一个原来,那就是这世界上的人,她就只羽墨这么一名炼器师。

  感觉四周的温度缓缓的升高,羽墨微微一笑:“不过,要我帮你还是得付一定的代价的!”

  媚妖一愣,脸上寒意深了一点,这家伙居然还敢说代价!难道,自己被他……那个代价还不够么?

  看着媚妖突然出现的一丝红晕,羽墨仿佛也知道媚妖想到了什么,他可不会去理会,她既然要自己的命,那么自己就不会把她当自己人,既然不是自己人,那还理会那么多干嘛!

  “在我未达到那个境界的时候,你必须负责我的生命安全,如果我死了,你自然也不会好过,这你应该也是知道的,还是当你获得自由后,我就任由你处置,只要你遵守哪些条件。”羽墨微笑的道。

  灭天玄火镜的镜灵不太搭理羽墨的事,说是要羽墨自己修炼,还要让羽墨自己证明自己能成为镜灵的主人,所以镜灵以后可能会很少出手,可能就算羽墨的性命给丢了它都不会理会,就如同上一次跟莫盾毅打的时候,如果不是天瑕子及时赶到的话,恐怕羽墨就没办法站在这里了。

  而天瑕子是他师傅,自然也是个帮手,但天瑕子总不可能一直呆在自己身边吧。

  所以现在羽墨还缺少一个打手,而媚妖做为无法离开自己身边的体兽来说,虽然没办法命令,但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打手,最少也让羽墨的生命有了保障!

  闻言,媚妖扫了羽墨一眼道:“最后一句话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这样一来媚妖差不多已经算是他的体兽了,只不过想到自己有机会重获自由,媚妖不由的一咬牙。

  “如果到那个时候你拖着不给我做制炼容器的话,怎么办?”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媚妖不会扫过羽墨的脸,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媚妖还是得考虑下是不是现在就解决掉他。

  羽墨自然想到这个,他手指着天道:“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做了有违今天对媚妖小姐说的誓言,那么我就遭五雷轰顶而死!”

  修真者对誓言是极其郑重的,如果在誓言会影响到每位修真者的天劫!违反的誓言的宣誓越大,那个天劫的威力就越大,想羽墨这种誓言,如果他违背了,那么就必定会实现!

  听了羽墨的誓言后,媚妖才满意的控制空气中的温度,使温度缓缓的变回原来的那样。

  见到媚妖终于松口了,羽墨这才有机会喘口气,要知道对这么一名老怪物对话还是很累人的,尤其是性命被人捏在手心的时候。

  媚妖扫了躺在床上直喘气的羽墨一眼道:“你最好不要给我耍花样,否则本女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媚妖也不理会羽墨,直接目光投向了窗外。

  终于能离开那该死的卷轴了,望着窗外,媚妖心里升起了一丝愉悦感,仿佛重新找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不知道以前的那些老朋友还在不在,媚妖两眼冒着星星充满了向往。

  突然媚妖感觉有什么东西飞来,手一动,接过,这是?媚妖望着手中的连衣裙,目光落在羽墨脸上。

  羽墨微微一笑:“不穿衣服虽然挺凉快的,不过对于美女来说,还是有些不雅的。”

  这衣服是为她而炼的?媚妖愣了下,不由的下意识的套上,套上后,媚妖顿时愣了下,目光恶狠狠的望着羽墨,她怎么这么乖的接受别人的礼物,这样一来不是暗示自己对他有好感。

  羽墨愣了下,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转了过身道:“你穿吧,我不会看的”

  见到羽墨的动作,媚妖心里不由的一怔,感觉有些好笑,这家伙貌似不会什么心计,只是单单为了送我做件衣服而已,想到这媚妖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丝言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毕竟给人夺走了处女之身,不管是谁不会不在意的。

  “好了。”一声妖媚的声音传入,羽墨回过了头。

  一张妖媚动人的脸出现在羽墨眼帘,水蓝色的眼珠透露出了几分灵气,双颊天生有些微红,娇媚无比,一袭似水的白色长裙把媚妖凹凸有致的身体尽数展现,两条纤细的美腿并合着,往上是浑圆的曲线,再往上是平坦,不带一丝赘肉的小腹,目光落在媚妖的胸部,那是一个完美的曲线,羽墨剑过最大的非紫寒莫属,但紫寒也比媚妖的还是娇小了一些,媚妖的不是过分的大,而是仿佛是为了映衬其天生的妖媚自然而形成的,在那宽大的衣领中间露出一片洁白的肌肤,是那么的娇媚,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用句话勉强的可以形容现在的媚妖。看着羽墨呆呆的眼光,媚妖小脸难得的一红,不过也是如流星一般,瞬间即逝。

  (今天早上临时有点事,游仙先发七十三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