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骄傲,当然,我拥有骄傲的资本。我身上流着最尊贵的血液,从小就在族人的期待中成长。可是你突然出现了,还被家祖看重,更被立为共主,这一切原本是我的。”炎帝突然激动的说道,深呼一口气,平静的说道:“闲话就说到这吧,战吧!”

  炎帝脸色开始变成青黑色,双手也被黑色的毒气缠绕,眼睛泛着绿色的妖光,使炎帝整个人看起来邪异无比,和身上的贵气完美融合起来,形成新的紫黑之气。伏羲通过帝气看到炎帝身上的五爪金龙渐渐被紫黑之气污染,金龙痛苦的嘶叫着。随着紫黑之气布满金龙全身,金龙的双眼紫光一闪,现在是紫黑之龙,整整大了一圈缠绕在炎帝身上。

  “你居然逆练《神农百草经》!”黄帝十分惊讶。

  《神农百草经》是地皇用一生感悟而著的功法,和地皇的一部分对功法推演。其中就有对逆练功法的推演。轩辕想起地皇说过,正练《神农百草经》可利用百草当中的的有益的部分,将自己练成百毒不侵之体和圣皇不死身——滴血重生,而逆练《神农百草经》就会将自己练成万毒之体,不但具有百毒不侵的能力,还能吸百毒而用强化身体,还具有部分圣皇不死身的能力——断肢重生,虽然失去大部分能力,但是会获得强大的攻击力。可是就有一个巨大的副作用,就是身体和神智都会被毒气慢慢侵蚀,最后成为不生不灭的没有神智的怪物。所以黄帝才十分吃惊,像炎帝这么骄傲的家伙会去修炼这种没有明天的功法,可想而知神农传位轩辕对炎帝是多大打击,完完全全摧毁了他的骄傲吧。黄帝心里叹息道,下定决定绝对要击败炎帝,阻止他继续修炼这种邪功。

  黄帝抽出轩辕剑,修长的剑身闪烁着寒光,剑柄上栩栩如生的龙仿佛要随时活过来飞走一般。这是原始圣人亲自炼制的剑胚,交由轩辕自己祭炼而成。轩辕剑指炎帝,大剑一招一条巨大土龙围绕剑身凝而不发。

  “轰”的一声,黄帝炎帝交手的能力冲击波四散开去,直接将四方大战的属下们冲出战场。

  “哈哈哈,不愧是被家祖和圣人同时看重的人,实力真的很强啊,若不是我逆练了《神农百草经》,我肯定不是你的百招之敌,现在就说不定了。”炎帝张狂的大笑着。

  黄帝表情凝重的看着炎帝,没想到炎帝这么强,逆练《神农百草经》也不可能提升这么多的,也就是说炎帝原来就很强。天才,可以将没有攻击力《神农百草经》练到地皇也没练到的地步。怪不得炎帝这么骄傲,他真的有骄傲的资本。

  不过,当自己就是好相与的吗?黄帝将轩辕剑插入大地之中,秘术——神龙降世。就见黄土将轩辕剑包围,轩辕剑柄上的龙好像活过来了一样,龙睛金光一闪,一条巨大的黄龙冲天而起。轩辕立刻驾驭着巨龙想炎帝冲去,炎帝浑身紫黑之气大盛,双手画着太极之图,脚下也浮现出八卦图的样式。

  黄帝这才是被真正刺激到了,炎帝居然凭借天皇留下的功法残篇自行领悟了功法,天才,也许共主应该是他来做啊。黄帝的信心一阵颤动,继而也影响了帝气一阵涣散。

  就在炎帝的太极八卦之力将要打中黄帝之时,一个黑影从土地中冲出,重重的击中炎帝。

  炎帝的蓄势被打断,黄帝也被一连串打击的没回过神来,秘术直接击中炎帝,令炎帝身受重伤,立时陷入昏迷。春夏秋冬四将,就要冲过来却又被黄帝四将拦截。

  “轩辕啊,你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呢?你可是打败了炎帝的哦!”黑影转过身来。

  “蚩尤!”黄帝低声的喊出黑影的名字。

  “我可是来帮助你的,你就不能稍微感谢一下我吗?”

  “你怎么过来的?你不是该在九黎部落吗?”

  “是啊,我就是在九黎部落,这个时候应该在开部族会议吧。”

  “可恶,也就是说我们被骗了吗?”

  “如果我不正大光明的出现,你们也不敢硬拼啊!”

  “可恶,那你不是该偷袭我吗?怎么会偷袭炎帝的,我才是共主,你不是也希望成为共主的吗?”

  “打败你,我还需要去征服其他部落,那太麻烦了!现在多好,炎帝部下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你和偷袭者一起击中炎帝的。现在炎帝不管生死,你和华胥部落绝对不死不休了吧!哈哈哈,是我赢了啊!”蚩尤大笑道,“再见了,轩辕下次再见就是我们的战斗了。”然后蚩尤钻进大地之中,遁地而走了!

  伏羲通过气运金龙看到这一幕,忽然升起一个想法。也是证实自己猜想的时候了。伏羲将心神沉入炎帝的紫黑之龙中,将帝气融进炎帝的身体,发现自己真的可以控制炎帝的身体。随后立刻将炎帝的灵魂用气运包裹,即修养灵魂,又隔绝灵魂和身体的联系。

  “轩辕,你居然在比斗中用如此卑鄙的手端,我们华胥部落决不会承认你的,而且你卑劣的行为让人族蒙羞,你愧为共主。”脾气暴躁的祝融激烈的指责着黄帝。

  “闭嘴,祝融。这不关轩辕的事。我是被蚩尤偷袭的,他就是想让我们以为是轩辕下的圈套,引发两个部落的战争,他好渔人得利。”伏羲,不,炎帝说道。

  “首领你没事啊?”

  “开什么玩笑,我想没事的样子吗?”炎帝说道,“轩辕这次就算你赢了,你继续做你的共主吧。下次我会回来的。祝融,我们走。回去后好好和蚩尤算算账!”

  “炎帝,我也会向蚩尤讨回这笔账的。”

  “好啊,那我们就将这当做第二场比试吧!看谁能出这口气呢!”

  炎帝在四将的搀扶下,和黄帝背向而行。两个人的越走越远,除了两个人修长的影子纠缠在一起外,两个人最终将走向不同的方向,渐行将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