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黑七气喘粗粗跑出码头,回头远望,那边是乱遭遭一团啊!他暗自庆幸逃过这一结!想想:如果不是为了意达的事,就不会让麻三去看张耀武,哪能让阿豹钻了空置。对,警方既然跟了我这么久,那意达那边是不是?

  黑七想到这一层,立马就打了电话给麻三。“麻三,这边出事了,被条子一锅端了,你那要当心,那可是我们最后的养老钱啊!”黑七此刻没有以往那样镇定,马上就把这情况跟麻三说了。

  “什么?七哥,您没事吧?”麻三的确忠心。

  “我没事,这样,你那我觉着也不一定安全,你把张耀武和那小兔崽子都给我带到旧屋来,那里只有你和我知道,安全。记住千万要注意不要有尾巴。”黑七心里想着退路,实在不行,就要张耀武出面卖了锐达,然后狠狠敲张怀强一笔,再亡命天崖!这是最后的路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麻三接到命令立刻行动起来,他心里也很清楚,这次交易被警方破坏,那损失可就大了,而且货量巨大,恐怕警方不把他们抓到那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他马上找到刀疤,说道:“刀疤,老大那边出事了,赶快把张耀武和小家伙带走。”

  “大哥出什么事了?被抓了吗?”刀疤也着急地问道。

  “那倒没有,可这次我们损失惨重啊!都怪这张老头,要是我去办理哪会出这些事,早跟大哥说了不要做什么鸟公司,他偏不听我的,现在倒好,出大事了!哎!说这些也没用了,快点先把这祖孙俩带到旧屋去!”一向精明的麻三也是乱了分寸,心里埋怨着,胡乱地下命令。

  “旧屋在哪?现在就去吗?大哥在那里吗?”刀疤慌乱地问道。

  “喔!你看我都乱了,你跟我走就是,大哥在等着了!”

  俩人急匆匆地把张耀武和小虎带上了车,刀疤架着车按麻三的指引直奔旧屋!

  张耀武坐在车上,心里是七上八下,他看到了麻三和刀疤的慌张,也嗅到了危险。黑七肯定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是该溜的时候了!车开了两个小时,出了市区,拐进一个小山道,又朝前驶了五分钟。

  麻三跟刀疤说:“前面有个路口,往左拐就到了。”

  “嗯!好的。”刀疤应道。

  这时小车压了块大石,颠了一下,熄火了!

  “怎么回事?”麻三现在是肝火不好,怒声质问。

  “我,我……也不知道,就刚才可能压了块石头,熄火了,三哥,别急!我再试试!”本就紧张的刀疤,被麻三一吼,心里更加慌张。

  “突,突突……”他试了几次,车还是没有发动起来。

  “三哥,我下去看看,可能是油管堵住了。”

  “快点!”麻三黑着脸说道。

  刀疤下了车,把车头前盖打开撑起,摆弄起来。

  过了好一会,麻三不耐烦了问道:“刀疤怎么样了?”

  “喔!找到问题了,三哥你下来帮把手吧,很快就好!”

  “今天真倒霉,什么鸟事,车都开的不顺了!”麻三骂骂咧咧地下车了。

  他一走到车头,张耀武就探头观察,他要找机会开溜了。忽然,他看到麻三奇怪地举起了双手,慢慢后退!刀疤拿着枪逼着他慢慢往后退,麻三气得是满头大汗,不理解这状况,一边小心退着,一边破口大骂:“刀疤你疯了,你这是干什么?你敢造反?你不想活啦?放下枪!”

  刀疤现在看上去没了以往的软弱!只是沉稳而又冷静地命令道:“麻三你往后退,少费话,当心我枪走火!”

  待麻三退到车门旁,刀疤眼盯着麻三,嘴里喊到:“张耀武你还不下车,你如果要救你孙子,你就快点拿绳子把麻三捆起来,快点!”

  张耀武看到这眼前的这一切,他心里也不明白他两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刀疤的声音,他想了想:这刀疤虽说不是什么善类,总比落在黑七和麻三手里要强,再说他手里拿着枪!

  于是他先要小虎待在车里不要动,然后他下车到后备箱里拿了一根绳子把麻三捆了个结结实实!忙完这一切,他待在一旁看着刀疤,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刀疤收起枪,正义凛然地看着张耀武说道:“张耀武,我是卧底警察!”

  “警察!”张耀武听到这两字是当头一棒!“完了!一切都完了!”

  “张耀武你与黑七勾结图谋意达,我们早就知道,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就要林老板先麻痹你们,给我们时间好一网把你们收了。但是你与黑七一伙不是同性质犯罪!刚才你就有立功的表现,等我们大部队到了,把黑七抓获,希望你做污点证人!”刀疤说道。

  “七哥呀!看看,叫你不要做什么鸟公司,如今倒好,被条子钻了空子!”麻三在一旁大发感叹!

  “麻三!你老实点!”刀疤厉声制止!

  张耀武在一旁,楞了半响,没曾想自己费尽心机到头来一场空啊!

  “张耀武,你不要愣着,你把麻三弄上车,看好了,还有,你要注意小虎的安全!”刀疤心想这黑七诡计多端,他如果没在屋内,而在外边观察,要是看到这情况,还不得溜了!如果不是为了小虎的安全,刀疤不会在这下手抓麻三的,那必须要见到黑七才会动手,但是有小虎在,他一个人要对付三个人,那是很容易失手的!

  小虎,对,对,还有小虎的安全,此刻张耀武也没有什么好想的了,他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一定要把小虎完整的送到家!他转身欲上车,就在这时他发现对面小树林里有个人影一闪,好像是黑七的背影。

  对!正是这只老狐狸,黑七到了旧屋并没有在里面死等,而是找了个至高点观察,当他看到麻三的车向旧屋驶去时,就慢慢跟上,没曾想有了变故,他就跟上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曾想这个一向忠心的刀疤也是卧底警察。

  此刻他心里恨得是咬牙切齿,心想:这次全完了!他本想逃掉,当看到车里的小虎时,他又萌发了一个罪恶的念头,杀掉刀疤,绑架小虎,勒索张怀强,要一笔钱逃离海晨市!

  于是他一转身掏出手枪瞄准刀疤,开了一枪。当张耀武发现黑七掏出枪时,他大喊了一声:“注意黑七!”并条件反射般跳到了刀疤的前面。“啪!”一声枪响,打中了张耀武。受过训练的刀疤,下意识地一矮身,迅速地掏出了枪,凭着刚才枪响判断出方向,连开了三枪,并站了起来。

  黑七没想到刀疤反应如此之快,没来的及躲闪,大腿中了一枪,踉踉跄跄退了几步,举枪欲还击。此刻,刀疤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黑七,他见黑七还负隅顽抗,摔手一枪,“啪!”黑七一头栽倒在地!

  刀疤凝视片刻,见黑七已没动静,这才扶起受伤的张耀武,说道:“张耀武,你要挺住!我马上送你到医院!”说完,他就想抱起张耀武。张耀武软弱地挥挥手说:“警察同志,你……你先不要管我,我还挺得住!你一定要抓住黑七那条毒蛇啊!要不然后患无穷啊!”

  刀疤想了想:如果黑七是诈死,再趁他不备偷袭的话,那后果的确很严重。于是,他立马扯了块布,把张耀武受伤的腹部零时包扎了。又走到麻三面前,还没等麻三反应过来,就一挥手狠狠地击了他后脖一下,麻三哼都没哼就昏过去了!

  然后他提着枪小心翼翼地朝黑七藏身之地摸去。片刻功夫,他找到黑七的尸体!很快他跑了下来,先给总部做了简单汇报并要求派救护车来接应。再把张耀武扶上车,把麻三扔进了后备箱,而后驾车向市区疾驰!

  市立医院,林耀祖,张怀强和他媳妇,林白啸,林姗接到警方通知都赶了过来。他们急匆匆往急救室赶,旁人有认识林耀祖的都惊讶不已!

  “虎子,想死娘了!”女人一见到儿子,眼泪簌簌地直流!

  “妈!爸!”小虎见到父母哇哇大哭起来,撒娇地往他妈身上钻!

  “虎子!”林耀祖摸了摸小虎的头,心里松了一口气。

  “虎子!”林姗和林白啸见到虎子安全都很高兴。

  “张耀武怎么样啦?”林耀祖看到刀疤,就担心地问道。

  刀疤内疚地说:“现在还在抢救,他是为了给我挡子弹才中枪的!”他简单地把张耀武中枪的情况跟众人说了一遍。

  林耀祖听着,最后说道:“哎!张耀武是为了小虎啊!这会他总算做了一件好事!”

  张怀强和他媳妇本是心里有气,听到父亲的话,都深深地叹了口气,从心底原谅了张耀武!他们都焦急等着急救室的消息!过了很久,急救室门打开了,走出一个精疲力竭的医生,他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我们都是!”

  “哦!我们已经尽力了,很遗憾,病人失血过多,没办法了。你们赶快进去吧,看还有什么话跟他说。”医生歉疚地说到。

  大家满是希望的表情刹那间变的痛苦!默默地进了急救室。张耀武虚弱地躺在床上,看到林耀祖和大伙,他先是惊讶地摇摇头,最后就自言自语地说:“费尽心思计算别人,到头来早就被别人算计了,我真是自不量力啊!”

  林耀祖摇摇头,心想这家伙就要死了,还想着算计,真是糊涂啊!他先走过去,抓住张耀武的手说道:“哥,谢谢你救了小虎!”

  “哎!惭愧!不敢说救,没有让别人伤到他我就知足了!”张耀武说道,他看了看张怀强,回头对林耀祖说:“妹夫,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在这我跟你道个歉,希望你不要计较,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我希望你不要责怪怀强,他是我害的,不能怨他啊!”

  “放心,我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过去不愉快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你还有什么愿望,看我能不能帮你!”

  “唉!我这就放心了,怀强啊!爸对不住你,我只希望你和小虎以后要脚踏实地,不要学我,到头来,什么都是空啊!害人终害己。”张耀武临死之时总能悔悟!

  毕竟血脉相连,听到张耀武的善告,张怀强虽没做声,但他噙着泪点了点头。这时,强心剂药效已过,张耀武脸色很快就变的煞白,他痛苦地咬着牙,他就快不行了,突然他看到了林白啸,他用手指着林白啸艰难地说道:“雷…雷鸿,没…死,他因好色,被黑七利用来对付你,他……的死是……伪造的,他在南美,地址……我办公室里有,你是无….辜的,对……不…….!”

  张耀武最后的道歉没有说完,就闭上了眼。林白啸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激动万分,他急忙跑过去抓住张耀武的手,希望他能说的更具体点,但是他已无法说话了。林耀祖松开了手,站了起来,向张耀武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怀强,小虎你俩跪下,给他行礼!”张怀强拉着虎子急忙跪下给张耀武行了大礼。张耀武这个穷凶极恶之人就这样走了!

  警方很快在海晨市展开了行动,把黑七苦心经营的黑社会团伙基本扫荡干净,并对锐达商业犯罪做了取证调查,抓捕!法院最后宣判:麻三等数名罪恶极大之人判了死刑。锐达商业犯罪,张怀强虽然意达不追究,但公诉人起诉,被判有期徒刑三年。雷鸿被引渡回国,被判有期徒刑二年。魏工被判有期徒刑二年。林白啸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监外执行!锐达要赔偿意达约二亿人民币,最终在政府协调下,以合理价格意达收购了锐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