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调养多日,身体大好,精神也不错。一轩内不断有人探望,她却半步不肯出门。生怕又有什么祸事天降。人清闲了总爱乱想,沐宛初突然记起叫小喆的孩子,想到钱的好处。

  “小姐可是寻什么?”紫瑛打外边进来,瞧见沐宛初正翻箱倒柜。

  “我乞巧节那日做的小包!怪事……我明明记得挂在床边的呀……”沐宛初仍手不停歇翻找。紫瑛想了想,默默从衣柜中搬出一桃木匣子放到桌上。“小姐可是找它?”说罢,娴熟地打开木匣,取出一只布袋。沐宛初笑嘻嘻地凑过来,“原来你帮我收起来了。”她接过手袋一握,惊讶着从其中掏出一颗比鹅蛋略小两圈的水晶圆石。她好奇地将石头放到眼前仔细观赏:滚圆的透明水晶无丝毫杂质,散发出明亮却又夹杂几分令人道不明的奇异色彩,倒是晶球内部均匀地镶嵌八颗绿豆大小的无色空洞,极像气泡浮在水中。

  “咦?小姐什么时候得了一颗宝珠子?”

  “我还想问你呢,你收的时候可注意到它?”

  紫瑛仔细回忆一番,茫然摇摇头,“当时羽林左监大人刚救回小姐,紫儿想着一会儿肯定不少人来,就随意收拾了,不曾留意。”

  说着话儿,玉苏捧着一碟雪梨冰片进来,“夫人高烧刚大好,润润脾肺。”

  “玉儿你见过这颗珠子?”

  玉苏一面摆碟子,抬头微看看,“八月过望那天,夫人与紫儿姐姐走得急,我收拾屋子时拣着的,就顺手搁在夫人挂在床头的荷包里。怎么了?”

  “你在哪儿捡的?”

  “在……嗯……好像是夫人的枕头边儿上……”

  “哦……”沐宛初随手扎一块雪梨放进嘴中,边砸吧边寻思:“那几日并没有人来我房屋,更不可能到我床榻上……那一日……”她又仔仔细细盯着发亮的珠子,口中喃喃,让人听不真切,“光……光亮……漂亮姐姐……梦……”却又摇摇头,“太离奇!不可能!”既然想不通,索性不要想,她将珠子收入袋中,又随手扒拉了木匣里的首饰,“今儿个送你们一人一件首饰,不许嫌弃!”

  紫瑛听后十分高兴,笑眯眯道:“那紫儿可不客气了!”

  “谁和你客气!”说罢便欲拍紫瑛的小脑瓜子,紫瑛一个麻利闪身,堪堪避过。

  玉苏只犹豫着,紫瑛笑道:“小姐既允了,你就随意挑吧。”向前走几步,伸出手取出一件翠白玉镯,“除了这一件。”

  玉苏并未多问,先开口谢了沐宛初,才挑了一副红宝石耳坠子。紫瑛随手取了一件金臂钏,自己戴好,又拿起刚才的镯子递给沐宛初。沐宛初接过镯子打量一番。

  “翠色的镯子正与夫人的肤色相配呢!”玉苏真诚道。

  沐宛初扬扬嘴角,沉默片刻将镯子拢至腕间,一丝凉凉的滑腻顿触血液。紫瑛望着沐宛初笑笑,将桃木匣子收好放回。

  沐宛初又取出水晶球仔细观赏一番。问正在悄声低语的两丫头:“你们可曾听说这世上有奇人异士?”

  “怎么没有?小姐不是常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吗?”

  沐宛初茫然地点点头,“啊……其实我是想问那些个神奇仙侠、世外高僧、修真道人或者仅是擅长占卜、相术之类的……”

  “我还很小时常听老奶奶讲,有仙人隐于乔山谷罗水泮。传闻这仙子容貌不可方物,法术了得,最重要的是慈悲心肠,凡人只要遇见此仙必能得其所愿,就连羽化登仙也未可知呢!”

  “是了,咱们朝帝王每十年一次盛大封禅,或新帝登基亦必去乔山告天祈福。”紫瑛一副神往无比的小模样。沐宛初笑笑轻点她的额头:“你还真信啊?这故事多半就是来唬你这样的!”

  “我什么样儿啊?”

  “傻样——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