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场地内,赵耀武持刀斜指不动如山;王豹横刀于胸围着赵耀武慢慢的转着,气氛越来越紧张。

  只怕是某一个刹那,便会有人一刀挥出,顷刻间便要分出胜负来。

  谁会获胜而生?谁会命丧当场?

  死斗这样的事情,在颌阳镇那是破天荒第一次,所以围观的人起初都很好奇。

  但是随着场内地对峙,场外之人渐渐的觉得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个个不自觉的屏吸敛气,尽量地把呼吸放轻。

  谁也不知道,这引发双方生死之斗的第一刀,会是一声鸟鸣、还是一声咳嗽、抑或仅仅是火把上一声突然的爆响。

  场地边不远处,那清澈见底的池塘水面,随着晚风的轻轻吹拂而微微荡漾,或许是池边高举的火把使池中之鱼以为天色尚早,游来游去而分外快活。

  突然,一条巴掌大的红鲤鱼跃出水面,在火把照耀下反射出一抹刺目的血红,如同夜色中冥界之神突现人间!

  “啪。”鱼儿掉回水里,泛出圈圈涟漪。

  这一声,在死寂的夜色中分外清晰;王豹在转动中右脚微微一抖,赵耀武握着刀的右手忽然一紧;手腕一动,原本朝着地面的刀刃转而向天,颌阳镇历史上第一场死斗的第一刀,眼看着便要挥出。

  ……

  就在此时,一把淡蓝色无柄剑出现在死斗双方的中间。

  淡蓝的无柄剑,就这么静静地悬浮着,似乎是原来便已经在了的,也似乎是突然出现的;淡蓝色的光华微微流转,淡淡的威势便显了出来。

  无柄剑一出现,赵耀武原本已经要跨出的脚瞬间钉在了地上,而王豹却突然地扑了上来,朝着剑便撞了上去,显是气机受了牵引,收手不住。

  眼见王豹便要撞在剑上,即便不死也要重伤;只见无柄剑上的淡蓝色光华闪了闪,将王豹向后推了出去。

  无柄飞剑一现,赵何两家人的脸色都变了,变得相当难看。

  因为在五年前颌阳镇的那场大乱之中,这柄淡蓝色的无柄飞剑也曾经出现过;那一次,虽然没出人命,但是赵何两家也有不少人被重伤。

  赵何两家在场的人都回头看向王家的老太爷,眼神中满是鄙夷愤怒的神色。

  很显然,又是王家请动了修真者前来为他们撑腰。

  无柄飞剑一出现,王老太爷便知道,这是自己花了巨大代价请来的那两个修真者出手了,不由的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感受到赵何两家人鄙夷和愤怒的目光,但是王老太爷活了偌大把年纪,修养不是一般的高深。任尔目光如刀,我自岿然不动;向靠背上一靠,闭上眼,不发一言;在王老太爷的心里,面子这点事和孙子的小命相比,何足道哉?

  被飞剑阻住攻势,赵耀武便知道老太爷和三弟所说的修真人又出手帮王家了。

  虽然心中愤怒,却还是对着无柄飞剑抱拳一礼,朗声道:“在下赵耀武,在此与王豹因旧日恩怨死斗。是哪位仙人阻我复仇?有何用意,还请现身明言。”

  长史大人也站起身来接口道:“依规矩,修真仙人不得插手凡间俗务。这场死斗,符合俗世律例,双方已签生死文书,与他人无涉,还请这位仙人收手。”

  一个声音飘飘渺渺,不知从何处响起:“呵呵,呵呵,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见尔等打生打死,有伤天和,所以出手阻止之;我这不是插手俗务,这是在替天行道啊。哈哈哈哈”

  说的冠冕堂皇,笑声却是肆无忌惮。

  赵耀武朗声言道:“此人不但害我,而且还要害我儿子,若仙人真是替天行道,那么如此十恶不赦之人,你便将他斩了去,我看他王家也是无话可说。”

  那声音哼了一声,说道:“我修道之人上体天心,做事全凭心之所好,只要心安便可。本仙人办事,你区区一个凡人居然敢教训与我?真是好大的狗胆!”

  随着话语,那飞剑一动,剑尖便指向了赵耀武;微微颤抖间,蓝色光华大盛,显见只要一言不合,便要取了赵耀武性命去。

  赵耀武面不改色,双脚紧紧地钉在地上,全身绷得紧紧的,缓缓说道:“你居心不正,处事不公,我如何不能教训与你?”一字一句,似乎说的非常艰难。

  那声音大怒,斥道:“放肆!你这等凡俗之人在本仙人眼里,直如蝼蚁一般,翻掌可灭。本仙人念你一身修为不俗,好心劝你,你居然敢说我居心不正?在尔等面前,本仙人便是天,你居然敢逆天?哼哼,你当真以为本仙人不敢杀你?”

  赵耀武的膝盖都在簌簌发抖,脖子上青筋毕露,脸庞涨的通红,豆大的汗珠颗颗直落;显见是有一股巨大的无形之力正在压制着他。

  赵毅看明白之后急得浑身冒汗,情急之下,心里不停的召唤魂府中的五色雪莲,只希望五色雪莲能感知到自己的召唤,而出来帮爹解围,可是……

  看着赵耀武的脸越来越红,红的几乎便要滴出血来,脚下的石砖已经碎裂,双脚陷入了石砖之下的泥土之中,赵毅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无力,若是……

  被无形巨力压制着的赵耀武咬牙亢声骂道:“你这贼仙人,如何能体得了天心?即便你是天,但是若天不公,老子逆了你这天又何妨?”说着,艰难的一寸一寸的举起了手中的刀。

  这时,柳氏也看出了不对来,急的大呼道:“耀武哥……”

  王豹站在对面,幸灾乐祸的看着对面如负巨山的赵耀武,只要看到赵耀武在痛苦中挣扎,王豹的心里便说不出的舒坦。

  王豹向场外看了一眼,只见王老太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正闭着眼睛假寐。自己的婆娘和大儿子王家俊脸上却是一副不忍的样子,再看看小儿子王家豪,只见王家豪的脸涨的通红,眼中灼灼放光,满是兴奋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下想道:“还是家豪与我同心啊。”

  听见柳氏焦急的呼声,心下顿时不爽,恨不得那修真者一剑便宰了赵耀武,永绝后患;再看到赵毅焦急的模样,心下却不由得大乐,恨不得放声大笑。

  听到赵耀武的骂声,那声音怒道:“罢了罢了,你这蝼蚁不识好歹,居然口出这等不敬之言,留着你也是个祸害,我便替天行道,取了你的命罢。”

  话音一落,飞剑一闪,便向赵耀武的咽喉飞刺而来。

  赵耀武看着飞剑急速刺来,自己的手脚却仿似被捆住了一般,根本无力反击,不由得叹一口气,留恋地看了柳氏和赵毅一眼,闭目待死。

  ……

  赵耀武闭目待死之际,柳氏和赵毅惊呼着便要冲上来,三叔怒吼着飞身而出,赵老太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王豹得意的嘿嘿笑着,王老太爷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地叹息一声。

  长史大人大怒,却说不出话来。

  当然,长史大人这愤怒与赵耀武的死活无关,也无关乎什么正义邪恶之类的玩意;他的愤怒只因为修真者无故插手俗世之事,挑衅了官府的权威而已。

  或许是一刹那,或许是百分之一刹那,或许是更短的时间。

  赵耀武脖子上的寒毛因为飞剑临近脖子时,那破空而来的冷冽而根根炸起。

  听见“嚓”的一声响,赵耀武以为这是飞剑刺入脖子、击断颈骨的声音,忍不住“呃”了一声;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反而周身的压力为之一松,似乎原先压在身上的巨山被人掀开了一般。

  赵耀武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又一柄鲜红的飞剑静静地悬浮在自己身前,灿灿艳红,直若晚霞天降。

  再看那柄淡蓝色的飞剑,却跌落在尘埃之中。

  一声怒吼响起:“是何人破我飞剑?”

  “什么时候御剑期的修真者便能自称仙人了,居然还以上体天心为己任,真是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如此倒行逆施,难道你不畏天谴么?”一个颌阳镇人从未听过的声音幽幽响起。

  赵毅一听,便放下心来。

  就算用脚趾头想,赵毅也能想到这人铁定是陈定乾那个牛鼻子老道;至于为什么要说是牛鼻子老道,自然是因为道长出手太迟,害自己担心的要命的缘故。

  淡蓝色飞剑在地上跳了跳,又缓缓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剑尖指向艳红飞剑,说道:“是哪位道友阻我,可敢报上名来?”

  艳红飞剑微微抖动,似乎是在讥笑对方一般。

  双方都不现身,自然是不想暴露自己,你自己都不通名报姓,还指望对手主动告诉你自己的姓名?然后让你躲在暗处使劲的阴人家?

  淡蓝飞剑的主人见对方根本不搭理他,不禁恼羞成怒,又见着艳红飞剑材质似乎远在自己的飞剑之上,何况对方后发而先至,显见修为也应在自己之上,便强忍怒气道:

  “这位道友,好歹你我都是修真之人,犯不着为了这些蝼蚁打生打死。只是我既然已经答应出手,便不能有负所托。

  要不这样,你跟那个倔小子说一声,让他收了生死文书,答应不再追究当年之事;那么此事便一笔勾销,我们双方就此罢手如何?”

  赵毅听的直翻白眼,暗想你这什么破人啊?你说不打就不打啊?牛鼻子哪里会是这般的善人?

  果然,蓝色飞剑的主人话音刚落,便听到了红剑主人一声长笑:“哈哈,真是白痴,滚!”

  赵何两家人一听这话,轰然喝彩:“好!”

  王豹的脸色自红色飞剑一出,便变得苍白无比。

  原先靠在椅背上假寐的王老太爷也是坐直了身子,并且微微前倾,撑在扶手上的手微微发抖。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赵家居然也能请到修真人士出场助阵。

  自双方撕破脸皮以来,一直是王家稳稳的压制住赵家;便如赵毅下崖救父一事,赵家做了诸多隐瞒,自以为成功的瞒过了王家,却不知道事情尽在王家掌握之中,王豹预先上山潜伏,半夜一斧砍了绳索,绝了赵家的念想。

  即便镇比之后,赵耀武突然出现,但王老太爷自认为身后有修真者作为依仗,虽然慌乱,却很快就应对了下来。

  可现在赵家居然也有修真者出手,而且看情形居然还强于王家的依仗;这个,可就完全出乎王老太爷的预料了。

  所以,王老太爷的心中很是慌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次,赵家只怕要咸鱼翻身反制王家了。

  且不说王老太爷如何想,单说正在对峙的两名修真者。

  道长的“滚”字一出,蓝剑主人居然沉默了刹那,随即便阴阴笑道:“别以为你的飞剑比我好,修为比我高,我便怕了你!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刚落,护着赵耀武的艳红飞剑忽然凭空连刺;“锃”的一声,一柄淡黄色的飞剑被凭空甩了出来,与先前那把淡蓝色飞剑成了犄角之势,与艳红飞剑对峙起来。

  “啊,居然有两把飞剑。”

  “是两个仙人……。”

  “这下要糟……”

  议论声又再次纷纷而起。

  淡蓝飞剑的主人猖狂大笑道:“哈哈,没想到吧,我们有两人,就算你修为比我高又如何?难道你一个人还敌得过我们两个?哼,我倒要看看是谁滚!”

  道长淡淡地话音传来道:“你可以试试!”语气虽淡,却已隐隐透着杀机。

  那蓝剑主人又说道:“我们两个都攻击那个倔小子,看你挡哪柄剑吧?哈哈。”

  蓝剑和黄剑微微向后一挫,剑身高速颤动。攻击,便在顷刻。

  一朵白云从天而降,微微一涨,便包裹住了两把剑;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定睛一看,只见场内出现了两块冰块,两柄飞剑都被冻在了冰块之中,动弹不得。

  “腾云期?……”这次响起的不是蓝剑主人一个人的声音,而是两个人同时发声,语气中透着恐慌。

  少顷,那个蓝剑的主人再次说话:“我等不知居然有腾云期的前辈在此,多有冒犯,还望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我等计较。”明显是讨饶的语气了。

  “你们不擅自插手凡俗之事,我又如何会这般无聊,来管这等闲事?”一个女声淡淡说道,众人只觉这声音慵懒好听的很。

  “好,好,前辈怎么说就怎么是,我等立刻便走,从此不管此事,只是我俩的法宝……”看来是害怕的紧了。

  “这等飞剑居然也算法宝?”女声不屑的说道。

  说话间,冰块消失不见,只有一朵白云与艳红飞剑飘在了一处;两柄飞剑当啷落地,缩成一蓝一黄两个小小的圆球。

  “谢过前辈。”淡蓝色的剑丸一展,迅速飞起,离的场地远远的。

  另外一个剑丸却是没有动,有声音传来道:“前辈饶过我等,我两当然感激不尽,只是他们之间这场死斗……”看来这黄剑的主人还有几分义气,生怕他们一走,对方的修真者会对王豹下手。

  “俗世恩怨,我等自是不会插手,尔等不惧天谴,我倒还是怕的。”

  这话音一落,那黄色剑丸也是展了开来,刷的一声向后疾飞,与蓝剑一会合,闪了闪便出现在王老太爷居处的上空,众人看着那两柄飞剑一个俯冲,然后向上飞起,瞬间便消失在云端。

  众人回头看场地内,云朵和艳红飞剑也已消失不见,众人略松了一口气;赵毅心下想道:“这修真者果然是修真者,比凡俗之人更不要脸啊。一看对方拳头大,立马就能把脸皮揣裤裆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出言求饶。”

  就在这当口,场地上突然有刀光一闪。

  却是王豹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飞剑之上,这时飞剑一走,心神随之一松之际,揉身而上,出刀突袭赵耀武。

  横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