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五章逼债

  于是出现了恶性膨涨。三天期限到,送钱用如老鼠躲着猫,东躲西藏,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第四天她躲到晚上十二点钟才回家,刚开门,黑暗中闪来三个人,领头的人叫黑皮,他们抢先进了屋,开了灯,送钱用一见他们凶神恶煞,集黑社会精华于一身,就魂不附体,魂飞魄散。黑皮口出狂言:“赌徒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自古以来逼赌债打赌徒无人劝,追债要债天经地义,逼死赌徒是送瘟神,

  无人喊冤叫屈,无人上告。为了这伍仟元逃债,你不想活了?”

  话一针见血,自古以来,赌,逼赌债,二大罪恶交织在一起,前恶挡去了后恶,小罪掩盖了大罪;人们不恨“活阎王”,更恨赌徒;人们不恨“水钱”,更恨受害人——赌徒;一赌就进入了一个黑暗角落;人们对赌博、赌徒的深恶痛疾被黑恶人利用来欺压赌徒。这是赌徒的致命伤。送钱用没有反抗之力,缩成一团。接着什么东西一闪,是一把弹簧刀,弹出的刀刃瞬间在昏暗的灯光下射出刺眼的光芒。啊!她直往后退,退到墙角,用手蒙住了脸。啸——尖刀飞来,她的灵魂飞上了天,嚓!尖刀直插在送钱用耳旁的壁上。她嘴唇发紫,牙齿打架,浑身嗦

  嗦抖,吓破了胆,像一只奄奄一息的癞皮狗。

  那三人如猎狗,东兜西转寻找着什么,“空空如也,用你的房产作抵押。”在

  他们的威逼下,送钱用的房产证、土地使用证、户口簿一一到了他们手中。黑皮

  嘿嘿笑着说:“看你还逃?你前面只有二条路,一、继续借“水钱”赌,想翻本,

  有了这房产抵押我们也放心借给你;二、早卖房早了断,否则“水钱”天天涨,

  会吞噬房产。二条路任你挑。”说罢他们便扬长而去,送钱用哭在了心中。苦啊,

  苦啊!她犹如苦丫鸟在叫唤。

  只有赌圈里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急,一个比一个神,催人赌要

  人博。还有赌友登门拜访,极力相劝,“进一步海阔天空;胆大有官做;天生一

  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胜利在再坚持一下之中……”把日常生活中的豪言

  壮语都搬了来。妖言惑众,搅得送钱用心乱如麻。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一钱逼

  死英雄汉,“水钱”更能逼死赌徒!她千思万想,卖房还不情愿,与其让“水钱”

  吞噬房产,还不如孤注一掷,驳一驳,驳它回来。赌得好,伍仟元一场就能搞定。

  搞定了我就金盆洗手。赌徒的弱点是只往好处想,不往坏处想,异想天开。被一

  泡尿、屎憋着的送钱用又昏了头,赌瘾迅速澎涨,误入歧途,明知故犯,破罐破

  摔又上了战场。

  “水钱”是钉在牛鼻子上的钢针,送钱用被“水钱”牵住了牛鼻子,俯首贴耳,

  乖乖就范。她天天含着泪捏着汗,冒着生死存亡进出赌场。出闷气,发愤恨,永

  不服输;蚊子叮×泡,越叮越火冒,赢是点滴水,输是滔滔浪,明抢暗剪(箭),

  四流八叉,利滚利,惊心动魄。她如疯狗钻进夹缝里进退二难,乱挣扎;她步入

  陷阱越陷越深;她拉着虎尾巴喊救命,自己找死。雪球越滚越大,半月后就成了

  十万。

  送钱用已灵魂出巧,魂飞魄散,整个人已腾空,不着地。见她没有油水可榨,

  黑皮等三人用尖刀押着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