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正在睡梦中,李智突然感觉鼻孔痒得很,只想打喷嚏。

  伸出手挠了挠鼻子,李智突然感觉不对劲,鼻毛怎么长到鼻子外面了?

  心中一惊,李智赶忙的睁开了眼。在看到近在咫尺的娇美容颜时,李智吓得呆住了。

  “呵呵,懒虫,太阳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吴艳晴拿着一根毛线娇笑着,打趣着李智。

  “傻妞,你怎么进来的?”

  李智在短暂的呆滞后,回头看了一眼洞开的房门,不解的问道。李智记得昨晚把房门锁的牢牢的,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我会告诉你我有钥匙吗?快点起来啊,我要扎针啊。”

  吴艳晴显摆似的晃了晃钥匙,探过身要抓李智的耳朵。

  “别动,我身上光溜溜的。”

  李智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抓着薄被威胁道。

  “切,谁稀罕你的毛毛虫。那玩意我见的多了,好恶心哟。”

  吴艳晴嘴一撇,不屑的转过身,径直的走出了李智的房间。

  “嗯?见得多了?”

  吴艳晴的那句话,让李智纠结起来。这吴艳晴看起来很单纯啊,做事情虽然有些大条,可不像是放荡淫贱的人啊。

  带着浓浓的不解和苦闷,李智快速的穿上衣服,洗涮了一通,抄起手机走出了房间。看了一下时间,李智有些头疼起来,居然近十点了,这一觉睡的可真是过了头。

  拐出房间,李智就看到吴艳晴正靠在墙壁上,脸色平静的仰视着天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李智只看到了湛蓝天空中万里无云,连只鸟都没有。

  “看啥呢,这么专注?”

  看着吴艳晴那精致的脸庞,专注仿佛忘却尘世忧烦的神色,李智收起调笑的心情,柔声低语问道。

  “天好蓝,真想飞上去,在那里自由的翱翔。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没有疾病,没有牵挂,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享受每天的畅快。”

  吴艳晴仍注视着空中,带着期盼的语气说道。

  听到吴艳晴的心声,李智不知该怎么答复了,只能静静的欣赏着吴艳晴的容颜。别墅琉璃瓦反射的光线,照在吴艳晴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罩,迷人而又虚幻。

  “好了,不看了,又飞不上去,让人心烦。”

  在李智有些沉醉在那种迷幻中时,吴艳晴突然转过身,自然的攀住李智的胳膊,低缓的说了一句。

  吃早饭的时候,别墅内只有李智和吴艳晴,辛凌和魏松等人再次的消失了。

  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餐,李智带着吴艳晴走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老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声响,坐在落地窗前,直勾勾的看着别墅院落的风景。

  李智探头看了看老爷子的气色,轻轻的点点头,然后拿出了银针。老爷子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只是眼神有些呆滞。

  “老爷子,我给你治病了,有些疼哟。”

  李智轻声说了一句,把老爷子的手臂牵了起来。

  吴艳晴自从走入房间,一句话也没有讲,只是在那平静的看着。只是在李智拿出银针时,眼中才闪出一丝精光,但随之隐没。

  李智找准穴位后,捻着银针立刻扎下。老爷子像是感受不到疼痛,身子一颤再也没有了动静,甚至于都没有扭头。

  看到这样的情况,李智有些糊涂了。不该啊,昨晚还好好的,今天的表现出来的反差太大了。这样的表现,完全就是冷漠到极点。

  不解,深深的不解。

  带着浓浓的纳闷,李智专注的引导着生命能从身体上经过银针,注入到老爷子的体内。随着生命能的不断推进,老爷子的情况一展无疑的‘展露’在李智的眼前。

  看到‘眼前’出现的情况,李智的眉头狠狠的扭曲了起来。老爷子的脑室现在看起来很是空旷,像是原有的物质被抽取掉了。整个脑部,像是干瘪的核桃,严重的萎缩了起来。左右半球之间的脑沟很是宽大,像是出现了一条宽广的沟渠。在大脑中随处可见一些斑点,那样子如同老年斑。

  ‘看到’这一幕,李智果断的做出判断,老爷子的病症出现了反复。

  “宿主,重病必须下重药啊,一天只饮用一瓶生命能显然是不会取得效果的。若是有可能,今天就甭出去了,持续的为老爷子输入生命能。按照老爷子现在的情况判断,进行十个疗程,应该能够彻底阻断神经元坏死的步伐,清理一小部分坏死细胞,激活部分细胞的生命活性。”

  雷电芯核空间中,小音音看着眼前屏幕上的旋转的三维大脑图像,给李智解说着。

  “十次?这么多?不是每天只能进行一次?”

  结合自己强化的时间,李智不解的问道。

  “你和他不一样的。你身上正常运转的细胞数量远高于坏死细胞,之所以限制时间,是给正常的细胞足够的生长繁衍的时间。老爷子恰恰相反,正常繁殖的细胞受到了拖累,必须及时的处理。”

  小音音再次的给李智阐释了一次因人而异的治病理念,而这些却全部的来自于李智的记忆。

  听到这话,李智苦涩的一笑,自己又陷进了经验主义的怪圈中。

  “傻妞,老爷子的情况有些费时,先给你医治吧。”

  从老爷子身上拔出银针,李智转过身面对着吴艳晴说道。

  “你这个懒虫,叫谁傻妞呢,你才傻呢。”

  吴艳晴横了李智一眼,配合着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李智轻笑着跟了上去。我这么叫你一晚上了,现在才意识到,这脑子反应够快的。

  李智走进吴艳晴的闺房时,吴艳晴居然已经盖着薄被躺到了床上,只把洁白如玉的手臂伸在外面。

  突然看到这一幕,李智的心脏不由得一阵狂跳,一股热血直冲脑门,鼻子瞬间涨热起来。这傻妞可真是够胆大的,对一个仅仅刚认识的男性居然不设防。

  “傻妞,你这样子,就不怕哥们兽性爆发,把你那个啥了?”

  李智捂着鼻子,严防着鼻血喷溅,咽着唾沫,眯着眼,猥琐的问道。

  “不怕啊,你敢那样,我就敢赖着你。找谁不是嫁啊,嫁你这个懒虫又有什么妨碍的?”

  吴艳晴好像已经预料到了李智会有如此一问,毫不考虑的就讲了出来。那样子,好像已经看淡了婚姻、爱情,对自己的未来全然无所谓。

  吴艳晴的这套理论,把李智震的不轻。道理还能这么说?可真是旷世奇谈。正感慨着,李智突然想到了吴艳晴早上说的那几个字,‘见得多了’,难道这看似不谙世事的傻妞,已经经历过好多次的感情挫折?

  李智是越看越不像,越想心里越闹得慌。

  “怎么了,忍不住了?呵呵,那就来吧,我又没有反抗之力,大不了就从了你。”

  看着李智焦躁不安地样子,吴艳晴对着李智抛了个媚眼,勾了勾手指,一副极具诱惑的样子。

  看到吴艳晴表现出来的样子,李智顿时感觉鼻血有些不受控制了,全身的温度在迅速的拔高。狠狠的摇摇头后,李智强自的把自己的可耻欲望镇压了下去,冷声说道:“别玩了,我可经受不起折腾。再玩下去,我真要把持不住,把你怎么着了。”

  “呵呵”

  吴艳晴轻笑一声,眼睛中闪着狡黠的目光,轻轻的摇摇头。然后,在李智震惊的注视下,把另一手从薄被下拿了出来。

  看到吴艳晴手里那寒光森森的匕首,李智差点哭出来。大姐啊,玩人不能这样玩啊。我真若把持不住,就是一具干瘪的尸体了。真是好险啊,幸亏有自知之明。

  “好吧,我算看出来了。你们这些人很会玩试探的把戏啊,昨晚魏松玩了一出,你接着上演,你们是不是特怀疑人的品行,总感觉世界不安全,没有安全感呢?”

  见没有威胁了,李智蹲下身打开医药箱,抽出银针,看着吴艳晴的眼睛问道。

  “我是女孩子呢,不能不防啊。这种事只有女孩子会受伤好不好,你们拍拍屁股没事走人了,我们怎么办?”

  吴艳晴放下匕首,捏着被角很委屈似的辩解着。

  “好吧,算你有理,不跟你争辩。”

  李智也懒得去解释了,好像也根本解释不清楚。自己没有经历过这事,说啥也是空话。

  李智说完后,轻轻的牵过吴艳晴的手腕,找好穴位,捻着银针准确的插上。

  随着生命能进入吴艳晴的身体,李智的神色立刻郑重起来,全副精力完全的追踪生命能的去向。

  “情况不是很差,毒素源已经被扼住了。肾脏正在缓慢的恢复,横纹肌正在逐步的好转。持续用药,问题不大。只要不再进行剧烈的运动,不进食一些敏感的食物,很快就能痊愈。”

  在生命能行进中,小音音将检测的结果汇报了出来。

  “开启生命能全速输出吧。”

  在得到结果后,李智当即决定尽快的治疗吴艳晴的病症。

  “已经开启。”

  小音音快速的响应道。

  在手指有强烈的充斥感时,李智立刻掌握了生命能的进度,新一轮的治疗将随之而来。

  “李智,你有处女情结?”

  在感觉身上有些痛感时,吴艳晴为了分散注意力,期待的看着李智,打趣着问道。

  “不知道啊,我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突然听到吴艳晴的询问,李智愣了愣,自嘲的摇头苦笑。

  顿了顿,李智接着说道:“什么处女不处女的,应该没有那么多的说法吧?我只想找个一般的女孩子就是了,曾经的过往不想问也不愿意问。问了,也是让自己不痛快,何苦来哉。”

  “你心中实际上还是在乎的对吧,只是面对这现实无能为力?”

  听到李智居然是如此平白的回答,吴艳晴有些失望的继续追问。随着她说话,串串汗珠从她的眉头滚落,在毛孔中可见到一个个针尖大小的黑点,生命能已经奏效了。

  “谁都希望得到最新鲜的,这是人之长性。无奈之下,才会降低要求。这点,你们女孩子应该理解的深透。世上并没有绝对的公平,不平衡的还是人心。小小满足也就是了,满足才能常乐。”

  看着吴艳晴极力的咬牙坚持,李智就有些感同身受,真想替她受过。

  “嗯,我满足。至少我还有机会救治,有你这么一位大夫陪着我,让我不孤单。”

  吴艳晴轻轻的点头,认可了李智的话语,忍着剧痛,缓缓的说道。

  “别说话了,一切都会好,咱们的路还很长。短暂的希望,我能给你,永远的路,却需要你自己走。我为你加油,坚强的傻妞。”

  看到到此刻了,吴艳晴居然仍没有喊出痛,李智深深的动容了。吴艳晴这傻妞看着不谙世事,外表柔弱,但这内心坚强程度,绝不亚于身体强壮的小伙。

  “宿主,储存电能已经完全转化成生命能,并全部的输出,救治结束。”

  看着吴艳晴脸色变得毫无血色,仍银牙紧咬,不懈坚持时,李智的心躁动起来。吴艳晴这样的女孩子,值得每一个爷们去爱护,就为了她今日表现出来的韧性和顽强。就在李智感慨万千时,小音音的提醒声传来。

  “好的”

  李智应了一声,眼神满含敬意的看向吴艳晴。

  兴许是已经察觉到了身体的情况,吴艳晴嘶哑着声音问道:“结束了?”

  “结束了,你很优秀。”

  说着话,李智竖起了大拇指,并随手把银针收了起来。

  在吴艳晴休息的时候,李智走进浴室,为吴艳晴放好了洗澡水。

  “我抱你过去,还是自己过去?”

  来到床边,看着秀发完全被汗水打湿,疲惫不堪的吴艳晴,李智柔声问道。

  吴艳晴脸色一红,怯生生的说道:“我没有脱衣服。”

  “你个傻妞,防备着我呢。”

  有了吴艳晴的明白话,李智再不矜持,直接掀掉了被子。腥臭掺杂着女子特有的体香,冲着李智的鼻孔强势袭来。

  李智晃了晃了头,弯下身把吴艳晴抱了起来。此时的吴艳晴已经娇羞难耐,羞愧的闭上了眼,那神色是那样的诱人,让人垂涎。

  李智咬了咬牙,忍住了心中的冲动,把她送进了浴室。

  为吴艳晴整理了一下卧室,李智有些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储存电能。

  正在李智忙碌的时候,手机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李智皱了皱眉,干脆的无视了。接下来还要为老爷子医治,时间不会短,自己已经没有闲杂的功夫去处理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