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翎你累了,先休息。”进了房间内,看见打着哈欠的冷翎,羽墨不由的温柔道。

  冷翎眯了眯大眼睛有点困乏的望向羽墨,露出一丝笑容道:“羽哥哥,那冷翎先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见到羽墨点了下头,冷翎才放心的躺下休息。

  羽墨温柔笑了笑。

  手取出一只随手在外边捡取的小树枝,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在这狭窄的房间里移动着,每移动一次,树枝就在这地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细痕,细痕的里边就发出了淡淡的黄色光芒。

  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不,应该说是器魂,是灭天玄火镜的镜灵,只见镜灵面带笑意的望着羽墨的动作轻声喃喃道:“灵速阵,3品加成阵法,用来练手倒挺不错。”

  法阵总共分为十品,一品法阵羽墨倒是布置过一个,那就是供冷翎吸收灵力所用的聚灵阵,二品阵法,就属于比较高一点的阵法,二品的幻阵可以困住一名普通的筑基期修真者,三品的能困住一名胎动期修真者,四品的则可以困住一名融合级别的修真者,以此类推,据说十品的就可以困住一名仙人,不过对于十品法阵想都不敢想,要知道这几千万年里,这世界上也就出了两名八品布阵师而已,就连九品都没有一个人达到,更别说能困住一名仙人的十品了!

  阵法分为三种。

  一种是临时性法阵。临时性法阵多用于战斗战争中召唤、杀伤或者加成诅咒,有时候也可以用于制作临时的幻阵,杀阵之类的,相对而言多数临时性法阵稍微简单,但其中不乏繁杂而惊人的法阵。比如:有名的布阵师李潇,所布的绝天幻阵,困了一个中等宗派,整整一个多小时,最后还被盗走他们的震宗之宝,雪极扇。其他的还有,吴限老祖的杀生阵、陈游的游仙阵之类的。

  第二种是间歇性法阵。间歇性法阵多用于加成、封印隔绝等。这种法阵的作用主要就是用来制作法器,因为法器上的法阵往往在有法力的注入的情况下才会发挥作用,甚至对使用者的力量有一些要求,达到发挥更大的攻击或者辅助等效果,而这种间歇性的法阵之所以能在使用者注入力量的时候启动,主要就是它有阵轨!没错!阵轨的作用就是维持法阵的运行,而不让法阵的能量枯竭。此刻羽墨正在布置的就是这一类的法阵,灵速阵!灵速阵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增加修真者速度的阵法,用在法器上便可以加快攻击速度。

  除了临时性法阵和间歇性法阵外,还有一种法阵。持续性法阵,多用于力量加成、防护、隔绝时空,或封印一些力量强大者。其中邪恶之辈较多。持续性法阵大多数随着时间的推迟容易出现法力或者魔力的散失,不过它的持续时间也是非常之久的,要是用于封印一些邪恶之辈的法阵,其运转的寿命,最少也得有几千万年!这是临时性法阵和间歇性法阵远远不如的。不过还好,一般制作法器是用不到这种法阵,所以羽墨现在倒也不对这些法阵太感兴趣。

  一道道的阵轨从羽墨的手中划出,连接。

  阵法的外围比较粗的阵轨形成一个圆,而有些细的着留在阵中形成一道道莫非的图案。感觉渐渐完善的阵法,羽墨心里一动,心道:“在镜子的卷轴里阵轨的一般都是外边大中间小,如果把阵轨改成全部一样细会发生什么事呢?”想到反正现在只是练手,又不是真正需要这阵法,再加上现在是在客栈中,如果阵法被完善的话可以会弄出不小的动静,既然如此还不如满足下心里的好奇,想到这羽墨嘴角不由的抹上一丝笑意,手上的力度放弱的一点,开始在外围留下一道道跟阵内差不多大小的阵轨。

  突然羽墨的速度慢慢的放快,镜灵微咪了下眼睛,嘴角微微勾,心道: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看来差不多了。

  果然不出一会儿的时候,一声闷响从阵轨中传出,羽墨微微一惊,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脚下一动,掠出阵轨之外。

  目光重新投向阵内,只见那阵轨快速的移动,一阵阵的碰撞声传出,阵轨被分开,然后跟别的阵轨连接。

  “怎么回事?”羽墨皱了眉,目光投向镜灵寻求答案。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因为你输入阵轨的灵力不均匀使得阵轨出现偏移导致整个阵法发生整体混乱,用简单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你这次布阵失败了,嘿嘿。”镜灵笑着道。

  羽墨点了下头,目光投向灵速阵,望着那缓缓的静下来的灵速阵心里突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羽墨知道如果一个阵法布置出错的话,那么自己应该会受到一定的反噬,反噬的强度跟阵法的类型有关,反噬强度由大到小分别为持续性法阵、间歇性法阵,最小的莫过于临时性法阵,而这三类法阵中也分有不同类型,间歇性中加成类反噬程度最小。

  对于小小的3品加成阵法的那点反噬对羽墨自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这也是羽墨第一次使用有阵轨的阵法时选择3品加成阵法的原因,不过令羽墨不安的是,他到现在都有感觉到一丁点的反噬!

  突然那原来应该完全静止下来的灵速阵又开始运行,阵轨里传出细微的灵爆声,这是灵力与地面的摩擦产生的爆炸声,伴随着爆炸声响起,原本那黄金色的灵力突然转变成了淡红色。

  “咦,居然变异成邪灵阵”一声惊异声传来,羽墨望向镜灵,只见镜灵的脸上略带一丝掩不住的惊奇,仿佛对于这种情况也感到很惊愕。

  仿佛是感觉到羽墨投来的疑惑目光,镜灵解释道:“阵法布置错误后会发生两种情况,一就是我们大多数人所知道的,阵法破坏,布阵师遭反噬,第二种就是阵法转换为另一种阵法,不过那一阵法大多都是恶性的,不过遇到第二种状况的几率几乎不到千万分之一,而在这小小的3品阵法中出现这种概率更是小得恐怖,今天居然还给你撞见了,你小子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镜灵望向羽墨的脸色倒是有些古怪,莫非这小子就是天生当布阵师的料?一般一种阵法因为错误转换成另一种阵法的可能性低的几乎令人发指,这种情况也只有在一些布阵宗师布置一些7品以上的阵法时才有一定几率发生这种事,不过那几率也是极其小的。

  “恶性?这由灵速阵变化而来的邪灵阵有什么作用吗?”听到恶性这两个不太好的字羽墨眉头微微一鞠,不由开口询问。

  闻言,镜灵神秘的一笑道:“听过幻阵宗师幻天子么?”

  幻天子?!这个名字羽墨自然不会陌生,这可是在这几千万年来唯一成为八品布阵师的两种中的一名,幻天子一身专研幻阵,据说他在11岁的时候就领悟了3品幻阵的使用,最后被有名的幻阵宗派,极幻宗的宗主幻悠子收为徒弟,在幻悠子的细心栽培和他自身的天赋努力下,幻天子20岁悟四品阵法,50领五品,百年悟6品,千年后,他的阵法修为就连幻悠子也已经无法再教导他了,最后幻天子便开始埋头钻研幻阵,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自创了八品幻阵,幻天阵,此阵以他的道号为称,其阵之力量也没有埋没了它的名字,据说幻天子曾经就用此阵困住了号称天下第一魔头,散罗。至今魔头已经被此阵困了整整8千万年了,而这记录还在继续延伸。

  不过,有这等光华历史的人物却也在一千万年里消失,有人说他成仙了,也有人说他修幻阵修入魔,最终也被自己的幻阵困死了、几乎可以说是众说纷纭,根本没人知道哪一个是真的。

  此刻,镜灵提幻天子做什么?莫非还跟着邪灵阵有关?想着羽墨不由得抬起头。

  “不怕告诉你,这幻天子就是死自己亲手布置的邪灵阵之中的!”镜灵脸色一敛,郑重的对羽墨道:“邪灵阵的出现几率极其小,不过出现之后却一向致命,邪灵阵的作用跟一些召唤阵差不多,不过它所召唤出来的却都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而且邪灵阵所召唤出来的生物跟正宗的召唤阵所召唤出来的生物不同,它是不可控制的!

  还有邪灵阵召唤出来的生物的力量远远的比其他的生物厉害的多,其力量之巨大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应付的,想当年幻天子也不晓得自己所布置出来的阵法的作用,不懂得的他最终以分神期的实力硬抗那异界所召唤出来的生物,结果则是两两殒命。”说到这镜灵的脸色不由的暗淡了一点,仿佛是为这么一名幻阵天才的陨落而惋惜似的。

  就在羽墨想要继续询问的时候,一道亮光把他们的目光给吸引了。

  只见那原来变化的灵速阵此刻已经被深红色的鲜血所染红了,浓浓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漫着,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一道黑影闪来,镜灵出现在里红光不远的地方,枯燥的手伸出,一块玉简被捏成了齑粉,一个白色的罩子以玉简为中心散开,瞬间将邪灵阵给覆盖住。

  做完这事后,镜灵抬头望了下房顶,眼睛掠过一丝凝重。转头望向愣住的羽墨道:“别发呆了,快点驱散这该死的味道,小心被人发现”

  羽墨是愣住,镜灵使用的是什么玉简?居然可以储存阵法。耳边传来镜灵的轻喝声,羽墨回过神,脸上也露出凝重,现在的他还不太适合让人注意,一道火苗出现在羽墨手中,灵识控制着这一道渺小的玄火覆盖上着屋子的每一片空间,用玄火强大的热力直接把邪灵阵所散发的味道给扼杀。

  虽然羽墨等人的处理的速度很快,但在一些高手的灵识之下也未必没有感觉,在西方的朱家的深院里,一名老者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身躯如同万年不动的石雕一般静静的坐着,突然一道红光闪过,老者猛然睁开了眼睛:“法阵?居然有人在这个小地方布置阵法”说着老者的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蒲团上。

  在东方也有一名老者,不过这名老者身材倒也壮实,一把巨剑挂在腰间,整个人也是盘膝而坐,而在他的面前却又众多人围在四周,这赫然是一座大厅,他们仿佛是刚刚商量好了什么事。突然老者猛的立起,真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宝剑一般:“又有布阵师出现了。”

  四周的人一愣,一名略有些瘦小的鹰爪老者道:“布阵师一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极幻宗的人?”

  老者摇了摇头:“极幻宗不大可能会注意这小地方,可能是一些散修,不过这阵法的力量之大恐怖耶会引起独罗宗的注意,我先去看看,你们暂时先在这里静坐着”说着老者腰间的长剑一甩,一眨眼间老者以站在长剑之上,长剑化成一道流星消失在天边。

  在客栈里,那红光在阵法的包围中已经慢慢的散去了,羽墨和镜灵两人紧盯着阵法里的缓缓清晰的邪灵阵,羽墨心里略有些忐忑,连分神期的幻天子都能杀死的阵法所召唤出来的生物会是怎样的呢?

  “羽哥哥,灵爷爷,你们在干嘛呢?”就在羽墨两人全神贯注的盯着阵法里的东西的时候,一声慵懒的娇声轻轻的传入两人耳中,羽墨回头,只见原来冷翎已经清醒了,此刻她身上的衣物有些零乱的,两个大眼睛睡眼朦胧的盯着自己。

  “冷翎,你先回……不!”就在羽墨想让冷翎离开的时候,一道快如闪电的红光从阵法中射出,直射冷翎。

  就在羽墨愤怒想使用空间诀擒住这该死的红光时,一只苍白的手挡在羽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