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九章隐形杀手

  丝丝缕缕亲情剪不断,第二天,老张进城后却揣揣不安。一上午他缠绵悱恻,愁眉不展惘然若失,他浑身沒劲坐立不安,如吃错了药;他懒得搭理人家半天沒做成几支生意。心一直噗噗跳,心想,妹妹大难临头,更需要人帮助,我是否太

  绝情了?人心都是肉做,血肉相连,十指连心,他不由得同情可怜起妹妹。

  想起昨天大发雷霆怒杀妹妹那一幕他不寒而栗。他呆呆地站着,青天白日一

  个大惊悸。要出大事,预感不测他没心思卖菜,忙又赶去妹妹家。

  嘭!嘭!!嘭!……老张急如星火在敲门,没人应,他突地一跳,全身紧张,

  用尽极力猛地一脚,老式弹子门锁被踢开,他冲了进去。

  屋内妹妹正上吊,她脚下的方凳被踢倒后还在动,绳索己勒紧脖子,身子已

  架空……千钧一发之际,老张忙托起了她,把她抱了下来。

  送钱用“哇!”地一声哭了,她大叫:“你救得了我的命,救不了我的家,还

  是让我一死了之。”

  老张咯噔一震,是啊,救了她的命可怎样救她的家呢?老张一阵心酸。无可

  奈何,俩人拥抱着一起哭,哭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俩人都哭干了眼泪,精疲力尽,哭渐渐变成了抽泣,俩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赌,多可怕——赌博赌博,越赌越簿;;赌到结局,变卖房屋。妹妹的末日己到。老张惶恐不安,他望着妹妹,妹妹额上的伤痕还在;脸上的手指印还在;臂上的牙齿印已发黑,妹妹蜷缩而坐,呆呆地望着母亲的遗像出神。一夜之间眼圈已发黑,完全失了神,像一只毒得半死的老鼠。老张掩饰不住心痛,心痛压不住愤怒,愤怒中不免掠过一丝怜悯、愁怅、愧疚……难啊难,他直叹气。他不吸烟,倒了杯水喝着,他的脑袋在澎涨,浑身如筛糠。他越想越想不明白,厉声责问:“俗话说,赌博是毁人的魔鬼;赌博时总有魔鬼搭挡。你好日子不过,为什么非要与魔鬼搭挡?非要往火坑里跳?非要自己葬送自已?”

  死猪不怕开水烫,妹妹心反而平静,满腹对赌博的深恶痛疾,对自已的怨恨,如火山爆发,恬不知耻详细地讲述了前几天被“苍蝇头”骗进赌场,死灰复燃,被黑魔吞噬的经过。

  一石激起千重浪,不赌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旁听者清,老张已听出赌圈内有一种残忍,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残忍,为什么嗜赌者遭殃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惨?老人激怒了,怨恨赌徒更仇视赌头,又为嗜赌者抱不平,复杂的情感难解的题,他正想站在高台作一番演讲——

  嗜赌者你们先天不足,是畸形儿,阳光下的鹰眼看中了你们,阳光下的魔爪已伸向你们,嗜赌者你们看到了吗?社会上已有一帮榨赌徒吃饭榨赌徒发财的寄生虫,触目惊心啊!——骑在嗜赌者身上,发嗜赌者的财,吸嗜赌者的血,剥嗜赌者的皮已成了隐形杀手。几千年来人们只知道嗜赌者可恶,实则赌博后面有猫腻,赌博后面有黑手,赌博后面有罪大恶极!嗜赌者在前台疯狂作案(赌),阻挡了人们的视线,蒙住了老百姓的眼睛,遮盖了后台的真相,拨开赌徒见真凶,赌徒是犯小罪,却通手遮天,掩护了身旁的魔鬼,掩护了后面的滔天大罪。几千年来人们只知道嗜赌者可恶,殊不知设赌者及其帮凶,磨刀霍霍,强人所难,强盗打击昏头人,黑吃弱,大巫吃小巫,强奸弱者,强奸落魄……他们才是真正的历史罪人!——是他们把自己的欢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是他们给我们美好和谐的社会抹上了一点黑,以赌为幌子,以赌为掩护的隐形杀手才是更恶的历史罪人!

  嗜赌者醒来吧,早醒早好!不作牺牲品!迷途知返戒赌!作自由人!

  怒火中烧,老张拉起妹妹:“走,找他们算帐去!”妹妹苦笑;“哥,只有禁赌

  捉赌哪有清(理)赌啊?再说赌场天天移动,你人生地不熟到哪儿去找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哥哥正一筹莫展为妹妹捏着一把汗,听着顿觉豁然开悟,忙指点:“……你可举报投诉啊,聚众赌博,设赌本是犯罪啊!”

  “举报?”妹妹脸上掠过一丝苦笑,她虽干出烂事心却明着呢,刮不知耻说:“这不是遭抢劫,遇诈骗,遭强奸,受害者可以理实气壮去举报,输了你举报谁?去的都是嗜赌者,一群苍蝇嗡嗡叫,你想他的,他想你的,已分不清好坏,大家都失去了理智,为了自己彩虹似的梦想蝇营狗苟,争着往里送钱,一进赌场就是一丘之貉,尽心竭力为赌头效忠,赌博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输是飞蛾扑火咎由自取。赌,大款们为了寻求刺激、快活,自觉自愿一掷千金,挥霍无度,上赌场是时尚、是赶时髦、是摆阔、是娱乐,各取所需你懂吗?输光了也只怨自己的手气不好,听天由命毫不反抗,被榨光了剥了皮亏巨债也心甘情愿,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民不报,官不究。赌场一散就如散去的雾,追不回,去举报已是黄花菜已凉了,别的遭殃能投诉申冤,赌博遭殃已是板上钉钉定终身。再说输了钱去举报,在老百姓眼中是狗急乱咬人,是狗急跳墙,反会群起而攻之,沒有人会同情你理睬你……嗜赌者在毁了自己的同时,也为身旁的魔鬼,隐形杀手,作了天然的屏障,人为的保护伞……”

  老张一生未赌过,中间的盘根错节不甚了了,如当头浇了盆冷水,老张一下蔫了。不可理喻,他在一旁坐了下来,身子沉甸甸的,总觉有解不开的疙瘩,他的头如摇头电风扇一股劲地摇,天下只有赌最神奇,屡禁不衰,顶风而上,违法而作,嗜赌者因为自身不干净,被骗被榨,被高利盘剝,日复一日,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却没有一个举报投诉,可怜虫糊涂蛋面团儿,当你们人不作人!这犹如东郭先生保护了狼,狼却张牙舞爪!这不是抓住了贼与强盗就能退脏,法律是禁赌,不是为了输者的利益,上了贼船就是贼人;嗜赌也有罪,输赢同罪;赌场上抢了、骗了、高利盘剥了也是输了;明知是黑吃弱,强盗打击贼,大巫吃小巫,惨遭蹂躏也只能忍声吞气;上了贼船就是贼人,有理讲不清,赌博是禁区,误入了就没有理由,恶果自负;嗜赌比监牢还可怕!监牢能改造好后冠冕堂皇回家,嗜赌却要无家可归。赌徒除了戒赌无理可讲。……赌徒误入歧途,明知明犯,你们自己作的孽,你们头顶着灾!

  一个小虫在老张身上爬着,他大动干戈,噼僻啪啪乱打一阵,出闷气,复杂的情感难解的题,老张的气不知往哪儿出,劲不知往哪儿使。一个大男人在关健时刻帮不上妹妹的梦,老张感到特别的別扭,身上的血液往上涌,搞得他头晕目弦。他不吸烟,他倒了杯水喝着,他只能骑着驴子看唱本,走着瞧。

  老张越想越堵塞,越想越颤栗,他只得用水浇恨,用水消愁,他拼命喝,喝了一杯又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