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古雷抬起手中手枪正待射击,“砰”一道枪声率先响起,一颗细长的AWP-10型狙击子弹射向古雷脑袋,但古雷却只是听到枪响根本还没有产生躲避的念头。

  骆方见状一甩手,一道犹如大理石厚的细小原力盾飚射到身后的古雷面前,瞬间挡住了狙击子弹,“嘭”子弹遇阻,“嗤嗤嗤”的摩擦着原力盾。

  古雷只觉得眼前一花,感到惊讶,定睛一看,只见一颗子弹正飞速的消磨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白色原力盾,心中顿觉不妙,本能的往地上一趴,此刻原力盾刚好被消磨一空,子弹“嗖”的一下从古雷头顶射过,射向后方已排成了长龙的其中一辆奔驰车上。

  这辆奔驰车引擎盖被射中,发出一声爆响后突的翘了起来,那名驾驶员吓得连滚带爬爬出车外,往车后跑去。本来正在后方停车围观的人瞬间吓得作鸟兽散,生怕自己被流弹射中纷纷躲避。

  趁此机会,那九名男子已跑到皇甫紫逸身前,伸手向她抓去,皇甫紫逸吓得连声尖叫,慌忙往后退。

  “砰砰砰……”

  趴在地上的古雷连续开枪,顿时有两人脚上中弹跪在地上,“砰砰呯”古雷又是三枪,另两人脚上又已中弹,另一名早先中弹跪在地上哀嚎的家伙则是直接被射中眉心,歪倒在地。

  由于古雷出枪太快,矮小男子这时才把手枪瞄准古雷,“砰”的一枪子弹从古雷肩膀射入。古雷手一松,手枪掉在地上。

  剩下的五人也不管受伤和死去的同伙,嚯地扑到皇甫紫逸身边,几个人同时伸手抓住了皇甫紫逸。

  此刻运动衫男子完全处在挨打的局面,纯粹是被骆方压住一刀刀劈得几乎抬不起手来,要不是自身原力比骆方这个刚武者凝聚精纯,恐怕早就弃刀而逃。

  那矮小男子抓住皇甫紫逸后看见这边情况不妙,一把拉过吓得脸色发白不住颤抖的皇甫紫逸,对骆方威胁道:“快住手,我们已经抓住她了。你再不停下,我一枪崩了她!”

  运动衫男子已被打得害怕,只是碍于面子没有跑掉,一直在苦苦支撑。此刻见状,运动衫男子咧嘴一笑,戏谑道:“你还不住……”

  突然他发觉自己再也说不下去,因为正在和他打斗的骆方已经消失不见。

  运动衫男子一惊,忙对抓住皇甫紫逸的矮小男子急呼:“小心,他是疾风……”

  矮小男子几人抓住皇甫紫逸正恶狠狠地盯着远处骆方,突然眼前一花,骆方已不见踪影。

  “把你的臭手拿开!”

  骆方的声音突然在矮小男子几人耳边响起,矮小男子吓了一跳。此时运动衫男子的警告声才传了过来。但他们已经听不见了。

  “噗噗噗……”这几人再也顾不上拉住皇甫紫逸,包括脚上受伤跪在地的几人,全都一个个猛地捂住自己喉咙,不住喘气,但喘出的全部只是鲜红的血,不断从喉咙断裂处涌出。“咚咚咚……”六人全部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砰!”又是一颗狙击子弹射来,这次的对象却是骆方。

  “还来!”

  骆方刚收回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迹的原力刀,左手一划,一道原力盾挡住了飞来的子弹,同时一股精神力散发出去,瞬间确定了狙击手藏身之处。

  “嗖!”

  控物者技能爆发,一只摄魂影快速飞出,破空射向高速路一旁正隐藏着的狙击手。

  这名狙击手刚好又再次扣动扳机,撞针击发,子弹瞬间钻入枪管。突然,一道细小绿色光影“嗖”的一声从枪口处钻了进去……

  “砰!嘣!”

  AWP-10型狙击枪从枪管处当场炸开,满脸鲜血的狙击手猛地发出一阵惨叫,一道绿色光影从炸开的枪身处飞出,“嗖”的一下又射穿了他的脑袋,惨叫声戛然而止。

  至始至终目睹这一切发生的运动衫男子,吓得胆战心惊,此刻再也不想其他,更是不管皇甫紫逸等人,转身一跃,准备跳下高速公路向树林中逃窜。

  谁知才刚刚跃起,那射穿狙击手的绿色光影忽地一个回转,对着他的额头高速击射而来。

  “啊!你是……”

  运动衫男子吓得张大嘴巴,全身布满黄色原力防护,又猛地一刀劈向射来的摄魂影,刀锋刚要挨着摄魂影,摄魂影突然快速绕了一个半圆,躲过了这一刀。

  “噗!”

  尖细的摄魂影毫不费劲的突破原力防护,从运动衫男子额头进入,在他的脑袋中发出了耀眼的绿色光芒,“嗖”的一声又钻出,回到了骆方身边凭空悬浮不动。

  “超级……异能者。”

  运动衫男子终于说完了他想要说的话,身体一软从半空中摔落下来,仰天躺在高速公路一旁,再也不动。同时运动衫男子的手臂处,那道标志着大力者的线状印记不见了踪影。

  此一战,敌方全军覆没。

  “嗯,幸亏摄魂影锋利无比,若是换做其它暗器,就不可能那么轻易射穿劲武者的原力防护了!看看摄魂影吸了多少印记原核!”骆方一伸手拿出一张纸,把悬浮着的摄魂影上面的血擦抹干净,集中原力深入其中一探,不由点头微笑。

  “不错,在一个劲武者身上就吸收了8%的印记原核,不过我有十八支摄魂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全部吸收到100%?”骆方精神力一动,把悬浮的摄魂影收到贴身的制式皮带中。

  此时古雷已站起,一只手捂着肩膀伤口,不顾伤痛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七歪八倒的尸体,又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骆方。

  骆方伸手一把拉住皇甫紫逸,对古雷道:“我们马上走,一会儿警察来了反而麻烦。”

  “嗯,快走!”皇甫紫逸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双手紧紧的抱住骆方胳膊,“这里发生的事,让我爷爷跟警察去解释。”

  古雷转身跑到后方一辆停着的大众轿车旁,对站在车外的司机道:“借你的轿车用用。你一会儿到皇甫家,就是那栋全市最大的白色别墅那儿去取回来,到时会给你报酬。”

  那司机一辈子没见过这种血腥怪异的场面,听见古雷说话,吓得双腿一软,口中吱唔道:“你……你们要,就……拿去,我不要了!”说完,司机退到一边,兀自不住的打着寒颤。

  骆方三人上了车,连续撞开几块布加迪跑车的残片,一溜烟驶离了现场。

  一路上,古雷强忍着肩膀伤痛开着车,后排的皇甫紫逸把骆方的胳膊抱的更紧,生怕骆方会跑掉似的。

  骆方脑中却产生了诸多疑惑:“怎么会有异能者来抓紫逸?皇甫弘不是说,他请我们都是花了很大代价吗?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想抓紫逸的人,也和皇甫弘一样,对钻石特别热爱,甚至不顾花费高昂雇佣费,雇佣异能者抓走他的孙女,借此要挟他!”

  轿车风驰电掣般驶到了皇甫家的白色别墅外,但别墅外墙的大门却出奇的没有关闭。

  轿车一路行驶,径直来到别墅前的花圃旁停下。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急匆匆跑出来,看见皇甫紫逸、骆方等人从车里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大声道:“小姐,你们没事就好,老爷正在里面担心了!你快进去吧!”

  皇甫紫逸闻言,俏脸一阵紧张,伸手拉住骆方,与受伤的古雷一起跑进了别墅。

  别墅内的大客厅。

  骆方一进门就看见皇甫弘、皇甫济、皇甫文涛、狄同、朱乐与其他一些家眷佣人焦急的谈论着。

  众人一见皇甫紫逸进来,都显得非常高兴。

  皇甫紫逸的母亲则是高兴的飞快跑到皇甫紫逸身前:“紫逸,你没事吧?”

  皇甫紫逸莫名其妙:“咦,怎么我们都还没进家门,你们全都知道了?”

  皇甫紫逸的母亲道:“知道什么?是你爸和文涛刚才在外面遭到了袭击,我们害怕你也会出事。刚刚打你电话又打不通,急死我了!”

  骆方惊讶,对狄同、朱乐道:“你们也被袭击了?”

  “对!”狄同点头,“刚才皇甫济和文涛一起出去,所以我和朱乐也在一起。我们突然遇到一群人袭击,这群人中竟然有两个劲武者,而且都带有武器。”

  “什么?那你们怎么……”骆方不相信狄同和朱乐在两个携带武器的劲武者攻击下,还可以保护好皇甫济二人,就连他们自己能保得了性命就已经不错了。

  “当然,我们二人根本不是对手,只是在危急关头,那……那……”狄同欲言又止。

  “那什么?你快说啊!”骆方焦急询问。

  朱乐突然开口:“是那阿尔杰和他的结拜大哥突然出现,他们两人当场杀死了对方的一名劲武者,其余杀手死的死,逃的逃。”

  “什么,阿尔杰!他怎么来了?”骆方难以相信。

  就在此时,门外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骆方转头看去,认出这道身影正是阿尔杰。

  阿尔杰此刻似笑非笑的盯着骆方,在他的身后,站着另一个身形也如阿尔杰一般精瘦的外国男子,这名男子一双眉毛怪异的成火红色,此刻也是神色平静的看着骆方。

  “阿尔杰!”骆方面无表情的盯着阿尔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