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步惊云大仇得报,心中一块大石就此落下,于是最低纲领已经完成,咱要向最高纲领出发。他瞅了一眼身边的聂风,眼中意味深长。七月的天,聂风忽然觉得后背有点发凉,他缩了缩脖子,对步惊云道:“云师兄,我们也好久没见梦姑娘了,要不……”回头一看,步惊云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聂风明智地闭嘴了。静了一会,步惊云缓了缓语气,状是不经意地侧头问道:“风师弟,如今你有什么打算?”打算?我想自在逍遥无拘无束,看遍钟灵毓秀,从此海阔天空成不成?不过他到底也没有说出口,只摇了摇头,道:“还没想好。”步惊云静默片刻,道:“江湖腥风血雨并非我所愿,现在雄霸已死,我只想封剑归隐,再不过问世事。”他认真地看着聂风,意有所指道,“只求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聂风不自然地避开他灼热的视线,牵强地笑了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步惊云就知道聂风不会这么容易接受他的。而那时候的那个吻,也不能代表什么,也许是刹那之间的感动,也许是一瞬间的意乱情迷,也许……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一想到这里,步惊云心头就跟烧了一把火再加了层坚冰似的,他到底要怎么才能让他心里眼里彻底容下他?!两人沉默地回到了霍家庄。温弩十分高兴主人凯旋而归,于是了欢快地表示要不要多做几个小菜,步惊云可有可无地点头。末了,温弩又善解人意地问聂风,要不要再洗个热水澡?聂风想起上次的乌龙事件,心中还是有点介怀的。步惊云默默侧脸,眸色却深沉。聂风咳了咳嗓子,看似镇定道:“不用了。”温弩看起来略有点失望,但也颠颠地去准备晚膳了。步惊云和聂风各自回房。聂风想起霍家庄里还有一个备需关怀孕妇,想想还是有必要去看看的。侧院还是如往日般宁静,于楚楚小腹微隆,一脸的慈祥满足,她正在给她未来的孩子编织衣物。聂风忽然心中触动,是不是每一位母亲都是这般欣喜地期待着每个小生命的降临?是不是也包括他这一世的母亲?聂风无端端想起久远短暂的那段亲子时光……“聂公子,你怎么了?”于楚楚看到他,还是很意外和高兴的。“没什么。”聂风微笑道,“近来身体可好?”于楚楚低头抚了抚腹部,微笑道:“多谢公子关心,楚楚很好。”聂风道:“那就好。”说完,两人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气氛一时沉默了下来。最后还是楚楚说道:“难得今天是个好日子,何不出去逛逛呢?”“逛街?”聂风不太明白楚楚的意思,这都快天黑了,一个大男人逛什么街啊?他晃荡着到了前厅,步惊云迎面走来。“风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来,我们吃完饭去逛街!”步惊云一脸喜色地拉着他入座。聂风越发纳闷,这一个两个的,赶着捡钱不成!直到三刻后,他与步惊云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他才恍然大悟——今日是七月初七,七夕节。往年的七夕,除了孔慈会送一些亲手做的女红给他,这个节日也是一直被他所遗忘的。前世的情人节他倒是会记得要给女朋友准备玫瑰花,不然就等着分手吧。可眼下,跟一个男人在七夕逛庙会,聂风表示鸭梨很大。倒不是说街上没有结伴的公子哥,只是终究是不一样的。聂风看了一眼身边显然趣味盎然的步惊云,眼中意味不明。步惊云指着摊上的花灯,回头对聂风笑得雀跃,灯火映在他眼中,点点璀璨,堪比星光,他说:“风,这个好看吗?”聂风不自觉地点头道:“好看。”他不适时地想,步惊云真的很少有这么高兴的时候。步惊云笑意越深,当即对小贩说:“这个,我买了。”小贩点头哈腰地接过碎银。两人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擦肩而过的路人,无不红鸾星动,春风满面。他说:“风,我很高兴。”聂风默然不语,忽然手背触到一阵暖意,竟是步惊云牵起了他的手。聂风愕然,这可是在大街上啊,虽然夜色朦胧,可两边的灯火明亮,他怎么可以……聂风挣扎,步惊云却固执地不肯放手。聂风无法,只好任他牵着了。星月当空,人声鼎沸,浮世繁华,而我们又能握住什么呢?一阵银铃似的笑声渐近,一个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少女迎面跑来,不慎一头扎进聂风怀中。少女连忙低声道歉,却在抬头见到聂风面貌时,蓦然失语。聂风友善地笑笑。少女却在下一刻扑上来抱住聂风,泪眼婆娑道:“风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聂风惊讶,道:“姑娘,你是……”少女幽怨道:“风大哥,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七夕啊!”聂风努力回忆,七夕?今天也是七夕啊……一旁的步惊云却是冷冷道:“你是泥菩萨的孙女。”平板的一句话,更像是陈诉句。七夕这才转过头看他,不甚在意道:“哦,原来是云大哥啊。”话说,这小姑娘的记忆力真是好的没话说,虽然这些年聂风和步惊云的相貌也没变多少。这会儿,七夕眼睛转悠着,忽然就看到了聂风袖底下交握的双手,一愣,神色顿时诡异起来。聂风也发现了七夕的视线,连忙把手挣脱出来,若无其事地说道:“七夕,怎么在这里碰到你?”七夕顿时伤感起来:“爷爷去世了,我也不愿寄人篱下,就随处漂泊了。”七夕复而又展颜道,“现在好了,我找到风大哥你了。”聂风心里顿时有不好的预感,找到我干嘛?只听七夕道:“我们说好的,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晴天霹雳,我们什么时候说好的?!步惊云锐利冷酷的视线扫向七夕,眼中翻滚不知名的情绪,冷声道:“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凭什么就要风娶你?还是你没人嫁了,要别人施舍?”聂风痛苦地扶额,步惊云你真是太毒了太毒了。本来吧,凭步惊云的风度样貌,搁现代就是一众女追逐的冷酷帅哥啊。就是在古代,也不乏女孩子喜欢啊,只是你要是再这么毒下去,真的会变成光棍的。聂风不禁替他忧郁地想到。果然,七夕听了步惊云的这番话,脸色从红转青,再从青变黑,嘴唇颤抖,明显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半响,七夕才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又不是风,与你何干?”这回步惊云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咬牙切齿道:“风已经定亲了,你来晚了!”此话一出,聂风和七夕都呆了呆,七夕问道:“定亲,风大哥你和谁定亲了?”聂风迷茫地望向步惊云,我也很想这么问啊。步惊云咳了咳嗓子,煞有介事地吐出两个字:“家妹。”七夕皱起眉头,聂风风中凌乱。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我怎么不知道啊?七夕怀疑地看了眼步惊云,转而对聂风说道:“风大哥,你现在住在哪里?我们好久没叙旧了。”这话是指,要去霍家庄?聂风看向步惊云。步惊云不置可否,深沉地在前头领路了。聂风一时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跟七夕两个不明就里在后头跟着。霍家庄中,四人分坐。聂风自打回到霍家庄,面皮就一直不自主地抽动,神情悲壮而耐人寻味。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如下:步惊云一改往日对于楚楚冷漠的态度,邀请她来吃点夜宵果品啥的,一口一个“妹妹”。于楚楚也是个聪明人,一看这架势便有几分了然了,一派慈祥地轻抚腹部。七夕见状,惊讶道:“你……有身孕了?”于楚楚娇羞地看了一眼聂风,低垂着长长的眼睫,绯红着脸轻声说道:“我只想给风生个孩子。”七夕脸色不太好看,聂风继续凌乱。就连步惊云听了这话,莫名地也开始不太高兴了,孩子?风会很注重孩子吗?七夕勉强镇定道:“不是说,你们还没成亲吗?”楚楚继续娇羞:“干柴烈火的,难免……况且,我迟早都是他的人了……”聂风的魂魄已经出离躯体了,为什么你们都可以做到这么泰山崩于前而不改面色?这会儿已经差不多了,步惊云鸣金收鼓,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楚楚怀有身孕,早点休息吧。”他又看向七夕,“要不七夕姑娘也暂且在鄙庄讲究一晚?”七夕气呼呼道:“不用了,我还是回客栈了。”“这女孩子家一个人孤身在外也不好,姑娘你还是早点找个人嫁了吧。”云少爷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而且为毛听起来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七夕听了,一跺脚,气道:“不用你管!”说完也不管众人,一个鹞子投林翻身而出。看来她的武功不弱,起码轻功就很好。七夕一走,步惊云又恢复高深莫测的模样。于楚楚也恢复常态,向两人告辞回房去了。聂风像是被车压过似的,虚弱地正要回房睡觉去。经过步惊云时,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聂风不解地抬头看向他。步惊云摩挲着掌中的略有纤细白皙几近透明的手腕,看着聂风一字一句道:“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这句烂到烂俗的台词,从他口中说出来有种胸腔震动感,随即聂风心头火气,Hismother的,这算哪门子的事啊!聂风用力挣开手,冷着一张跟寒霜似的脸,嘴唇抖了抖,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自雄霸死后,聂风总觉得步惊云哪里变了,现在明白了,他是变得肆无忌惮了!是不是觉得现在什么都可以抓在手里了?步惊云看着他气鼓鼓的脸,白中透红,红唇如花瓣,鬼使神差地低头吻下。聂风毫不留情地一口咬下,再甩之以巴掌。步惊云被美色迷晕,反应不及,鲜红的掌印衬着无辜的眼神可怜极了。聂风气得发抖,转身回房去了。步惊云捂着脸淡定地想,来日方长,是我的终究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