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亦飞不认同的疑惑眼神看向她却没有说话,没说慕娉婷也能从她的眼神看出她的疑问,忙道:“他们此次所行路径极为隐秘,据说十二年前雄霸天座下的‘信天游’百里鹤探出来的路径,以前没派上用场,而如今广寒宫的实力已今非昔比,是以才选择了此路,以求一击溃败,速战速决,出其不意,胜姐姐于无防之中。“

  花溅泪呆了呆缓缓地道:“你既走过一遭,可否将那路径图画一张给我们,我们也好商议对策!“

  慕娉婷含笑道:“既然打算来通风报信自然也做足了准备,瞧,我已将地图带来了。”话间自袖底掏出一块素绢。

  花亦飞接在手中一瞧果真是一副标注甚详的路线图。

  虞美人喜道:“真有你的,看来要好好犒劳你一番。”但转眼望去花亦飞却似不以为然,黛眉微蹙,神色凝重地沉吟半晌,倏地抬眼直直的望进慕娉婷的眼里,沉声道:“这路线图如此精细,怎会是匆忙之中所作?雄霸天这套小儿把戏骗骗别人也就罢了,想糊弄我,异想天开!”

  慕娉婷闻言双目都直了,哭笑不得地道:“你将我当成雄霸天的鱼饵来钓你们上钩的?”

  花亦飞冷声道:“难道不是?”这一来就连虞美人与花溅泪也呆了,慕娉婷更是百口莫辩,只道:“我…我…”一连说出几个‘我’字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花亦飞也不允许她多做解释,冷唤一声道:“来人!将她拉下去严加看管。”

  慕娉婷先是一怔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最后在满眼的愤怒中被人架了下去,她虽还能动却未挣扎,只因她深知无谓的反抗只会带来更糟糕的后果,落在她们手中唯有乖乖听话,那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虞美人已忍不住问道:“姐姐为何要将她关起来呢?”

  花亦飞缓了神色道:“你想不通?”

  花溅泪蹙眉道:“慕娉婷聪明伶俐,是个颇有主见的女孩子,想来是不甘被人利用的,这地图虽描画的精细,但这丫头古灵精怪,法子多的是,咱们这样是不是…”

  花亦飞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花溅泪沉默不语算是默认。花亦飞轻笑道:“你俩的心思我了解,其实我并不怀疑她,只是…”言及此处话锋一转,语气立时变得冰寒至极道:“姨娘与广寒宫枉死的宫女的仇不得不报!”

  花溅泪神色惨然,幽幽地道:“我竟将此事忽略了,不错!姨娘的仇要报,扬子龙必须死!而雄霸天手下的天罡地煞与一千精锐也都得给他陪葬!”

  虞美人恍然大悟道:“原来姐姐是担心慕娉婷给扬子龙求情呀!”

  花亦飞点头道:“以婷儿与沈洛天的交情,再加之沈洛天与扬子龙的交情,她势必会给扬子龙说情,再说她本与扬子龙也有些交情,她帮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又怎能驳了她的面子?但若应了她请求岂不是去了报仇的良机?”

  虞美人略显担忧地道:“你也知道他与沈哥哥的交情匪浅,若弄死了他沈哥哥那儿…”

  花亦飞淡淡地道:“我做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他的朋友又如何?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总不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放弃血海深仇吧!”

  虞美人还欲再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吞了回去,她知道花亦飞一旦做了决定是任何理由都无法改变的,最终只问道:“姐姐打算要他们怎么死?”

  花亦飞冷冷地道:“你们俩去紫霞谷,那一千精锐就让他们醉死在你们的花毒之下吧!至于扬子龙一干人等,我连坟墓都给他们挖好了,就等着他们自己往里跳。”

  扬子龙带着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已经跳进了坑里,只因夜幕已让降临。那道暗门竟无人把守倒是出人意料,扬子龙暗道:“门口连守卫都没有,倒自视甚高!”

  尾随其后的明德道:“莫非这是个陷井?”

  扬子龙笑道:“她又不知咱们会来,怎会提前设好陷阱呢?”

  明德道:“这倒也是!”

  于是一行人摸索着继续前进,约摸走了一炷香的工夫,仍未见有人前来拦截,莫说是人,就来鬼影都没有一个,扬子龙不由皱眉道:“不对呀!花亦飞一向谨慎,这至关重要的暗门不该如此松懈呀?至少也设置些机关暗器什么的,但却什么也没有….”

  明德亦道:“传言中广寒宫阴森恐怖犹如阎罗殿,魔鬼窟,但如今我们进入广寒宫至少也有两里地了,为何却如入无人之境呢?”

  扬子龙略一思忖,倏地顿足道:“不好!咱们着了那女人的道儿!她这一招正是请君入瓮!”话音方落便听得一声娇媚的冷笑声道:“哟!几日不见,你倒是变聪明了,只可惜…”她咂舌道:“你这觉悟来的有点儿晚!”

  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入耳令扬子龙有些胆寒,虽是动听却是来自地狱的呼唤,扬子龙低喝一声道:“撤!”

  身形方动黑暗之中便传来花亦飞那动人的笑语,道:“傻瓜,既然来了还想走么?”语声方落便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紧随而至的便是剧烈的震动,碎石如雨四下飞溅,坠落,黑暗之中无法瞧见,唯有听声辨位,闻风而动,左右躲闪,直到他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这动荡的暗道才平静了下来。

  这时黑暗中又传来了花亦飞动人的笑声,道:“你可知这一招叫什么?”

  扬子龙喘息冷哼道:“叫瓮中捉鳖!”

  花亦飞轻轻轻轻叹息道:“方才夸你一句怎么又笨回去了了呢?你这叫自曝行踪!”话间无数尖锐的风声响起。

  他这一出声无疑立时变成暗器靶子,数之不尽的暗器如暴雨般朝他飞射而来,其中既有强弓硬弩也有飞镖毒针,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暗器接踵而至,扬子龙使出浑身解数躲避源源不断向他飞射的暗器,心里去明白这只是徒劳,只听得花亦飞的声音悠悠传来道:“省点儿力气吧!你以为雪域迷城的暗器是你儿时打的弹弓么?”

  扬子龙闻得雪域迷城四个字不禁一怔,深知自己已避无可避,只有等死的份儿,下一刻便觉全身上下被扎出无数个窟窿,而此时沸腾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往外喷洒,而他的生命也一点点消逝….

  那悦耳的笑语复又响起,她笑道:“你此刻可是感觉全身的血液在慢慢流失?你害怕么?”

  扬子龙冷笑道:“那又如何?大丈夫死得其所,何惧之有?”

  花亦飞闻言冷笑道:“死得其所?呵呵…被别人拿着当枪使而不自知,还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这是血债血偿!”

  扬子龙怔了怔,苦笑道:“不错,血债血偿!”微微一顿,突然悲呼一声道:“沈洛天!你我朋友一场,今日我救不了你,唯有来日到了九泉之下兄弟我再请你喝酒赔罪了!”

  花亦飞长长叹了口气,悠悠地道:“想不到你榆木脑袋虽不大好使,倒也重情重义,看在这点上,不妨告诉你,你不必等来日了,姓沈的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哩!”

  扬子龙失声道:“你…你说什么?你竟对他施了毒手?”

  花亦飞冷冷地道:“他薄情寡义早该死了!”她语声缓慢含着深刻的怨恨。

  而扬子龙已倒了下去,那种深沉的悲痛也随着他的血液一点一滴的流失…流逝…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整个山洞坍塌,而他以及雄霸天那所向披靡的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就这样被尽数埋葬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