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叶青一行人离开浮云派后,首先去往浮云山下一个不小的城镇,这个城镇的名字叫做秋水镇,以往历练的年轻底子,大多也会在这里歇脚。

  浮云山连绵数十里,从山上下来,一路走来,尽管修士的脚力非同一般,可是当他们一行人赶到秋水镇的时候,时间却已经是黄昏接近傍晚了。

  此时漫天皆是火红的霞光,天边有着无数像锦缎一样的晚霞浮空,太阳落下的地方,更是有着几道巨大的,淡金色的光柱,显得非常神异。

  秋水镇外,环绕着的是一弯浅浅的河水。这条河叫着秋水河,每年八月的时候,秋水河都会涨一次潮,涨潮的时候秋水镇便会变成真正的水中城镇,这每年八月的潮水是秋水镇的一大特色,被称为秋水潮。

  可惜如今已经进入秋季,时间也已经到了九月,但是当叶青他们来到秋水镇的时候,还是能看到不少地方有被水浸泡过的痕迹。

  叶青一行人在秋水镇镇中的来福宾馆住下了,一夜无事。

  第二天天蒙蒙亮,他们就又踏上了征途。

  走到一处山谷时,他们停了下来,他们不得不停,因为眼前几十个彪形大汉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狭路相逢,修士与强盗。

  叶青一行人不由露出几丝笑意。

  其中一个身形俊朗的青年当先一步来到众人身前,喝到:“对面的那些人,希望你们有自知之明,还是乖乖把路让开的好,我不想见血。”

  这个说话的青年修士叶青是认得的,曾经在观看比斗的时候远远的看过一面,知道他叫做江夏飞,擅长用剑。

  但至于那个曾和叶青比斗过的手拿大关刀的少年朱清明却因为伤及心脉,此刻还在浮云山中休养,却是未能参加此次试炼,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

  此外玲珑和紫月都去寻宝,也未能与叶青同行。

  所以此刻的叶青虽然身边有着二十几位同门师兄弟,但因为熟人都不在,反而显得有些孤单。

  江夏飞说话的时候就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一柄银色长剑,寒光闪闪,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对面的人看到这边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气势,立刻就有几个人冲了出来,污言碎语一股脑的泼了过来。

  “哪来的小崽子,毛还没长齐吧”

  “呦,速度放下武器投降啊,不投降的全杀掉!”

  “说你呢,拿剑的那个,别惹恼了你家爷爷。”

  。。。。。。。。。。。。

  这些强盗不知道他们打起架来怎么样,但骂人的功夫绝对是一流,这边的年轻修士都是热血的年纪,被人这一骂,很多修士都是怒火上涌,脸色微红,手里的刀剑也纷纷出窍。

  两帮人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可能。

  叶青本来还想劝一下对面的强盗,但他一走出去立马就遭到了强盗们的围骂,本来要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这时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大的修士走了出来,他手里正拿着一把银色长刀。

  他叫做楚江飞,是一个浮云山的老人了,入门有十余年了。

  他一出来,这边修士们立刻安静了下来,等着他说话。

  叶青先前自然是知道他的,所以也只是静静的看向楚江飞,等待他做出决定。

  像这样的事,往往需要资格最老的修士做决定,这些年轻修士现在已经起了杀心,但这事毕竟还需要身份强硬的老人去承担责任,所以他们都在等待。

  楚江飞也是聪明人,知道众意不可违,于是说道:“此等盗匪为祸我浮云派,当诛。”

  一众早已被激得面红耳赤的新人纷纷提起手中的刀剑冲杀过去。

  但是有两个人身形未动,一个是楚江飞,另一个却是叶青。

  两人看着对面血肉飘洒的场景,窃窃私语。

  楚江飞道:“叶青你为何不杀?”

  叶青道:“楚师兄又为何不杀?”

  言罢两人皆是笑了起来。

  叶青叹道:“我猜这强盗必是门中安排来磨练新人的吧,只是可惜了这些无辜的人。”

  楚江飞道:“没什么可怜的,他们赴死的时候反而会感激我浮云派。”

  叶青问道:“这倒奇了,可有原因?”

  楚江飞道:“这些人皆是各国死囚,只要来这里演一场戏,就可以保得家中妻儿父母百年富贵,如此谁能不来?”

  叶青闻言愣了一下,摇头叹道:“人心最善。”

  等到这些人眼中的杀意慢慢平静,这里终于是安静了下来,无一例外,所有的强盗都被“正义修士”斩杀。

  一行人清洗一下,就要继续前进,叶青此时却突然提出自己要回去看一下,已经承担起带领新人任务的楚江飞欣然同意。

  楚江飞看着叶青离去的背影,嘴角出现一丝笑意,他知道此子必然不凡,如今虽然与他一样同为先天,但却蒙得派内长老看中,更何况,刚才与叶青的一番对话,叫他内心震惊无比。

  叶青来到倒下的强盗尸体旁边,蹲下身来,从怀中掏出一物,此物看似一面普通圆形铜镜,但镜面幽深似无边炼狱,镜背上密密麻麻的繁复花纹一层又一层没有丝毫空隙,不是那九转阴阳镜,却又能是什么?

  叶青刚才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到九转阴阳镜发出了一丝明显的震动,所以他才要回来研究。

  重新将镜背对着自己,用心观看,不多时就又进到了那个奇异空间内。萝莉少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了出来,直接坐到了叶青的肩膀上。

  叶青有些无奈的问道:“镜儿有什么事吗?”

  这只是他猜测九转阴阳镜发出震动的原因是器灵有事要找自己,所以才有此一问。

  器灵少女点了点头,默认了镜儿这个称呼,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在乎叶青怎么叫他,只要知道是在叫她就可以了。

  器灵在叶青的耳朵边吹着热气,似乎喜欢以这种方式和叶青说话。

  她奶声奶气的声音飘进叶青的耳朵里:“这些生魂好好吃啊。”

  “什么!”叶青眉头猛的皱紧,难道这九转阴阳镜不过是一件邪器,喜食生人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