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五年的时间,我们到过太阳东升的地方,那里是一个笔直陡峭的悬崖,太阳就是从这里渐渐升起来的。橘黄色泛着洋红的天边,它悄悄的露出头来,第一缕它的眼神,就洞穿了悬崖峭壁的迷雾,影子也随之而至。雪坐在我的怀中,我在身后轻轻的拥着她,就这样悬崖边我们留下一对儿石雕,这对儿石雕永远的仰望朝阳的徐徐东升。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太阳西落的地方。距离我百岁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雪儿说她好期待看到我成年时的样子。我问她,如果我成年是一个丑陋无比的家伙怎么办,她笑着说,没办法,只能算我捡到宝了。是啊,我捡到了她这个宝儿。成年之期,我感觉身体被炽热的火元素围绕着,讨厌温度的我此时却没有感觉厌烦,反而觉得无比的舒畅。身体如同在缩小,然而在下一瞬间突然舒展,原本只有一米四的我,成长到了一米八,我的赤红色的长发,也随之增长。这时在我头脑中的念池在逐渐膨胀,膨胀、膨胀……。我的眼睛已经不自觉的微微闭上,当我再次睁开这双眼睛的时候,我眼中的血色花纹改变了,变成一个八角形,如同两个四边形错位重叠一般。年海,意念法典上介绍,年海是意念师最庞大的念力聚集地,凡是念力达到年海的意念师,都将会打到意念师的巅峰。雪儿,喜欢呆呆的望着我的脸,她说这张脸是她见过最桀骜、最帅气的脸,我告诉我她,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张与我同样的脸,那是一张我最牵挂的脸。走下下界,我经过无数,人类生活的地方,雪走在我的肩头,背影的我们,红色与淡蓝色秀发交织着,随着步伐有节奏的左右摇摆着。“鹏,多希望可以这样一辈子。”“傻瓜,一辈子怎么够,我要用我这双臂膀,守护你生生世世。”雪儿的手抓的更紧了,我感觉到她的心紧紧的拴在了我的心上。这些年里我走过很多地方,有一次在一处迷雾沼泽中,救了一个黑色擎天貂,从此雪儿多了一个玩伴。雪儿看着路边的种种,在我的肩头上高兴地手舞足蹈,擎天貂坐在雪儿的怀中。夏饶,是我们在南海认识的一个冥界的男孩,他是一名占卜师,他习惯穿着深灰色外套,拿着一根弯弯曲曲的手杖,头上戴着一顶与长袍相连的巫师帽,走起路来微微的低着头。他见到我们后很吃惊,他知道我们并非这个世界上的人,我们问他为什么也来到了这个世界,他只是说他的家乡已经不存在了,来到这里是为了避难的。占卜师,一个特殊的职业,他们拥有一双洞察未来的慧眼,有着一语道破天机能力,这就是占卜师,一个比意念师还要稀少的职业。夏饶,为我和雪儿占卜一卦,他说我们的未来并不平坦,爱情之路曲曲折折。剩下的话夏饶并没有说,他只是告诉我,如果未来遇到了什么麻烦,就来南海找他。不死海,在距离雪儿百岁还有三年的时候,我们达到了这个太阳西落的地方——不死海。我们看着它渐渐沉入海中,那一缕深红照的整个海面如同沸水岩浆一般。“我叫寂雪。”“我叫熠鹏。”“我们愿生生世世在一起。”我们站在岸边朝着下坠的夕阳高声喊喝着,之后寂雪清亮的笑声传出,她站在岸边高兴的又蹦又跳,像一只清晨觅食的麻雀一般。我在怀中取出,百年前母后离开的时候,唯一给我留下的那对双鱼挂坠,一半留给了自己,另一半挂在了寂雪如玉般的脖颈之上。同样我们在这里,留下了我们的雕像,永远注视着这片海域,每天都见证夕阳西下的这个美丽的瞬间。爱,永恒,天荒地老。是亘古不变的神话。多少人追求着,又有多少人肯为自己的追求放下身后的荣耀。爱,一辈子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