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短短几天内,南方全面失守,昔日强大的宁帝国如今一分为二。

  而就在万青山率领众人蚕食着宁帝国的疆土,还未站稳脚跟时,东边一股不明势力突然出现,蔓延着,迅速地瓜分了这片富饶的土地。

  万青山和宁东篱都没分出太多心思和兵力在东边,给了这股不明势力充分发挥的空间,还未等万青山和宁东篱两方反应过来,东边就已被占去了大半,而等他们回过头来已为时晚矣。

  而根据那些逃回来的人传出的消息,那股不明势力大多是忘忧堂和无情谷的人,只有一支最厉害的骑兵队伍是从未听说过的。

  据看过那支骑兵的人说,那支骑兵身着黑甲,脸上也严密地带着护具,看不清面容,而他们身下的马也清一色地黑色打扮,但是跑得却是飞快,远远看着,那支骑兵就像一团黑云般,眨眼就到了眼前,手起刀落,轻松地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生命,而传出这消息的这人还是靠早就藏在土堆中才捡回了一条命。

  自此,“黑甲兵”威名四播,“黑甲兵是地狱派来收命的”也在百姓中广为流传。

  当杨威赶到南方时万青山已经收手不再向前进攻了,而面对着万青山布置的易守难攻的壁垒,杨威果断选择了放弃进攻,着手修筑防御工事。

  就在杨威到达不久,他便接到了家里加急传来的消息:他那和他一样麻烦的妹妹也跟来了,好在那妹妹身边武功难测的木头丫环也跟着来了。

  悄悄派了一队人去寻无果,只好放弃了将杨五绑在身边的想法,还好此时没有战事,两军对峙,想来杨五也惹不出什么大麻烦来,便嘱咐了那队人马密切关注杨五的行踪,一旦发现,能带回的带回,不能带回的密切保护。

  而就在杨威到达的同一时期,东边的不明势力也停止了进攻,开始修筑的分明也是易守难攻的防御壁垒。

  装载着前线的消息的线报一封接一封地分别传到万青山和宁东篱手中,看着传来的消息,两人虽立场不同,但却心有灵犀般都沉默了。

  宁东篱双手垂立在后,抬头看着墙上的地图,默默地计算了下各自所占的地盘,心中有些阴郁。

  不是他能力不够,他也是从小就接受皇家正统教育的皇子,开始接手宁福泽留下的摊子时是有些不适应,然而处理了一天下来也就将完全适应了每天繁重的事项。

  之所以这么快宁帝国就被瓜分去了两份,跟万青山和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不明势力的充足准备有关,富足生活过久了的人民自然会比较懈怠,哪里能打得过那些经过精心训练出来的人马。

  午夜的寒意爬上他的后背,身边的太监善解人意地拿来披风给他披上。

  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身体却没有半分暖意,也许,一旦心失去了温度,便连身体也再也不能感受到温暖了罢······

  看着桌面上铺开的地图,上面的三个圆圈圈出来的地方分明就是三个势力所占的地盘,细看就会发现,西北、西南、东方,像极了鼎之三足,互相夹持着、对立着,万青山的手点在宁东篱所在的帝都京城,一下一下敲打着,就像是将剑一下又一下地刺入那人的心脏。

  略带血腥的幻想让他的头脑清醒了过来,食指沿着地图缓缓下滑,流连在那片土地上的手像是极爱恋那片土地而不舍离开。

  烛光的照耀下,透明圆润的指甲镶嵌在象牙般地手上,粗糙的茧掩盖不了那双手的风华,反而彰显了手主人的刻苦与勤奋。

  而那双手在滑到东方那片不明势力时突然一顿,眼神闪过一丝凌厉,猛然向下一拍,“啪”地一声,五指平摊在桌上,盖住了那被朱砂笔圈出来的地方。

  “虎口夺食,真想会会这不知是什么来头的人啊······”万青山的眼神中浮现出迷离的神色,喃喃说道。

  隐在黑暗中的血鸢突然出现,淡淡道:“可以一查,由我去。”

  万青山有些无奈,自从她病好了后就回到了黑暗中,就算是万青山下命令让她不用再保护他也行不通,不过想到在这军营中,血鸢也没小屋子可以待,便随她的便了。

  此刻见血鸢突然出现,又说出自己想主动去查探,万青山难掩惊色,要知道血鸢几乎没有主动提过自己去做什么事情,从来都是万青山说了出来,血鸢才会领命而去。

  不过万青山只是惊讶了片刻,继而果断道:“不可!你以后不用做危险的事情了,乖乖站我的身后就好。”

  血鸢将万青山话里“站在我的身后”的意思理解成了他担心他身边出现奸细,所以不愿意将他的后背交给别人。

  略带寒意地扫了一圈周围,收回眼光后继续淡然道:“放心,他们都是我选出来的,不会出现问题。”

  万青山无语,他的意思分明是说以后由他来保护血鸢,结果却被血鸢曲解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去。

  伸出手把住血鸢的脉,见血鸢又全身僵硬,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

  细细查探过后,见血鸢身体确已无碍,只好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冷着脸漠然道:“去罢,注意安全,这次的任务是你要安全回来,不伤分毫地。若做不到,回来后便再也不要藏在黑暗中了,陪着我呆在这光明正大的地方。”在说到“陪着我”时,语气加重了许多,他不信这样血鸢还听不懂他的话。

  血鸢仔细地估量着这任务的可行性,听到万青山说“再也不要藏在黑暗中了”时心里咯噔一下,如果不活在黑暗中······自己还有什么意义?这是要我自裁谢罪么?

  大脑“嗡”地一声,血鸢的脑子里变成了一片浑沌,完全没听见万青山后面说得那句最重要的话。

  万青山见血鸢眼中露出一丝迷茫,满意于自己说的这番话的效果,心想这下这块冰块肯定理解了,但可能还暂时接受不了,于是挥挥手,大度地冲着血鸢道:“回去休息下准备好行李再出发罢,这次也不用太着急,小心为上!”

  血鸢眼中的迷茫消散开来,抱拳冲着万青山坚定地道:“是!”转身一下消失在了帐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