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转过弯,又走了一段路,赵耀武突然往碧湖方向走去;走上坡顶,看着碧湖中微微荡漾的湖水发呆。

  默默地看了片刻,忽然仰头向天,一声长啸悠然而起。

  有决绝不回之志,有缠绵不舍之意!啸声高亢雄浑连绵不绝,回荡在山谷之中,响彻于云霄之间。

  啸声落下,“唳……”,碧湖远处,云霄之上,忽然有鹤鸣声相继传来,只见或是从那湖面,或是从那山巅,有白鹤翩然而来,在二人的头顶翩迁飞舞。

  赵耀武对着鹤群挥舞着手,高声叫道:“我儿子来接我啦!我走啦!你们自己保重,再见啦!”

  说罢又挥挥手,转身而去。

  群鹤盘旋,跟着二人往森林而去,鹤鸣声声一刻不停,似告别而送行,似不舍而挽留。

  当父子两人走近森林边缘的时候,群鹤盘旋一周,才高声鸣叫着四散而去。

  还未进森林呢,便见森林深处一阵沙沙的草木摇曳声,看来是有成群的野兽往这边而来。赵毅神色略紧,便要提议父亲赶快离开。

  看向父亲之时,见父亲神色从容,微微而笑,便放下心来。

  只见兽群很快就来到了二人面前,却原来还是昨晚的那群野狼。

  白色头狼到了近前,看着赵耀武呜呜地叫着,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赵耀武反手拍了拍身后的包裹,指了指悬崖高处,笑着对白狼说道:“我要走啦,以后不欺负你们啦!”

  白狼呜呜叫了两声,走上前来,在赵耀武的脚边蹭了蹭,用嘴叼着赵耀武的虎皮衣脚,轻轻地拽着,很明显的依依不舍呢。

  赵耀武摸了摸白狼的头,笑着说道:“小白,别闹!我走了就没人欺负你们了,你该高兴才对,别这幅娘娘腔。我们还要赶路呢。去吧,去吧!”

  白狼摇了摇尾巴,往回走了两步,又转头看看赵耀武,赵耀武笑着挥挥手,示意它们可以回去了。

  白狼对着后面的青狼一阵嗷嗷叫唤,十几头青狼便两边排开,中间空出一条路来。

  白狼走到路的当中,回头对着赵耀武唤了两声,赵耀武惊讶地说道:“你们要送我?”

  白狼又是点头又是叫唤,当先缓缓而行。

  赵耀武对赵毅惊喜地说道:“毅儿,它们要送送我们呢,走!”

  说着拉起赵毅的手便跟了上去,如此白狼在前,赵耀武和赵毅在中间,十几头青狼或断后或护卫左右,朝森林里走去,起初还是快步而行,后来却是越走越快,再后来赵耀武干脆将赵毅又放到了脖子上,便开始飞奔起来,赵毅骑坐在赵耀武的脖子上不停的指引方向。

  人狼一行在森林中狂飙突进,所过之处群鸟惊飞,百兽辟易,一路通行无阻。

  赵毅看着这么通灵的野兽,心想:老爹的眼光着实不错,如果真能带头白狼的小狼崽回去驯养的话,真的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情诶。

  “嗷吼……!”赵毅正想着,一声虎啸传来,山鸣谷应、树颤枝摇,树叶簌簌而下;正在前进的狼群戛然停住了脚步。

  “嗷呜……!”停住脚步的白狼不甘示弱,放声长嚎以作挑衅。

  赵毅左右看看,只见一只只青狼虽然如临大敌,迅速集结,却没有一丝畏惧恐慌之意,甚至还显得有些兴奋。

  赵耀武停下脚步,无奈的笑笑,对白狼叫道:“小白啊,是小虎要来,它大概也是来送送我的,你们待会儿别打架啊!”

  赵毅听得满头黑线,差点从爹的脖子上倒栽下来。咱这爹,跟泰山肯定是血亲!

  不一刻,一阵腥风吹过,一只吊睛白额大虎从林中缓缓踱了出来。

  “昂嗷”,这只吊睛白额的大虎扭了扭头,往四处看了看,张开嘴低低地吼了一声,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照直向赵耀武走来。

  白狼“嗷”地一声叫,尾巴一夹,浑身白毛都炸了开来,身子略略低了低,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前脚在地上刨了刨,十几只青狼也同时做出了攻击的姿态,眼看着便要打起来。

  赵耀武看势头不对,大喝一声:“停!”往前急窜两步,便到了吊睛白额虎的面前。

  赵耀武将手伸出,摸了摸白额大虎的脑袋,口中温和地说道:“小虎,我要走了,你也是来送我的吗?”

  白额大虎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赵耀武手臂上的汗;狂奔了半个多时辰,赵耀武的身上也是微微有汗渗出了。

  赵毅吓的浑身寒毛根根直立!

  开玩笑,这头吊睛白额的大虎实在是太大了,虎头就在赵耀武的胸口了。赵毅骑坐在赵耀武的脖子上,两只挂在赵耀武胸前的脚正好就在这白额大虎的嘴边,能感觉到白额大虎嘴中和鼻子中呼出的温暖气息。

  好像是察觉到了赵毅的不安,白额大虎居然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赵毅的脚,赵毅顿时头皮都麻了,“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赵耀武轻轻拍了拍白额大虎的脑袋,说道:“小虎,别调皮。”

  赵毅看到白额大虎抬头看了看自己,眼中居然有种调皮和奚落的意味。

  “这死老虎,居然吓唬老子。”赵毅在心里暗暗腹诽不已。

  白额大虎掉了个头去,用身子蹭了蹭赵耀武的腿,俯下身去,转过头来对赵耀武轻吼两声。

  “你?……这是……要我坐上去?”赵耀武迟疑着问道。

  要知道,老虎作为山林之王,性子最是骄傲,哪里能容忍别人骑在它的背上?所以,赵耀武也犹豫了。

  白额大虎又对着赵耀武低吼了两声,还拱了拱身子。

  赵耀武也不废话,将赵毅从脖子上抱下来放在白额大虎的背上,自己一抬腿也坐了上去。

  白额大虎站起身来,“嗷吼……!”一声长啸,便窜了出去。狼群也是一阵“嗷嗷……”嚎叫,左右护卫着飞奔而去。

  赵耀武紧紧地抱着赵毅,两只脚夹紧了虎腹,将自己和赵毅牢牢地固定在虎背之上。

  白额大虎和白狼起头并进,似乎便是赛跑一般,不一会儿功夫便跑发了。

  白额大虎跑动间身子一弓一放,但是两人所坐的位置却始终保持相对的一个高度,所以虎背上倒是不甚颠簸。只是这速度实在太快,眼前的树木山石等景物便似向后疾飞一般。山风刮脸如刀,直逼的赵毅几乎连眼睛都无法睁开;只好用一只手挡在眼前,眯着眼从指缝中看出去,另一只手贴在大虎的身上,用以指引大虎的奔跑方向。

  这吊睛白额大虎着实通灵异常,赵毅只是开始的时候试了两次,大虎便完全能够领会赵毅的意图了。

  一路顺畅无比,来时赵毅小心翼翼走了将近四个时辰的路程,在这样的高速突进之下,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赵毅下山的地方。

  赵毅恋恋不舍的从大虎身上下来,骑着猛虎狂飙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更何况还有大群的野狼一路护卫。

  和父亲一起在山崖下略作休息调整后,赵毅起身整理好衣服鞋子和装备,赵耀武也从包裹中拿出一捆牛筋铰接而成两指粗细的绳索背上了肩。

  攀岩!逃出生天的行动,正式开始!

  ……

  当赵耀武看着赵毅如同壁虎般攀上第一段峭壁顶端的时候,终于完全放下心来。

  这孩子的攀岩的能耐似乎比他还强呢。

  赵耀武沿着赵毅攀爬的路线向上攀行,意外的觉得非常的舒服,路线选择都是最牢靠最省力的地方,一些以他的体重无法攀住的裂缝,赵毅都做了修正;偶尔实在没办法的地方,赵毅也能用短剑给凿出落手之处来,再加上牛筋绞绳和赵毅手上的护臂的帮助,攀岩——如履平地啊。

  到了第一个落脚点,往山下望去,只见白额大虎和狼群还在仰头望着他们。

  看着相互作伴了五年之久的邻居和朋友,赵耀武的眼眶湿润了,谁说禽兽无情?

  赵耀武朝下方拼命的挥手,大声叫道:“我走了!你们回去吧!以后要好好相处,别动不动就打架啊!……”

  下方的大虎和狼群似乎听懂了赵耀武的话,且看到二人已经爬到这个高度,真真正正的知道赵耀武不会再回来了。

  “嗷吼……!”吊睛白额大虎一声长啸!

  “嗷呜……!”白狼领着狼群放声长嚎!

  一阵虎啸狼嚎之后,白狼领着狼群三步一回头的往原路返回;吊睛白额大虎在崖下转了几圈,无精打采的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也慢慢地走了。

  赵耀武红着眼笑骂了一句:“这些畜生,真是……!”

  赵毅眼尖,看见狼群离去的树顶之上似乎盘着一条大蟒,连忙对赵耀武说道:“爹,那边还有一条大蛇来送我们呢?”

  赵耀武愣了愣,说道:“没有什么大蛇和我有交集啊?大蟒我倒是杀了几条呢。”往赵毅手指的地方看过去,说道:“哪里有啊?”

  赵毅道:“在树顶呢。”定睛一看,只见树枝摇曳,森林在山风中如同海浪涌动,哪里有什么大蛇?于是悻悻道:“可能是我眼花了吧。”

  赵耀武宠溺的揉揉赵毅的头,说道:“可能是这几天实在太累了吧?”

  继续向上,两个时辰后已经来到了赵毅当初遇险的那个大裂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