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坤只觉得背脊一凉,瞳子都发白了。思绪顿时飞转。

  ……

  还记得小时候与渡霜天师傅练剑。

  一次,坤手中的木剑又被渡徒手打飞了。渡狠狠的抽了他一个嘴巴:“真没用,以后别练了。”

  坤一手抚mo着红肿了大半的脸,默默的走过去拾起了木剑。

  渡霜天生气道:“都说不用练了,你还捡它干什么?”坤不答话。抱起剑准备;回房。渡霜天见了以为坤是要和自己对着干,不由勃然大怒,走去一把夺下木剑,发力扔进了山沟,扔下一句:“这山沟里的猛虎饿狼多着呢!要捡你就去捡吧!”转身自个进了屋。

  坤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入夜,除了花虫细语,一切都寂无声信,坤瘦小的身影独自在山沟中前进。时不时传来一两声野兽的咕噜声,搞得他头皮发麻。

  “不会碰到野兽这么倒霉吧!”坤一咬牙小跑起来:“快点找到剑回去,如果师傅知道我半夜溜出来又该骂我了。

  找到了,木剑静静的躺在地上,似乎正等着它的主人,不过它的旁边正躺着一只正宗的吊睛白花虎,这一幕场景就显得没那么动人了。

  “夸、夸张。“坤只觉得双腿抖个不停,吞了一口口水,弯腰拾起木剑,考虎就在他弯腰的一瞬间睁起眼睛瞟了他一下。吓起坤一阵风似的跑了。老虎倒也没追。

  老早就躲在树丛的渡看了这一切不由气短:“居然吓成这样,也不怕丢了我的脸。”可转眼又看见坤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双手握剑对准老虎:“起来,我要和你决斗。”

  “这小子短路了。”渡不由这么想,认真的看下去。

  老虎当然听不懂坤的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坤,也许它正在想:老子刚睡醒(老虎是在夜间活动)丫丫的这个没长毛的猴子拿根树枝对着我干嘛?

  汗丝丝渗出,坤道:“抱歉了老虎,因为我师傅说过:虽然不认同‘打不过就得死,但如果见到强敌就跑那就太不像一个剑客了。,所以——和我打一场吧!”坤一脚把地上的石块踹到老虎头上。

  老虎呼啸而起。

  渡不由点头:“这还像个样。”但又纳闷了:“我说过这句话吗?”

  老虎对坤连施利爪,坤连连闪避,但不多时体力已经渐渐跟不上了。情紧关头,坤发挥了应有实力,闪过一爪,一剑刺中老虎。

  “这小子的剑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差啊!也许是和我对峙的时候不能尽情发挥吧!不过力量不够,这样刺是刺不死老虎的,不过话说回来坤今年几岁来着……嗯……4岁半。”

  老虎痛入心肺,猛力一爪,将坤打飞了。木剑还留老虎身上。低吼一声,老虎向坤奋力扑去。

  “到底还是要我出手啊!”渡正欲出手,却见坤双眼放光,一身豪气陡生,右手点指击去,野兽本能叫老虎浑身一颤,翻身闪开,坤击在一棵树身上,吧的震起一轮白烟,树上几尺处都被炸成粉碎。

  “剑——剑气,我不是还没教他吗?”渡。

  老虎咧着嘴惊了两秒,飞也似的跑了。坤撒腿追去:“喂,把剑还我啊!”

  渡飞身跳了出来:“不要追了,不必对下跪求饶的敌人下杀手。”

  “可是师傅,剑……。”

  “为什么你那么想拿回那把剑呢!就算会有生命危险也再所不惜。”

  坤低下头,不好意思道:“总觉剑客不能发挥剑的价值的话,剑会哭泣的。我不想有一把剑因为我的原因而哭。”

  渡双眼一睁,愣了半天,慢慢平静下来:“那我们回去吧!对一把木剑来说,能够刺入猛虎的身体已经是它值得夸耀一生的成就了,记得是你成就了它啊!”

  ……

  两人默默的回家。

  半路上。

  渡忽然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坤吓了一跳:“师傅你……。”

  渡你头道:“坤,我得向你道歉,白天打了你,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剑客,而骂你没用的我,才是一个大混蛋啊!”

  坤泪水夺眶而出:“师傅,请不要这么说。”

  渡把大手按在坤头上:“走,回馆,明天给你一把真正的剑。嗯……不够的话,九把吧!”

  月光如水。

  林风如烟

  如果一个能读懂剑内心的剑客都不能成为历史上的大剑圣,剑真主的话,那还能成为什么呢?

  渡默默的想。

  ……

  满天繁星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