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妖王一皱眉,显示他很心痛。四位老大臣已经是怒不可遏了,大呵着:“誓死保卫王室!”拔出金剑冲了过去。仙子纵身跳过血池,轻吐四字:“虚有其表。”一挥剑,四把金剑已断,一生中少有的牛皮道:“大人物说话,小人物一边去。”反挥一剑,将四老斩倒。大步向前,挥手斩碎一妖王的金像。妖王一怒:“那是第六代妖王的金身像啊!”仙子一笑,出手便是——

  ————旋斩舞————

  立时金泥翠渣横飞,满堂金粉翠沙。不过片刻,前前后后千年时间才建立的“王室功绩台”已是一堆堆废渣!仙子斩龙立地,闹一通心里倒是舒服不少:“一群肉虫,还想造碑立传?我来此一日,便叫你一世不得安宁!”

  妖王痛苦地闭上眼。一美少女从床后窜出,手持匕首站到仙子面前。仙子看得出,她的手脚都在发抖,一丝震撼惊到了仙子,仙子认真而平静道:“你与那四个老头不同,我从你身上闻不到半点淫秽的味道。你让开吧,我不想伤你。”

  不过这话明显没用,少女一咬牙,双眼一闭,胡乱刺了过去,美妃一惊:“华,不要。”

  片刻。

  鲜血流出,匕首刺进了仙子的胸膛,少女睁开眼,不断涌出的鲜血令她不敢动弹。仙子拔出匕首,左手按住伤口,坦然道:“你是妖王的贴身侍女吧?这么忠心真是难得,好了,以你的实力是伤不了我的,既然已经伤到了我,那妖王与你自己也不能再责怪什么了。”仙子走过她身边,大步向妖王走去。

  (笔者忽然感悟到:战争是泯灭人性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留下点什么,才好让后人来定义这次战争的性质。)

  少女忽然领悟到什么,她惊觉自己面对的人物并不一般,不一般的人物或许可以用不一般的方法打败。于是她猛地转身拦住仙子,没来头的问道:“你觉得我美吗?”

  仙子表情平静地嗯了一声。认真打量,眼前的少女真是非一般的精致容貌,似乳玉般的肌肤,连淑灵或幽紫也比不上的娇好容貌。可以断定她十年后将成为无可限量的绝色。

  少女低头羞涩道:“我不知道我值多少,但无数王公贵族倾倒于我的容貌。仆人们及所有的妖众都称我为妖界第一财富。现在,我愿意用我的身体来换取我父王的性命。”

  妖王一激:“爱华,不要象个傻子一样。”傻子吗?哼哼,如果是为了自己的所爱,傻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仙子一惊,眼中闪过无限的迷茫,低头懊恼道:“美丽是否有价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但战争所谓的残酷就在于————不管我赤道火.仙子现在多想帮你,我也不能放过你父亲。”生怕自己再犹豫,仙子用剑柄将爱华打晕。由此,妖界第一财富爱华公主的名字暂时隐藏于历史的背后。

  “妖王,立刻终止仪式。”仙子呵道。终于到正题了。

  妖王一声冷笑,床后的纱幔拉开,一个好几立方米的绿宝石,宝石内的人形已清晰无比,散发的绿光让整个寝宫有了一种诡异的色彩。更为诡异的是,宝石上竟有几根人类的血管与妖王后背相连。

  “那就是让我死。”

  “那你就死吧!”仙子冲了过去。横向一斩。却见——指甲挡下了斩龙————准确地说,是美妃的指甲忽然之间暴伸如剑,挡下了斩龙。美妃一挥手就将仙子逼退,扭转粉颈轻轻亲吻妖王干枯的脸颊,慢慢跪下:“臣妾今后恐怕不能再侍奉陛下了,诚请陛下恕罪。”

  妖王痛苦地闭上眼。

  美妃站起面对仙子:“入侵者,受死吧!”

  仙子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位美妃:面容姣好,神情高贵,胸窝有纯金刻花圆牌,四条红丝相系,裹青纱内衣,于后背结花,余下红丝自由垂摆,一股妖气,上下飞舞,下身一系白纱松裤,特有一奇,雪腹肚脐旁也有一红,但那并非装束,那是——她的鲜血。

  仙子一皱眉:“你也是鱼族的人。”

  “答对了!死吧。”美妃飘身飞来,仙子纵身侧跳。地面陡多十指爪印。仙子单手支地,翻身站立:“30秒,30秒就能解决你。”

  “狂妄的小鬼。”美妃正立,她的装束加身材,的确有让人喷鼻血的资本。

  仙子吸了口气:“好浓的抗凝血药水的味道。”

  美妃:“血池里面的确有不少。”

  仙子:“真够恶心的,不过更恶心的是你的指甲。”

  “注意到了吗?没错,上面抹有甚至可以毒死大法王的毒药。”

  仙子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有趣,那么,计时……”

  美妃抢先冲来。

  “开始!”仙子一闪,地面碎裂。美妃反手一抓,仙子斩龙一挡,纵身跳开。

  “躲躲藏藏地干嘛?”美妃一呵:挥爪攻来。仙子一跳躲开,往两根石柱间一挥,层层纱幔落下,在纱幔掉在地上之前,赤道火·仙子冲了过去,一堵半透明的墙拦住了美妃,区区一道纱墙当然拦不住她,拦住她的是她的想法:这也许是一个陷井,我的实力在他之上,不必着急。

  千分之一秒,美妃这样想着,纱幔的另一头传出一团红光。大火球吗?美妃打出气盾对准红光:他是在利用我的犹豫制造大火球,好险,不过没用了。

  轰,大火球射来直接轰中美妃,重复一次,一个很大的大火球以快绝的速度从侧面冲来,轰中美妃的侧面,美妃被震飞倒地,仙子倚在一石柱边冲她微笑。

  美妃筋骨尽断;“怎么回事,你明明是在那边的……。”纱幔落尽,答案出来:“灵、灵镜,刚刚是灵镜反射的火红光吗?”

  “没有战斗经验是行不通的!”赤道火·仙子收起灵镜:“看上去再强也没用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冲到妖王面前道:“该搞定的都搞定了,兄弟,你也没什么说的了吧!”

  “等等。”妖王面若冰霜,冷冷道。

  ……

  圣殿门口,索美米亚大法王与赤道火·连云已斗了上千回合,鲜血——————挥洒在空中。

  大法王手中银色的剑刺入连云的腹部后,连云挥刀将它斩碎,复轰一脚,大法王后退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