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老人赵宇听得此话,大吃一惊,对着赵雅萱叱责道:“你这丫头,没事就不要乱跑,如果出了什么事,你知道我会多么难过吗?”边说话他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似乎想看看她是否发烧了,不然刚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见到自己的爷爷居然还不认识。

  赵雅萱见这个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很陌生的老人,顿时心中产生了一股暖意,这份关心除非是傻子,任谁都能够看出来的,她赶紧对着老人说:“爷爷,我不是担心您嘛,那么长的时间没有看到你回来,人家着急啊,所以就跑了出来。您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保证下次不会这样子了。”

  老人赵宇轻轻敲了一下赵雅萱的额头,笑骂道:“每次犯错都来这一套,你就不会来点点创新啊?不过,只要你没事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豆腐西施瞧得这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眼睛都红了,她也曾幻想过自己能够与家人一同共享天伦之乐,只是这次的饥荒带来的还有瘟疫,带走却是一条条的生命,其中就包括了她的丈夫和孩子,那是半个月前的事了。每当她看到和现在情况相似的情景,她都会伤心地想起以前那一段段和家人一同相处的场面。正因为如此她才这样关心失去双亲,而且爷爷经常不在身边的这位女孩子。

  赵宇抬头,看到了双眼发红的豆腐西施,年老成精的他怎会瞧不出她是因何如此,当下出言相劝道:“秦嫂,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节哀吧。以后找个适合自己的好男人,重新开始生活好了。”

  豆腐西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他点点头,默然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赵雅萱好奇地问:“爷爷,这秦阿姨为什么这样难过啊?”

  “小丫头,你还小,有些事还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不要再问我这种问题了。也不知道你这小脑瓜整天在想些什么,老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来为难爷爷。”

  赵雅萱吐了吐舌头,她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寄居的这具躯壳的原先主人也和自己一样这么古灵精怪。当下撒娇道:“爷爷,人家也不小了,很懂事的了,您就告诉我嘛,我看到秦阿姨那么难过,很想帮帮她啊。”

  赵宇老人没好气地说:“你这丫头,还好意思提帮她,你还记不记得,是谁帮她把煮豆腐煮一半的火都浇熄的,让她交不及别村的订货;是谁帮她管教孩子,把她的孩子打得满身是伤的;是谁帮她在熟睡时,让她的头发与她丈夫的头发打结在一起,让两人成为名符其实的结发夫妻的?”

  听着眼前老人那略带戏谑的责问,赵雅萱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一幕幕与之相符的画面。心中也暗自感叹,这具躯壳的前主人实在是太牛了。但是这性格和自己是多么相似呵。

  但是她的确没有干过这样的事啊,虽然这些帐还是要算在自己的身上。当下只得再次撒娇,不依地对老人说道:“爷爷,您怎么老揭我的底啊,我都被您说得不好意思了。这些真的是我干的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你这丫头,从小就不学好,专门搞恶作剧,你还敢说你没有印象?还好这几年你已经不再那么调皮,不然啊,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婆家呢?”

  “爷爷,您说什么啊,找不到婆家我就不嫁,永远陪伴在您的身边。”

  这话让赵宇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话的确说到他的心里去。他刮了一下赵雅萱的脸颊,道:“傻丫头,你怎么可能永远陪在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将来也会有自己的追求的,爷爷老了,看到你现在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唉,也不知能不能看到你出嫁的那天。”

  赵雅萱看着老人脸上那由欢喜转为感伤的神情,心下也是一阵抽痛,她由这一刻开始,就决定以后好好照顾眼前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

  吃饱了饭,赵雅萱一边与老人闲聊一边转动脑筋,她想到如今她就要接着这具躯体的主人以前的生活继续下去,但是,她现在除了知道那个女孩有这样一个爷爷之外,其它的她是一无所知啊。这以后要怎样融入原体躯体主人的生活圈子当中,她现在是十分头大,究竟要如何不着痕迹地打听到这个女孩的过去,而不被人怀疑自己现在是个冒牌货啊。

  想着想着,赵雅萱渐渐就走神了,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不知道她在看着什么。

  坐在赵雅萱对面的老人赵宇眼见她如此,手掌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口中着急地说道:“丫头,你怎么了,你不要吓爷爷啊。”

  赵雅萱居然大力地推开老人家,站了起来。口中大声说道:“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啊,啊,我的头好痛,好痛、。”她边说还边扯着自己的长长的头发。显出了十分痛苦的神情,到最后更是抬头向天,双眼紧闭,两道柳叶眉皱出了一个夸张的川字来。

  老人赵宇被赵雅萱大力推开,你仰倒在地,刚要出声叱责对方,但是看到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一双本就如同铜铃般的眼睛瞪得更加大了。赵雅萱的举动让他害怕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可是只有这一个孙女,如果她出事了,以后叫他怎样到泉下面对她的父母啊。想到这里,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按住赵雅萱的双肩,将她摇晃了几下,口中的话也因为着急变得有点结结巴巴了。

  “丫头,你……你,睁开……开眼睛,看……看爷……爷爷,你……你……究竟怎么了啊?”

  赵雅萱经他这一摇晃,立即睁开了眼,但是她的眼中只有迷惘,说出的话令得老人更加害怕与着急人。

  “你是谁?啊,我怎么想不起你是谁了?啊!我又是谁?为什么我觉得你很熟,可是,可是,我怎么记不起你是谁了?啊!我的头好痛啊。”

  说完这些话,赵雅萱居然就躺下来,双手抱头在地上滚来滚去,身上沾满了沙土与枯草树枝等影响形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