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伍伯伸手将古籍翻开,一道神光似是而非环绕古书,一曲天音若隐若现回荡尘宇,尽显其神性,暗藏其光辉。

  伍伯望向两人,似乎已经见到神圣之传承一般激动,道:“你们筑得星台,迈进万道之门后,如若能得到独孤无痕尊者的传承,定能一飞冲天,傲立万古。”

  说完将书放回石桌上,再次道:“这里有三本独孤无痕尊者所留下的古籍,有身法斗转星移,可以说这是天下极速也不为过。当年独孤尊者纵横一世,所遇凶险也不知凡几,靠这斗转星移天下极速,一一闯了过去,留下无痕无踪之誉。还有最后一本是独孤尊者的剑法,无痕剑法。无痕剑法主攻伐,威力极其强大,一力可破天。其中奥妙,你们以后再慢慢参详吧。”

  沈星和阿牛早已沉醉其中,对这种圣法神往已久,如果能像这位尊者般傲立万古时,也许也有实力追寻身世之谜了。

  伍伯引导两人,道:“首先,要懂得查探已身状况,集中精神,神由泥丸宫而出,可经百穴,可知已身。而丹田之上,就是筑星台之所,就是你们接下来的目标,能否入道,便看你能否筑得星台。”

  “筑星台需全身精气神达到一个临界点,会集丹田之上,聚集而炼,演练阴阳,筑就星台。成则迈入修路,追寻天道,败则平庸一生,精气神崩损,再难重新筑造星台。所以这也是一道天堑,星神大陆九成之多的人被阻在这一道坎上,郁郁百年而终。”

  伍伯看着沈星,示意道:“你已经突破一万力量之关,现在就可以开始筑星台,你可以在此地尝试,这里不会有人打扰。”

  “好!我就在这里筑就我的星台,迈上我的大道。”沈星坚定地道。

  伍伯点头道:“虽然你精气神都达到筑星台的要求,但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你一定要尽最大力量去突破。机会只有一次,失败后精气神便崩散,再也不会凝聚起来。有任何疑问可以上去问我,我和阿牛先到上面,不要急于一时,这个过程也不是一时就能完事的。”

  沈星点了点头,道:“如果这一关都不能冲破,谈何理想,我所追寻的将只是一个幻梦而已。”

  “星台之地是灰蒙一世,还是星光万丈,我想你通过此次即便得知。”伍伯再将几项注意的告诉沈星后便和阿牛步上阶梯回到地面。沈星收心静默一会,盘坐于地,开始冲关。

  等到心平意静之地,五识暂闭,收束心神,达到之前从未有过的状态,神出泥丸宫,曲游全身。沈星的身体经过神光之锻炼,体质大变,可谓世上至尊宝体也不为过。体内各经脉坚韧得像经过铜铸铁锻般,充满力量。

  最后神识停靠在丹田之上,也是筑星台之所。此时星台之地不像伍伯所说般灰蒙蒙一片,那里有着两颗神珠,像是亘古便居于此地,沈星才是外来者,两颗神珠与这里格格不入,充斥着妖异。

  两颗神珠各占一边,发出紫色和金色之光也各占一半,使星台之地宛若明镜。

  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便不可再筑得星台!

  沈星想起伍伯话语,不再迟疑,先筑得星台再探其究竟。不容多想,精气神凝聚于此,顿时星台之地轰隆之风雷声阵阵传出,星台之地翻滚扭曲,形成太极般图案,渐渐显化成形。

  太极般的图案耀亮四方,之后便是化为沈星所想的形状成就星台。沈星想及地球,便想将星台之形化为球形。就在太极拳起成形之时,紫金两色神光射入其中,各居一边,占据阴阳鱼之地,演练阴阳。

  对于紫金两神光加入,沈星不力掌控,只能尽最大力量去控制星台稳定与形成。紫金神光加入之后,星台激烈扭曲,时而舒展平摊,时而成形太极八卦。在这过程中,沈星精气神急速损耗着,已经到了崩散的边缘。

  不一会,沈星全身已是汗流浃背,短短一瞬似是经历了亿万年之久。成形的星台在紫金神光的搅混之下若聚若散,太极八卦图案也渐渐暗淡,似是下一刻便消散于无形。

  沈星在心中无力呐喊:“上一世,我毁灭之路定是与你有关,而这一世,难道你还要废我身躯?”

  “你究竟是什么,为何居于我身,快滚,滚出我身体,别阻我筑星台。”

  紫金神光渐渐占据主导,游走星台,使星台扭曲旋转起来。而这个时刻,紫金神珠两次射落两道光华,直入星台,星台在这重负之下不堪而碎,太极八卦图案分崩离析,洒落片片光华,在瞬间又消逝……

  星台崩碎了!

  筑星台失败了!

  机会只有一次?难道就这样庸碌一生吗?

  沈星跪倒在地,精气神在崩散瞬间他吐了一口精血,面色苍白。

  沈星不甘怒吼,再次查探体内,星台之地光华消逝,残败凋零。沈星心有不甘,不能如此终了,他有太多的理由不能罢手止步。

  地球尚不知在何方,兄弟手足生死不明,青依倩影不知所踪。这些沈星都要去求索,就算花一生一世也在所不辞,这是他现在能找到唯一一件可做的事。

  如果这样庸碌一生,生而不见故土之所在,不明兄弟之安危,不得守护心中所爱,生有何意义?就算多活一辈子也只是多一生的折磨,多百年的痛苦,多一世的牵挂。

  “也许我是来这里受罪的!是谁将我流放在这他乡,无亲无故,无所依靠,还要残废一生……”沈星痛苦呢喃出声。

  就在沈星无知觉之中,星台光华全部消逝之后,紫金神珠两次垂落两道神光,游走全身,所经之地,生机盎然,损耗之精气神再次迅速恢复,而且超过之前。

  沈星面色再次红润,站起身来,满脸怒容,仰天长啸,怒吼出声。

  “滚……”

  在外面伍伯听到后暗道不好,正想进入地洞之时,沈星已经走了出来,此时沈星涨红的脸容带着丝丝疲倦与不甘。

  阿牛低声慰问:“老大发生了什么事……”

  沈星不语,径直走出门外,望向蓝天白云,思索万千。小艾这时也走了过来,抱着沈星之手,一脸悲伤,似是刚才的一切发生在她身上一般。

  小艾仰着头看着沈星,低声问道:“沈星哥哥,你怎么啦,小艾会很听话听你讲的。”

  “我没事,我出去走走。”许久,沈星说出一句,便独自走了出去。

  小艾想跟上去时,伍伯拉住了她,道:“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发泄心中之愤,一会就没事了。”小艾大大的眼睛眨了一下,似是明了,止了脚步。

  沈星一个人迷迷糊糊走出了山村,当他清醒之时发觉来到了后山大坑之边,这个从地球来到这世界降临之地。望着不成人形的大坑,也许是异地他唯一能倾诉的对象。

  站在坑边,望着天苍,宛若这里能眺望得到地球般,可以与地球对望聊苦。回头看向山村,近在眼前的安祥山村似是远不可及,而自己更像是一个泡影中人,风一吹,便飘散他乡。

  这一切,好陌生,包括自己!

  他再次跳下了大坑,静静地躺在上面,脸面朝上,望着这蓝天白云,这不同于地球的蓝天白天,如梦似幻。

  收藏推荐个呗,上起点号关注一下呗,没有人气的书,上传会变得没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