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亦飞乜斜着美目,冷眼旁观,见二人越战越烈,互拆四五百招仍是难解难分,吁了口气收回目光,灵眸一转重新打量着前来寻仇的武林人士,目光渐转冰寒,冷叱一声:“广寒宫女听令:一个不留,杀无赦!”冷叱声中白练疾舞,顷刻便有四人未及惨呼便已倒毙。

  而众宫女被花亦飞的喝令震得回过神来,又开始了一轮惊心动魄的杀戮!

  百里浩然凝神观战本已至忘我境界,突听花亦飞一声喝令,不禁大惊失色,身形一闪,已挡在花亦飞身前,凝目望去,花亦飞的脸已被一股慑人的杀气所笼罩,让人一望之下便全身冻结。

  花亦飞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让开!”

  百里浩然目不转睛的望着她,叹道:“你为何要如此?”

  花亦飞面无表情,冷冷地道:“是他们自寻死路,与我何干?”

  百里浩然黯然一叹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受奸人挑唆……”

  花亦飞截口冷冷地道:“那就该为他们自己的无知承担后果!难不成要我广寒宫众宫女的性命来换取他们的成长么?凭什么!”她神情渐渐激动,嘶呼一声道:“我受够了!”

  百里浩然何曾见过她这副神情?不禁呆了呆道:“你…你怎么了?”

  花亦飞冷冷一笑道:“好久没杀人了,武功有些荒废,如今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我何不杀几个练练手呢?”

  百里浩然望着她她那副冷酷决然的模样,却似乎看透了她凄苦无助的心,心里忍不住一阵心疼,道:“你本不是这样的人,何苦伪装自己让别人误会呢?”

  花亦飞冷然一笑,道:“不错!我本不是这样的人,我就是伪装的太久了,所以都忘了自己是谁了!若再不卸下我的面具,怕是我自己都忘了自己是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色嫣花笑了!”

  百里浩然闻言面上浮出了无可奈何的悲伤,怜惜的望着她,却无力反驳她的话。只见她长长吐了口气,悠悠地道:“他们既然都称我为魔头妖女了,不干点魔头妖女干的事儿,又怎对的起这份殊荣!”

  百里浩然闻言一震,失声道:“不要……”方才张口,花亦飞的身子已如蝴蝶般飘了开去,白练连射带扫,一股劲风呼啸而出,但听“噗”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便是“啪嗒!啪嗒!啪嗒!”三声闷响,已有三人被震飞出去,重重撞在巨石之上,血花飞溅,顿时没了气息。

  百里浩然心中一凛,一个疾闪,滑出数丈,复又挡住了花亦飞的攻势,黯然叹道:“你这样无疑是将自己逼入绝境…”

  “与你无关!”此刻花亦飞脸上的杀气已被寒霜替代。

  百里浩然神色怆然,道:“我不想看你……”

  “够了!”花亦飞冷喝道:“想阻止我就先打败我,做不到就滚开!”话间一掌拍出只朝百里浩然胸口拍去,毫不留情。

  百里浩然自然清楚他这一拍的威力,无奈之下唯有化掌格开。她神色冷漠复又出手,左掌陡然一动,夹杂着呼呼掌风直拍百里浩然的面门,右掌灵动,疾划而出,直奔百里浩然咽喉。

  百里浩然心下骇然,倒滑三尺,一跃而起,凌空倒翻,急插而下,双掌齐发连环击出,眨眼间花亦飞便觉掌影漫天,如落絮飘雪,虚实难辨,夹杂着呼呼掌风泻顶压下。她柳腰后曲,玉臂微扬,袖中白练已呼啸而出,紧紧的缠在一棵树干上,而她那轻盈的身子已在闪眼间几乎贴着地面飞掠而出,飘飘落在古树上。

  百里浩然头下脚上急速倒插而下,双掌在地上连拍两下,身形又陡然拔起,飞鸟般朝花亦飞掠去,双掌齐发,手心更有两股无形的劲气向着花亦飞射出。

  花亦飞凭着树枝的韧性轻轻一弹,身如灵燕般往上一冲,待百里浩然折身再攻,她已飘落而下,袖中两条白练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如浪潮般层层朝他涌来。

  百里浩然心中大骇,惊急之下将全身的内力凝聚于双掌之中,双掌圈转,“嗖”地拍出,犹如风啸雷鸣,只朝那汹涌的海浪扫去。

  眼见瞬间便可分出胜负,然在这一刻突然响起一声悲呼之声。花亦飞闻得悲呼,娇躯一颤,双目不由朝发声处瞟了一眼。也就在她这分神的瞬间,百里浩然的掌风扫中了她,将她震飞出去。

  百里浩然大惊失色,慌忙伸手去抓花亦飞那柔弱无骨的纤手,孰料那挣扎的纤手在触及他手心的刹那间陡然化为夺命的利爪,出其不意的朝他胸口拍去,百里浩然猝不及防,痛呼一声向后坠去。

  方才那一声惨呼本是曲流觞被沈洛天所伤发出的,沈洛天还欲再攻却又被百里浩然的痛呼牵动。曲流觞是何等精明之人?早已乘机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