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七夕今宵望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天阶院落,清凉微风过,葡萄架下凝神谛听莺莺物语……七月初七,不论贫穷与富贵,女子们忙着打络子、织女红,庆祝这一专属于女子的乞巧节。

  这一天,一轩众人搬着座椅聚在藤条下相互说笑,一双双巧手正不停飞舞穿梭,从早到晚、里里外外忙得不亦乐乎。沐宛初自觉手脚笨,可着实无聊,遂让紫瑛替自己寻了块天蓝色布料,凑在一旁有样儿没样儿学。布料本就是质地极好的山水锦缎子,她只在面料上作好作歹描了一株翠色的小草儿。众人俱都猜不透她究竟绣的什么,或许她自己也不知。她的荷包整整比别人的大两圈,实在称不上‘荷包’,于是她又突发心思,打了一串长长的五彩丝绦配上五六颗黄豆大小的水晶,系到包上,如此便可斜跨于肩。小丫头婆子们大概从没见过有人如此做,眼中多有几分新奇,啧啧称叹夫人手巧。

  太阳渐渐隐入群山,一轩紫藤萝下便已摆好一张张方桌,其上有各色瓜果,丫头们将自己的锦帕子、荷包、缨络子、同心结等等恭恭敬敬放好,围坐一起,许着虔诚的小儿女愿望。沐宛初静静视着这她们,世上可真有神?如果有请告诉我,我究竟是何许人?为何派我来到这里?

  忽然小丫头们都拘谨起来,沐宛初皱皱眉,倾听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不禁唇角扬起,不用多想定是轩辕凌。不过,宛初亦是稍感惊讶,多日来的观察她想不发现些什么也难。轩辕凌平日待他的妻妾们虽好,骨子里却透着无与伦比的冷漠与疏远。沐宛初大概想得到可能的原因,只是从不想戳人伤疤。可有些东西,或许越早弄明白,越好。

  沐宛初忙迎上前,嘻嘻笑道:“你来了。”轩辕凌诧异地抬眼盯了她一瞬,别开目光,径自捡了一个石凳撩衣而坐,眼中神情难辨,静静看着大家忙忙碌碌。

  一时间丫头们急急撤案,宛初看着她们些许的手忙脚乱,又望望轩辕凌尚算平和的脸色,温和道:“你们都先下去吧。”回头却见轩辕凌一副事不关己的自在模样。

  沐宛初撇撇嘴,不明白为什么轩辕凌每隔几日总要来一轩,更奇怪的是每次来俱一言不发,偶尔难得说两句也总让人摸不着头脑,真是古怪。宛初不禁轻轻叹几口气。

  “怎么?”轩辕凌声音如平静湖水般波澜不惊,淡淡问。

  沐宛初沉吟片刻,笑道:“可是你准了的哈!”自然这十分不高明的话立即遭到轩辕凌的不屑。沐宛初浑不在意,试探道:“世人无不盼望有个温暖的去处,彼此和乐。而你,却不同。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也是与生俱来的么?”

  轩辕凌深深眺望远方,似是沉思。宛初自然知道冷漠绝非与生俱来,继续八卦,“看来不是生而有之,让我来猜猜。王爷曾经受过伤,还是被一个女人所伤!”听到此话,轩辕凌猛然回头瞪了她一眼。宛初面露惊惧心中却暗自得意,她见轩辕凌并无生气,起身慢慢踱起小步子,大胆道:“据我多年的经验,大凡冷漠难缠之人必定有一段往事不堪回首。内容亦极其相像,都有那么一个人深深伤害过他,而他偏偏将之视为至亲至爱!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一旦遭受伤害,自此之后他便再难相信人间温暖。可对?”两道目光,一寒一柔在空中交汇,无声无息,更是无情无意。

  良久,轩辕凌移开目光,低吼:“一派胡言!”

  沐宛初独自悻悻,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轩辕凌撇了她一眼局促的薄弱身躯,语气稍缓,“你杵在那里做什么?”碰触到宛初疑惑难解的目光以及仍旧一动不动的身形,忽莫名轻轻叹了口气。直待宛初择了一个较远的石凳坐好,他别开视线,沉默,片刻后才又低低道,“你这些个无稽之谈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沐宛初暗咒“才不是无稽之谈,明明被人猜中了心思却要装作不可侵犯……”却没有胆子明说,瘪嘴,低回道:“见得多了,自然明白些。”

  轩辕凌饶有兴趣地盯着沐宛初,“哦?”良久没听到回应,他抬起头望着浩瀚的星空。此时晴朗的夜空中,没有月亮的天空星辰格外明亮,宽宽的银河横贯中天,银河两侧牛郎星与织女星隔河对望,彼此一闪一闪眨着眼睛,暗暗传递久别的心语。

  “天下哪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