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骆方躺在床上似醒似睡,迷迷糊糊听见外面传来“呼呼”的响声,睡眼朦胧的转头看向旁边另一张床上的周言,却发现床上被褥叠放的整整齐齐,而周言早已不见了踪影。

  骆方揉了揉眼睛,赶紧起来穿衣叠被,洗漱完毕后披了件外衣就向屋外走去。刚出门,就看见邹矩身穿一身银白色练功服,正独自在教师宿舍前打着一套没有见过的拳法,发出“呼呼”的响声,每一拳都发力迅速,动作干净利落,劲足力满,底盘厚实有力,而动作却轻灵敏捷。早上雾气朦朦,此刻邹矩的头发和眉毛上已粘满了雾珠,在朝阳的照射下,整个人显得鹤发童颜,充满了勃勃生机。

  远处几支巡逻队正在进行换班,因为上次死伤惨重,所以这次衡远市警局又增加了警力,现如今足足有1200名警察驻足在学校,每时每刻都在巡逻警惕着。

  “呼啦”,一道口哨声从刚换完班休息的巡逻队中响起,接着又传出一阵嬉笑怪叫。

  伴随着怪叫声,一道靓丽的身影掠过那些警察,向骆方方向奔跑过来。骆方定睛一看,原来是金璇流芳正在晨跑。此刻金璇流芳一头秀发束在脑后,上身一件白色露脐运动背心,下穿黑色紧身运动短裤,脚上一双白色跑鞋,尽显出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难怪惹得那群“土匪”一阵怪叫。

  而金璇流芳则是一脸轻松表情,毫不在意旁边一群色狼投来的贪婪目光,此刻骆方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金璇流芳,被她跑步这一刻所带来的动感画面深深吸引住。

  就在这时,那群警察中有一个长着三角眼的警察,色胆包天,雄姿英发的紧跟着金璇流芳后面跑了上去,巡逻队的队长也不拦他,只是和旁边人一起嬉笑。那人跟上后,在金璇流芳旁边不停说着什么,不外乎是吃饭、约会一类,但金璇流芳仍是向前跑着,面带微笑注视着前方,看也不看他。

  那三角眼见这性感姑娘不理他,顿时觉得在队友面前失了面子,情急之下,伸手向金璇流芳肩膀摸去。金璇流芳还是没看他,只是忽然左手舞了一个半圈,把那三角眼正伸过来的手带的往下直落,那三角眼收不住力被带的躬着腰,金璇流芳右手又划出一个颇有玄机的斜圆,片刻间,三角眼警察的整个身体被带的斜飞出去,“嘭”的一声摔在地上,痛的哭爹叫娘,半天爬不起来,而在出手的过程中,金璇流芳仍在向前跑,始终没有停下来。

  看着这样一个场景,后面本来嬉笑的众人顿时个个呆若木鸡,怔怔的看着远去的性感漂亮女子,又看看一边被摔的惨叫的三角眼,场面鸦雀无声。

  骆方也被惊呆住了,感受着刚才金璇流芳忽然出手的震撼场面,耳朵里却听到已经收功的邹矩自言自语的声音:“太极拳的盘丝劲。”显然,他也看到了那一幕。

  那三角眼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爬起来,惊恐地看向已经跑远的金璇流芳,仍旧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这才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向队伍中。

  那队长看他归来,大笑道:“怎么样,爽不爽,还想不想再来一次?那可是全国警察搏击赛总冠军金璇流芳,你被她摔一跤还赚了,其他人找着让她摔还没门了。”说完,队长又哈哈大笑起来。

  三角眼捂着屁股,一脸痛苦表情看着队长,尴尬道:“队长,你知道也不早说,不是存心看我出洋相吗!”

  顿时惹得队长和周围队友又是一阵大笑。

  金璇流芳跑到骆方跟前,微笑着向骆方点点头,又从他身边擦过,转身进了自己的房屋。

  骆方闻着金璇流芳身上飘过来的汗水和香水混杂的淡淡香味,脑中仍想着刚才的场景,想起邹矩的话:“太极拳,盘丝劲,厉害,厉害啊!要是自己也会那么高的武功就好了,起码碰到那血人也可以斗一斗。”

  想到这,骆方不由看向邹矩,那老头正站着仰头向天,闭目养神。别说金璇流芳,要是自己能有这邹矩的本事就不错了,起码随便一个徒弟都能像司马狂徒那样彪悍,只不过司马狂徒运气不好,碰到了一个更凶悍的嗜血狂魔。

  中午时分,是集体用餐时间,骆方和其他警察一起坐在学校食堂里边吃边聊,而金璇流芳和邹矩两位高手却是单独坐一桌,细嚼慢咽,时不时说上一两句话。

  看过今早那三角眼的“现场表演”,其他对金璇流芳有爱慕之心的警察也只能在远处时不时看向这里,却再也不敢上来搭话。

  “哐!”

  一个人影推门进来,四处张望,众人都把目光投向门口,只见周言正一脸笑容站在门口伸着脖子到处找人。

  “原来你们坐在这儿,让我好找。”周言大笑着向金璇流芳两人走去,同时伸出手向骆方招了招,示意他也过来。

  四人坐定后,周言仍就一脸笑容道:“找到了,找到那文斌了,现在案子有了重大突破!”

  骆方三人一脸关切看着周言,而因为周言昨天对案情的详细介绍,金璇流芳两人自然知道文斌在这案子中起的重要作用。

  周言看看周围,低声道:“这里不适合细谈,你们快吃,吃完了我们回指挥室去。”

  “那你不吃吗?”骆方道。

  “不,我兴奋的吃不下!”周言流露出激动的神情。

  “那我们也不吃了,走吧!”

  骆方三人“嚯”的站了起来,紧盯着周言。

  临时指挥室内。

  骆方、金璇流芳、邹矩三人紧靠在一起,听着周言侃侃而谈。

  “昨晚我们收到线报,说那叫文斌的在一家夜总会,于是立即出动警力把他当场抓住。那小子吓傻了,一进审讯室马上就供出了是他一个叫赵飞白的老同学拿了一万元钱给他,叫他去鼓惑林耀对骆方动手的。你们可知道赵飞白是谁?”

  骆方疑惑摇摇头,而金璇流芳和邹矩则面无表情盯着周言,显然他们不喜欢这种问话方式。

  周言一脸尴尬,干咳了两声,又接着道:“我们连夜查明,这赵飞白竟然是校长赵邓树的儿子。”

  “校长的儿子!”

  金璇流芳和邹矩也开始吃惊了,而骆方则是瞪大了眼睛。

  “所以我们今天一大早就赶到了赵校长家,但是他儿子不在,而赵邓树却说,他儿子到国外旅游去了,已经一个多月不在家了。”

  周言话音一落,骆方顿时觉得不对劲,这赵邓树上次一听说骆方又要协助警方就一直在阻扰骆方,不准他参加警察的抓捕行动,难道他知道什么?他真不想那嗜血狂魔被抓住?不会那嗜血狂魔和赵邓树是……

  一想到这里,骆方心里一惊,忙道:“周警官,那赵邓树已经控制住了吗?”

  周言点点头:“我们没有逮捕他,但已经叫人驻扎在他家的周围,24小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多少人?”骆方仍就问道。

  “五个。”周言一脸不解,看着骆方道,“怎么了,只要他儿子一回来,我就叫那五名手下先把他逮进局里,慢慢审问再说。”

  而这时金璇流芳和邹矩似已经想到了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盯着骆方。

  “万一逮不住怎么办?”骆方依旧试探道。

  周言摇头道:“怎么逮不住,五个人抓一个还费劲吗?又不是……”

  说到这,周言顿时打住,满脸紧张的看着骆方道:“你说,赵邓树的儿子,赵飞白就是那嗜血狂魔。”

  “对。”这时旁边邹矩接过话道,“很有可能就是赵飞白,不然那文斌已经供出了赵飞白,但赵邓树却在给他儿子打掩护,显然是怕被警察发现什么。我们不能有丝毫大意!”

  “骆方,这校长的儿子是干什么的?在读书还是在工作?你们以前听没听说过?”周言看向骆方。

  “好像什么也没干,只是听说校长的儿子很内向,不经常出门,所以我们都不认识。”骆方答道。

  这时金璇流芳已经站了起来,对众人道:“我们路上再说吧!我和邹老马上去准备准备,一会儿就出发,不然晚了,周警官的五个手下就变成五具冰冷冷的尸体了。”

  周言顿时紧张起来,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

  而金璇流芳和邹老则是快步出了指挥室,向自己房屋赶去,准备各自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