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木屋之内,金灿灿的满是成块的金银,墙壁上挂着不少的珠玉,叶青一步跨入金银的殿堂之内,浑身洋溢着莫名的激动。

  片刻之后叶青反而冷静下来,他想道金银珠玉与长生仙道相比,的确不值一提,今后自己也一定不可以沉迷于金银之中,于是他转身离开这个石屋,将木门盖上那一刻,叶青知道自己终于不再是一个凡人了。

  慢慢的朝下一个木门走去,又往下走了一层,另一个带锁的木门现于眼前,叶青直接拿短剑砍去了木锁,一步走了进去。

  只见木屋内放着许多架子,上面零零落落的摆放着一些年代久远纸张泛黄的书籍。随意的拿起一本,叶青看到上面写着“天下第一剑”的字样,不由得撇嘴一笑,随手就要将它丢回,哪知突然心思电转,将那秘籍又拿在手中,翻开了第一页。

  只看了短短几行,叶青就感到体内燥热不已,身体激动的微微颤抖,他在心中狂喊:“还好没有丢回去,天下间竟有如此奇妙的剑法。”

  此时他手中持有短剑,不由自主的便照着秘籍练了起来,等到将秘籍上记录的一共47式剑法试了一遍,就觉得自己俨然有了成为一代神人的可能,喜不自禁。

  轻轻的将秘籍放回,叶青看向旁边的另一本秘籍,看到书名的时候不由又是一愣,只见五个描金的娟秀小字缀于书皮之上,赫然竟是“天下第一刀”。

  叶青好似疯了一般将那秘籍抢入手中,如痴如醉的看了起来。

  原来这些宝藏都是拜火教主的私藏,他乃是金门修士,凡世之中百年难得一见,之后修炼邪法,为天下不容,这才暗里拜火教,想要寻得那一线生机,却不想先是百年前被叶青的父亲重伤,百年后又被叶青用神秘铜镜将他毙于镜光之下。

  书架上秘籍并不多,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叶青便将“天下第一刀”“天下第一掌”“天下第一拳”。。。。等等数本秘籍翻阅一遍,观看之时只觉得写出此秘籍着必然乃是惊才艳艳,冠绝天下之辈,等到全部看了一遍,才幡然醒悟,剑法、刀法、拳法、掌法都是外物,固然能够精妙异常,无法破解,杀意盎然,但只要修士以真元之力击之,却都要变成那镜中花,水中月,一触即破,所谓天下第一,亦不过是一个笑话。

  知道这些之后,叶青亦是为自己的遭遇感到庆幸不已,他拿出深藏怀中的养气诀,再一次看了起来。

  他看的时候,体内那真气漩涡运转忽慢忽快,或突然沟通天地,汲取灵气,或闭塞不开,压缩本体,一动一静,暗映阴阳之道,或可名,不可名,神之又神,妙之又妙,不可说也。

  半夜时间,天即将破晓,叶青终于翻阅完整本养气诀,正要合上之时,却感觉最后一页似乎有些不同,接着密室外石壁上的火炬光亮,叶青用手轻轻的摩挲着最后那一页,上面的字迹早已刻于心中,完全不必担心秘籍损坏。

  突然叶青笑了笑,他明显的感觉出来这里面还有着一个薄薄的夹层,轻轻的撕开,就见一张从未见过的纸张露了出来,纸张薄如蝉翼,如果不是有意摩挲,绝对不可能感觉出来。

  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字迹,叶青定了定神,看了下去。

  只见上面写道:“修士到了练气十三层之后,就该面临一个巨大的关口,那就是筑基期。平常修士只知苦修,却不知不苦修亦可。只要寻得金门修士身死后遗留之物,吞服而下,同时切开身上五处命穴,以精元换真元,未必便不能一举跨入筑基之门,无需受那苦修折磨,然金门修士举世难寻,就算寻到,又有何人能与其战?就算能将他杀死,但以金门换筑基,又是作何?。。。”

  后面的内容除了表述书写者的自嘲之外,还附上了详细的方法,最后还提了句“此法易早修练,如果刚刚进入练气期就使用此法,哈哈哈哈哈。。。。”

  看着最后的那句狂笑,摇了摇头,正想将养气诀原样收好,突然之间却又灵思一动,左手伸入怀中掏摸一阵,拿出来一个金色的小球,正是先前在地道尽头,洞窟之内得到的东西。

  沉思片刻,叶青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天助我也。。。”

  他毫不犹豫的将养气诀放在面前,翻到最后一页,看着上面所标的那五个要穴位置,手中短剑扑、扑、扑连着五下,身上便多了五个半指深的窟窿,鲜血直流不止。

  一把将金色小球吞入腹下,叶青盘膝而坐,一种从未运行过的周天之法此时运转开来,只见一股血雾从他身上飘起,很快就将他全身遮住了。

  刚才叶青之所以狂喜,就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了那金色小球是何物,他已经猜测出拜火教主乃是金门境界修士,金门境界修士身死之后,体内金丹却能留存于世,叶青的那颗金色小球,不是金门境界修士的体内金丹,又能是何物?

  如此一夜过去,叶青身上的血色雾气终于消散,他的脸色分外苍白,但一双眼眸之中神光奕奕,浑身上下缭绕着一股说不出的奇异气势,挥手间大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他的丹田之中,更是有着一团液态的真元漩涡孜孜而流,俨然已经是一位筑基期的修士。

  叶青轻轻的挥了挥手,一个拇指大小的火球跃然手心之上,轻轻一甩,朝那木门射去。

  “扑”的一声轻响,木门瞬间变成一滩黑灰飘落。

  养气诀最后也有记载几个筑基期就能使用的仙家法术,本是为了激励练气期的弟子努力修行所用,叶青照着练了练,竟然也能练成。

  这一手火球术使出,十步之外的木门顷刻变化成飞灰,也是威力不小。

  一夜筑基,叶青感觉恍如隔世,他摇了摇头,扶住墙壁,慢慢的向通道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