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好,我是远清大学校长,王伟凡。”王伟凡见沈野逸貌似已经想起是谁了以后,就主动地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沈野逸,这是我女朋友唐皖,她是你们学校的大一新生。”沈野逸一听自己救得男子,居然是唐皖要念的学校的校长,立刻就替唐皖和自己做了自我介绍。

  “啊,王校长你好。”唐皖一听这个莫名其妙和沈野逸打招呼的男子,居然是自己学校的校长,就急忙打招呼道。

  “你好,你好,你们这是打算去报道吗?”王伟凡看见沈野逸手中正拿着的录取通知书,就顺便提了下。

  “是啊,可是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要等好久才能到我们呢。”唐皖一提起报道的这件事情,就感觉一头,两个大了。从小到大她可是最烦排队的,自从重生以来,什么排队的事情都是沈野逸替自己去排的,自己则站在一边,唐皖庆幸的想到幸亏沈野逸上的那个军校开学晚于自己上的清远大学,不然排队的这种事情,肯定会弄疯自己的。

  “不如......小沈你俩人先去我办公室坐坐?”王伟凡对沈野逸和唐皖笑着说道。

  唐皖看着王校长的笑容,立刻就明白了,王校长这是要帮自己办入学手续省的自己排队了。天啊,实在是太好了!而沈野逸则面无表情的看了眼王伟凡,弄得王伟凡有些看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地小伙子,怎么那么的让人觉得他已经历经过世间沧桑,看透了一切事情了呢。

  进到王校长的办公室之后,唐皖立刻就被办公室墙上,摆着的一幅幅的字画给吸引走了目光,虽然那些字画的落款都不是什么历代名家的名字,但是那些字画却出奇的有意境,而且特别让人觉得有大师范儿呢。

  “来,小沈随便坐,唐皖你也坐啊。”王伟凡见唐皖一进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就被自己亲自书写的字画给吸引住了目光,感觉特别的自豪。而沈野逸去自始至终貌似都没有看过自己办公室里任何字画,而是那么静静地站着,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王校长,这些字画都是出自你之手的吗?”唐皖研究了好半天才看明白落款处的繁体字的简体意思,王伟凡。

  “呵呵,都是我闲来无事的涂鸦之笔。”王伟凡笑了笑,然后用办公桌上的电脑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就坐在椅子上,眼神偶尔的瞟一下沈野逸。王伟凡很好奇自己眼前的沈野逸到底是什么人,自己那天从医院里醒来了以后,就一直在托人打听送自己来医院的小伙子到底是谁,可惜多方打听都没有结果,而自己今天却偶然的在学校里遇见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原本他想给自己的这个救命恩人一点物质上的小回报的,但是在和沈野逸说过话之后,他感觉自己在他的面前有种被压迫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在仰视上位者的感觉。

  “涂鸦之笔就这么的厉害啊,那好好画岂不是很厉害吗?你说是不?沈野逸?嗯?”唐皖一听王校长说墙上挂着的字画都是随意的涂鸦之笔,就马上想到要是他好好的写写,岂不是能和王羲之,唐伯虎之类的大师媲美了?!

  “咚咚。”沈野逸刚想和唐皖说她老老实实地坐着,就有人在敲王校长办公室的门了。“请进。”王校长说道。

  唐皖好奇的看了一眼刚刚敲门的人。走进王校长的人是个带着金丝框眼镜,手里拿着厚厚的本子的年轻男人。他一进到办公室里,就显得特别的拘束,面色微红,貌似是从有些远的地方快速跑来的,因为他的额头上有很多还没来的及去擦的汗珠。

  “校长,您找我有事吗?”年轻男子问道。

  “嗯,王启啊,给你介绍下,这是你们师院(师范学院)的大一新生,唐皖。你负责帮她去办下入学手续。办完之后,记得打个电话通知我一下。”年轻男子是王伟凡的还是教授的时候最得意的学生,王启,今年大四,师范物理系的。自从今年王伟凡当了校长之后,就很少接触王启了。但是由于王启是学生会的成员,王伟凡有什么学校上的事情,一般都会让王启去办。

  “嗯,好。”王启接过沈野逸手中唐皖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被沈野逸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看的王启感觉后背直发凉,很害怕沈野逸的眼睛,貌似沈野逸的眼神能把他看穿了一样。

  “谢谢你哦。”唐皖出于礼貌的对王启说道。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都是师院的,不用这么客气。校长,没事我就先帮她去办入学手续了。”王启礼貌的对唐皖笑了下,但是笑得一瞬间立刻收到了沈野逸的一记冷冰冰的眼神。然后他打了个冷战之后,就祈求王校长快点放自己离开办公室吧,这种气氛实在是不适合自己呆着啊。大夏天的都能冻死自己。

  “没事,嗯,那你去吧。”王校长摆了下手,然后弯腰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热水,到了点茶叶,习惯性的坐在了椅子上。

  “那校长再见,唐皖再见,呃.....再见。”王启刚想和沈野逸说‘再见’,但是一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这个能把自己被看的打冷战的男的名字,就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了句‘再见’,就一溜烟的跑离了校长办公室。

  “小沈,你是在上学呢?还是已经上班了啊?”王伟凡一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就找到了自己当校长时的威风感,立刻说起话来就不感觉到被沈野逸压迫了。

  “上学,我是陆军第七学院的大一新生。”沈野逸淡淡地答道。

  “哦。”王伟凡一听沈野逸是陆军第七学院的学生,立刻又整理了下情绪,重新正视起眼前的这个少年,能有这种气派,而且能在本地上的了陆军第七学院的学生,一般都是军政要员的子女。

  “嗯。”气氛被沈野逸的这一句‘嗯’彻底弄得尴尬起来了,王伟凡想要开口和沈野逸套套话,看看沈野逸是哪儿军政要员的儿子,可是又苦于他不善于套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嘻嘻,沈野逸我肚子饿了。”唐皖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咕噜’的叫了下,才看了下自己的手表,手表显示上午十时十五分了,离吃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呢,唐皖就感觉自己的肚子饿了,早上没有少吃东西啊,怎么饿的这么快啊?

  “吃货的世界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沈野逸感慨道,然后从自己西装的口袋里拿出袋巧克力,无奈的递给了唐皖。

  “就知道你最好了。”唐皖接过沈野逸手里的巧克力,就十分不客气的剥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开始吃起巧克力了。一边吃,唐皖就感觉到特别的幸福,现在在唐皖的字典里,幸福就等于饿了的时候,有好吃的吃。不饿的时候,也有好吃的吃,那就是幸福。

  王伟凡终于看到沈野逸的表情又不一样的变化了,在唐皖特别开心的吃着巧克力的时候,沈野逸笑了。王伟凡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破口了,那就是唐皖。虽然还不知道沈野逸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他的举止气派,一定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军政家族的旁系之类的人。想要和沈野逸打好关系,进而和沈野逸身后的家族打好关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唐皖搞定。

  “铃铃......”沈野逸的手机响了,沈野逸看了一眼王伟凡之后,又给唐皖一个眼神的暗示就出去接电话了。

  沈野逸离开屋子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唐皖和王校长了,王校长见唐皖一直在专心致志的吃巧克力,根本都不搭理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小丫头套话了,王校长在没当远清大学校长之前一直都是一名兢兢业业的中文系教授,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大运了,居然成了远清大学的校长。对于人际关系方面,他一直都不是怎么很擅长。

  正在王伟凡苦于不知道要怎么和唐皖套近乎的时候,他回头一瞥就看见了自己柜子里,放着的老家产的酸杏呢。他也不知道唐皖喜欢不喜欢吃酸的,就把自己柜子里的酸杏,递给了唐皖一个。

  唐皖接过王校长递过来的酸杏之后,顿时就觉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是唐皖还没来得及去吃酸杏呢,就被刚刚重新进到校长办公室的沈野逸给抢了去。唐皖皱着眉毛,嘟着嘴巴,可怜巴巴地看着沈野逸。干嘛抢自己的吃的?!

  “不是说不许吃酸的吗?等会你又胃痛可别求我带你去找医生。”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呜呜,我就是闻闻嘛。还给我嘛。”唐皖嘟着嘴巴看着沈野逸说道。

  “王校长,收好你的杏。”沈野逸冷冷的说道。

  王伟凡在听到沈野逸说‘杏’的时候,王伟凡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不断地发抖,他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递给了唐皖一个杏,就能招致沈野逸这么大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