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墨淡淡一笑:“我不来的话,或许孔师兄会更高兴”

  闻言,孔炎晃了晃手中的长剑,抬头:“你来不来我都无所谓,反正你必定会输的”

  “那可不见得”羽墨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长剑,他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这把剑是‘羽墨’留下的,身为掌门羽怒的儿子佩的剑居然只是一把三品法器而已。

  武器分为法器、灵器、仙器、神器、每一种武器中间隔十品。

  缓缓的拔出了剑,习惯了时候八星法器的羽墨还有点不适应,毕竟三品法器的灵力承受能力比八品差不是一点两点。看这把剑最多能承受的灵力可能就相当于一位荡剑期期中阶高手的全力一击罢了。

  “看完了吗?看完了我就出招了”孔炎饶有兴趣的望着羽墨观察剑,心道:还想拖延时间,可惜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羽墨抬头,略微的点了点头:“开始吧”

  孔炎淡淡一笑:“那师兄我就不客气了……”话音一落,孔炎瞬间闪身到羽墨面前,长剑如同水蛇一般灵活的向羽墨刺去。

  羽墨手一动,身体一闪灵活的躲了过去,不过旋即,长剑一变,顿时扫向羽墨,孔炎的长剑如同黏人的蛇一般,缠着羽墨,根本不让羽墨有时间反击。突然羽墨的身体旋即一转,直接带过长剑。

  剑被甩开,孔炎皱了眉头,这家伙的速度、不可能这么快。

  羽墨也微皱着眉头,他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自己不会剑法!!!

  自己师傅给了只教了自己飞剑的剑诀,其他的就是修炼,冥想,冥想,根本没教自己什么近身剑诀和剑法,此刻他的戒指中倒有些剑诀,不过总不能在在比赛中修炼吧。

  就在羽墨苦恼的时候,孔炎再次逼近了,羽墨只能靠着融合期的灵识完全靠只的身体的反应闪躲,偶尔用剑弹出孔炎的长剑。

  在观战台的羽怒皱了下眉头,他仿佛看出了什么端倪,而下边的大长老疑惑的喃喃道:“他施展的根本不像本门的剑法,仿佛都只是靠身体的本能闪躲而已”

  灵心也看出了端倪,不过她也只是微笑着,根本不说什么。

  “咦,他开始反击了”擂台下围观的人纷纷惊叫。

  大长老回过神微微的惊讶了下:“这是什么剑法?”就在观战台的大人物疑惑的时候,擂台上的羽墨开始反击了。

  既然自己不会普通剑的剑诀,那么就直接用飞剑的剑诀好了!羽墨嘴角微微勾起,手中拿着长剑,不过这根本不能叫长剑,因为那的手根本没有抓住剑柄!

  “他跟居然跟我们师兄打成平手”本来没自己师兄纳威的一个剑初期的修真者,喃喃道。

  “那个色狼真的到了凝剑期了?”

  “不知道,不过我他好像变……帅了点”一位花痴呆呆的望着羽墨。

  孔炎越大脸色越阴沉,越打越心惊,这家伙开始时根本就像一个完全不懂剑法的修真者,但到了现在他的剑法居然越来越熟练,而且还比自己的剑法还要高出一层。

  当他听到台下的人的讨论声音后,他的脸色就更加阴沉了。突然孔炎猛的后退了。

  既然如此!孔炎嘴角微微的勾起,长剑再次刺向羽墨:“这次我不会再隐藏实力了!”

  羽墨微微一笑无所谓的控制飞剑还击,两个人剑架住了,孔炎冷冷的一笑,长剑顿时发出了淡黄色的光,羽墨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猛的向后一跳,退出了孔炎的攻击范围,此刻孔炎的长剑居然多了一截长长的光。

  “剑芒,没想到羽墨居然能逼到他使用凝剑期特有的技能”长着红色长发的老头微微一笑:“看来这场决斗也快落幕了”

  “羽墨师弟,你应该知道普通法器跟使用了凝剑术的法器的区别吧”孔炎望着自己手中的长剑,仿佛是在看自己的妻子一般:“我用了凝剑术的法器跟你长剑对撞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说着,孔炎猛然扑向羽墨!

  用了凝剑术的法器直接从三品提升到了五品法器,而一件五品法器跟一件三星法器对拼,不用说就是直接毁灭的下场!

  羽墨见孔炎扑来,他的手中的长剑也发出的光芒,一条细细的剑芒从长剑顶端长出。

  孔炎冷冷一笑:“就你刚刚踏入凝剑期的剑芒就想挡住我,别妄想了!”说着,孔炎无情的甩出自己的长剑,扫向羽墨。

  一名剑修的剑就相当于剑修的命,而羽墨手中的剑自己早已经认主了,如果让孔炎毁了这把剑的话,羽墨不死也得重伤!

  孔炎已经用下狠手了,而台下的那些知道对拼结果的人,男的纷纷张大了眼睛,想看羽墨出丑的样子,而一些比较心软的女修真者则纷纷转过了头,不想看某人喷血的一幕。

  ‘锵’一声清脆的武器的碰撞声在这个宁静的大殿里传出了。

  声音传出后,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仿佛时间就在一刻静止了似的。大长老猛站了起来,脸上有掩不住的震惊。只见此刻擂台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缝,裂缝的中间插着一只长剑,而长剑的主人正呆呆的望着这位便得有些神秘,飘渺的男子。

  “你输了”羽墨的手一动,长剑收回了腰间,转头望向裁判:“可以宣布了吗?”

  此刻孔炎的剑丢了,对于剑修来说剑没了就代表性命没了,裁判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他在羽墨的话中回过神,他望了望呆住的孔炎,然后道:“这场比赛的胜利者!羽墨!”“他赢了!”

  “师兄输了,怎么可能?!”

  ...

  羽墨在一阵阵的吵闹声中静静的站着,他微微的闭着眼睛,也不在去理会那双双恶毒的眼神。

  “羽墨,这次是我输了,不过我输的是因为我轻敌,而不代表你实力有多强”孔炎的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瘸一拐的下去了。

  羽墨无奈的苦笑了下,在刚刚碰撞上,虽然看似他使出了凝剑期初阶才有的那么细的剑芒,但实际上他使出的早已经超过了凝剑中期的灵力了,而此刻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出现了几道微小的裂缝,在凝剑高级的灵力的破坏下,只能勉强承受凝剑中期全力一击的长剑宣布做废了,而等一下还有一场战斗,看来这把剑是用不了了。

  突然羽墨感觉到两道锐利的目光这望着他,他抬头,只见一身淡蓝色长袍的女子站在台下冰冷的目光,如同看一名死人一般淡漠的眼中多了淡淡的惊讶,不过也只是旋即而逝,见羽墨转头望向自己,女子也不躲闪,眼睛跟羽墨对视着,在空气中众人仿佛看到了火花,虽然孔炎输了,但大殿上的另一股战意却被完完本本的挑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