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地狱轮回。

  后羿毕恭毕敬的站在轮回隧道的出口,就看到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从轮回中走了出来。

  “后羿拜见巫圣!巫圣万安!”后羿对着那个身影跪迎到。

  “看来我巫族的气运还是不足以产生人皇啊!或者说是天地宁愿我巫族出现一个圣人,也不让我巫族重现天地间啊!”平心有些失望的说道。

  后羿等人可能认为一个种族出现一个圣人就能保佑此族不灭。开始一个种族的帝王将决定种族的强盛程度。圣人只能是保护种族不被灭族而已。否则昔日妖族出了圣人女娲,就不会被像现在似的,妖族都东躲西藏。

  在平心思索着时,轮回隧道上方忽然出现一个巨大横幅。原来是鸿钧道人法旨,相邀平心前往紫霄宫。平心令法旨不敢怠慢,立刻向穿过天外混沌紫霄宫飞去。

  后羿看着平心娘娘的离开,抬头看着巨大弯月。笑着想到,嫦娥很快我就会找你了。几千年前就该去找你了,开始自己却因为巫族大业不得不隐匿。现在巫族的未来有了娘娘,不在需要后羿。后羿也是向月空飞去。

  紫霄宫内圣人齐聚。只见三清亲切的向平心问好。三清一向自喻盘古正宗,看不起巫族。而现在平心即获得了一部分的盘古精血,有诞生了先天元神,可以称作盘古后裔。这是三清不在对立平心的根本所在。

  在和西方二圣,妖族女娲示意后,平心做到了女娲身旁。女娲向平心再次问好。而其他圣人早有所觉并不意外。

  虽然巫妖二族过去是生死大敌,但现在二族的唯一的期望是生存下去。没有了利害关系。巫妖大战中女娲是妖族圣人,为了维持巫妖的平衡,女娲被三清二圣限制了活动,所以没有在巫妖大战中出手。可是其他五圣不时的算计巫妖是确定无疑的。

  女娲在圣人中势力最弱,又没有像老子那样压服一切的实力。所以女娲一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不是心甘,而是无能为力。三清虽然有矛盾,但是还是一致对外的。西方二圣的关系不是谁可以离间的。势单力薄的女娲本来拥有帝俊太一撑撑场面,可是帝俊太一败亡。女娲急需一个盟友。兄长伏羲只是潜力股,现在帮不上什么忙。女娲现在最心急和平心联盟。

  平心也是如此,西方二圣自己是绝对不会和他们结盟的。因为西方二圣迟早会和三清对上。这是所有圣人心知肚明的。三清内部也是不和睦,看似不理世事的太上深不可测,一直和太上走的很近原始太霸道,通天的性子太直。三清绝对不是好的合作对象。

  女娲虽然势单力薄,但是拥有妖族圣人和人族圣母的两种身份,方便插手人族事宜,此其一。其二女娲也是女性,两人的背景相似,背负种族的生存重任,绝对不会贸然树敌。其三女娲的势力也不容小觑,伏羲还是自己送进轮回的,伏羲以后的成就也是可以看到的。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平心只会和女娲结盟,也只能和女娲结盟。否则会被强大的盟友吃的连皮也不剩。

  紫霄宫内形成了三清二圣两圣母的局面。

  圣人虽然不动声色,但是都在自己的心中算计着这种变化对自己的影响。唯一可能不在乎的就是太上老君了。一是老君没有什么太大的势力,整个人教基本上就是老君一个人撑起来的,只要老君永远是圣人中最强的那个,他的人教就不会败。其次就是老君在算计过伏羲两次之后,发现不断的算计只会蒙蔽自己的心智。老君现在是彻底的放下了算计之心,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若不是玄都有自己的机缘,自己就早将人教教主之位传给玄都。现在也不晚,下次和玄都再见时,就是放下一切,最终完成自己的无情大道的时候了。

  一丝法力波动将圣人们从深思中惊醒。圣人发现自己居然感到了鸿钧老师出现的波动,这绝对不是圣人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提高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是鸿钧老师自己显露的。两个原因,一个是鸿钧老师故意如此,向众圣提醒他的到来;另一个就比较吓人了,那就是老师身体有伤,不是完美状态,才会在运转法力时造成一丝外露。圣人像是无所觉,依然向鸿钧请安。

  “平心你现在成圣,不宜在居住在轮回中,现准你在天外开天立界,为你的居住地。昔时吾曾言天道圣人当有九,吾门下当八。其中一圣当为盘古后裔。现平心你得盘古遗泽,昔时又曾问道紫霄宫,可拜入我门下,为我弟子。”

  “弟子谢老师垂爱!”

  鸿钧道人看着眼前的七位弟子,感到时间越来越紧迫。当第九个圣人现时,就是天地最终大劫来临之时。而且平心成圣是自己没有预料到的。

  平心被鸿钧和天道联手限制在轮回当中,又将庞大的功德融进平心的元神中,使她的祖巫精血不能承受那庞大的功德。没想到人族之血可以融合些许的祖巫之血。更被平心把握住了机会,利用轮回再造伪盘古精血。就算不是真正的盘古精血,拥有看一部分盘古精血能力的伪精血,还是为平心再造了一具削弱盘古之躯,令她脱离了轮回的束缚。脱离了束缚的平心,体内功德直接将她推到了圣人的位置上。

  鸿钧想要阻止,却被功德击中,身体受了伤。看着已成圣人的平心,鸿钧有些焦急。最终大劫又进了一步,而自己和天道还是纠缠不清。鸿钧下定决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和天道分出胜负,以待大劫。

  女娲看着鸿钧道人那模糊的身影,慢慢退出紫霄宫,想着兄长的话,越发肯定,鸿钧老师在计划着什么。对于掌握天地的圣人来说,最讨厌的就是这不受控制的因素。最恐惧的是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就像现在,自己明明知道鸿钧老师有着自己的算计,却又不知道他在算计什么。这让女娲心里十分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