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小丫头一边责怪仙子。一边用热水敷仙子一头的大包。

  正敷着,幽紫也进了休息室,(休息室是专门腾出来给仙子的)也不只言片语便小心的为仙子上了药,倒弄的仙子很不自在。

  “谢谢。”幽紫忽然道。

  “嗯?”仙子听到这细若游丝的声音,十分不解。

  “也许应该说对不起”。

  仙子翻然醒悟道:“什么啊!我什么也没做成。”

  幽紫微微一笑。

  仙子伸腰躺在长桌上,倒是舒服。

  “喂、喂。”小丫头大叫:“你怎么可以在外人面前躺着。”

  “我们大家不是朋友吗?”仙子满不在乎的回答。

  “嗯?”幽紫一笑,道:“对,我们大家都是朋友嘛!”

  仙子见幽紫开口一笑,道:“哈,原来幽紫也有不服斯文的时候。”

  “你才是,从来没斯文过。”幽紫不客气地回敬。

  “我斯文起来怕你们反胃。”

  三人开口大笑。

  “仙子。”“又怎么了?”“我是不是很……”

  自私两个字————幽紫说不出口。

  “哪里,你不是为了你师傅吗?”仙子笑答。

  “你……”幽紫语气不接。她惊觉仙子的心思竟已通到了自己的心底。

  ……

  “你一定要尽力战斗哦!”幽紫终于说出这句话,转身准备出门。

  “不怕我抢了你的第一吗?”仙子眯起眼睛,坏笑道。

  “我——如何能只为了自己——让朋友牺牲。”幽紫潇洒的一甩秀发,大步离去,只剩下小丫头半天不懂。

  小丫头察觉到,仙子在这一刻的心头一动。

  这天晚上,仙子看的全是人性情感方面的书。

  ……

  “呀,呵”仙子泡在一个水桶里,猛往下击拳。小丫头揉揉眼:“仙子,你一大清早在水桶里干嘛!”

  “洗衣服啊!”果然水桶里泡了很多衣服。

  “真难得,不过这好像是洗澡用的水桶。”

  “我想顺便洗个澡,呀,呵。”仙子又击一拳。

  “天啦,我一定会重洗一遍。”

  “什么意思啊!”

  “我是说你想怎么乱来都行。”说完小丫头扭头就走。

  仙子也不理她,低头沉思:当年我第一次学“七重结界身”时,就考虑用一招速度招式本配合它自创超强劲的一招。现在“七神虚步”已熟练了,应该行了吧!又是一击,弄得水花四溅。

  卫家三兄弟不一会也走来看仙子的这种奇怪的洗衣方法。

  “不赖啊!”卫界最先看出玄机,道:“你是在尝试突破水的阻力锻炼自己的爆发力吧!”“嗯!呀、呵”水花四溅。

  “不错啊!”卫界伸出右手:“不过水花溅的这么高,说明着力点有误,应当由慢到极快,啊。”一拳击下,水花炸射,气势慑人。不愧是不同等级的人物。

  卫界转过头道:“仙子,我们要去巡逻了,自己好好练,再见。”“叔叔再见。”

  望着卫家三兄弟离去,仙子不由犯咕嘀:为什么卫界叔出手时,我听到机械转动的声音,算了,练习吧!

  ……

  转眼间,大赛已近,元老头、仙子、小丫头、理树玄女、幽紫,搬进了华云都唯一的旅馆,这样离赛场近些。

  “哇、啊。没想到华云都一装扮这么漂亮”仙子大叫。

  大街上,处处张灯结彩,彩旗飞扬,神脏还在空中特意造出一条彩虹。

  “不要大呼小叫的”元老头不高兴的说。

  “大呼小叫不能算奇怪。”

  “哪什么叫奇怪。”

  “光头。”当。

  幽紫四处望望,一脸惊恐的拉拉理树衣袖,原来她看见几相蓝眼高鼻的神众。

  理树笑笑:“不用怕,那是来自神域七号的人。七号里住的人都是那样的。”

  “说起来那个三只眼的家伙才奇怪呢。”仙子大声道,差点让那位三眼神听到。

  “礼貌啊!”元老头、小丫头大喊。

  “小仙,不要奇怪,这次比赛是世界级的,一共有79个神域可以派人参加。”

  “是啊,这样的盛会能在华云都召开真是荣幸啊!”元老头道。

  “这不说明了神域三号是实力最强的吗?”小丫头。

  “没错,听说长老还会拿出各种珍品来做一次展览。”理树道。

  “不过是借机炫耀罢了。”仙子倒是直白的很。

  “狗嘴”元老头。

  不知不觉已到了目的地——华云赛场。

  “哇啊,”仙子又一次大叫:“原来华云都有个这么大的赛场,还是悬空的。”

  “少见多怪,华云赛场一直都是这样啊!”元老头不以为然,说起华云赛场,它跟神域一样是悬浮的,但多一个移动装置,平时就放在神域下面,需要时再移到神域上方不是很高处。

  “好了,我们进去拿赛程卡吧!”理树刚开口,仙子和小丫头就冲向连接赛场和地面的悬浮楼梯。

  “呼,真不愧是阿元你教的徒弟。”理树一叹。

  “哈哈,是吗?”元老头傻傻笑了。

  ……

  “我是第三区,48号。”幽紫看过自己的赛程卡后说,仙子瞟了一眼道:“一区,7号,明天第一赛段就有我。”

  “不错啊,你们必定没在一个区。”小丫头道。

  “你有问题吧,我们无论怎么做都会碰上的,”仙子道。

  “不要说得自己很厉害一样。”元老头不喜欢他自大。“我本来就很厉害。”元老头顿时发作,大吼道:“臭小子你给我收敛点啊。”仙子顺势撒腿跑开了。

  “好了,好了,大家四处逛逛吧。”理树打着圆场离开。

  “仙子,不要乱跑。”元老头跟上了理树。

  说他们两个没关系才怪。

  “不知道展览厅在哪!喂,仙子。”小丫头一不注意,仙子已经消失在她视线内了。

  “混球,又一个人乱跑。”小丫头拉起幽紫就跑。

  ……

  “好多人哦!”幽紫一叹。

  两人一正乱找,竟来到展览厅,奇怪的是多数奇珍并无上人注足观看,但有一件展品却是里外站了三圈。

  “那一定是一件少有的绝珍。”小丫头道,其实这一点谁都能想到。

  “去看看吧。”幽紫刚挪步,小丫头已经开始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了。

  进入眼帘的,是一把放在展台上的单刀,刀柄做成一只兽爪状,刀身布满鱼鳞甲状,雪白的刀口显示着它的锋利。

  “好像很普通嘛。”小丫头有些失望。

  “不对。”幽紫仔细打量一番,感受着神刀上逼人的寒气,暗暗心惊道:“这柄刀—————既奇又深。”

  “既奇又深?”小丫头不解,倒是旁边的一上人点了点头:“小姑娘好眼劲。”

  “我不懂,”小丫头伸手去拿单刀,众人吓了一大跳,因为上人的自觉性非常高,不是自己的东西绝不轻易指染,所以就算是绝珍,也没有人看守,连一块玻璃也没有,今天却方便了小丫头的特例。

  呼,小丫头手指刚接触刀柄,刀身一下子闪耀出一层红光,吓得小丫头连忙收手,红光游走,不断扩大,众人也不由退了几步:麻烦了。

  不过红光盘旋片刻,到底还是收回了刀中。

  小丫头赔笑道:“哈、哈,原来有机关啊!”

  一老者愤愤的说:“这不是玩具。”

  “哦哦,我知道……”小丫头连忙看了看展品简介:“啊,这、这、这是……”

  幽紫看了倒抽一口冷气,连忙拉小丫头跑开,要是师父们知道她们做了什么一定大发雷霆。

  那把刀,根据简介提到的名字,叫做

  ——麒麟刀——

  传说一击可斩千神的最强之刀。

  “呼、呼,没事吧,淑灵。”幽紫。

  “呼、呼,吓死我了,听说谁对那把刀不敬,刀就会飞起来饮那人的血。”小丫头有些怕怕。

  “嗯,好的兵器都是有灵性的,不过号称绝强之刀,不会这么小气吧!”幽紫安慰道。

  小丫头使劲搓着手心:“旦愿吧!”

  幽紫拍拍淑灵肩膀:“我们还是去找仙子吧!”

  ……

  仙子,——赤道火·仙子。

  仙子已对着一幅画站了好久,好久。

  仙子还没看见画边的介绍,也没一位上人告诉他。

  他就已经知道画上的是谁了。

  画中人双眼放出奇异的光,长发姿意的摆动,咧口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介绍有他的名字——赤道火·连云,十八岁获得“四天武会”冠军,二十五岁做“七神队队长”,二十九岁领军击退妖界第十二次的进攻,之后隐退。

  仙子知道隐退背后是什么。

  那就是仙子的父亲的画像。

  仙子看他的第一眼,便觉得雨滴重见大海一般亲切。

  仙子使劲后退了两步,努力转过身子:不是说要忘了这一切吗?为何还要因幅画而伤神,过去的就应当过去。

  深呼两口气,仙子挪动脚步。自己的身世是什么,自己并非一定要知道,仙子有他现在的生活:和元老头斗气,与小丫头斗嘴,还有平时的修行。……并且,仙子喜欢这种生活。

  和小丫头她们一碰头,小丫头就对他一阵数落,一会元天真人与理树玄女也会合了。

  大家一同离开赛场,仙子走在最后。

  他,看着他们,静静的微笑。

  ……

  “说起来真是好险哦。”小丫头谈起麒麟刀的事,当然,她决不会说是自己碰了麒麟刀。

  “那个人真是大胆。”元老头有些生气:“难道他不知道麒麟刀所做过的一系列传奇吗?”

  小丫头在心里使劲摇头。

  “元师傅,看来那把刀不单是最强之刀这么简单。”幽紫道。

  “是啊,麒麟刀是神域三号兵符的象征,神域五十职业士兵,八十位动员士兵,还有大量备用士兵。都将由手持麒麟刀的上人调遣。”

  “历次都是这样吗?”幽紫忍不住问。

  “是啊,每一次战争爆发的时候,长老头都会把刀交给一位出众的武者,让他领导神域士兵去参战。”

  仙子内心心又一次震动,这是一把父亲握过的刀啊!

  “不过,幽紫,你师父没告诉你这些吗?”

  “说过,但不多。”

  “你又说过吗?”理树故意问道。

  “啊,……哈哈。”元老头自嘲的笑了笑。

  “淑灵,你们想吃糖吗?我去买。”仙子静静的问。

  “真难得。好吧,除了黑色的糖,我全要。”

  哪有黑色的糖啊!

  大家付之一笑。

  ……

  ……

  仙子独自走向糖店。

  轻轻的哼起一首歌:

  长桥横卧,花开花也落。

  飞鸟伴白云,青风多情不若。

  流水不返,鱼恋静潭。

  单凤单飞,三千华枝不可依。

  大鹏冲天起,长剑动山河,可知人寂寞。……

  真奇怪,好像是忽然,仙子就会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