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基斯知道吗?毕竟你们之前是定过婚的,他有权利知道。”哥哥出奇地冷静。

  我摇了摇头,想了一想,又点了点头,“结婚的事,他不知道;不过威尔舅舅阻止我们结婚以及我弄丢了订婚戒指这些事,他都没漏掉。”

  “太仓促了。你就这样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跑去跟别人结婚了,还让一个男人在你房间里呆一晚上?”哥哥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继续用早餐。哥哥还是尊重我的,所以对我的擅自决定并没有表示出太过的火气。

  “我们只是登记了,婚礼还是由哥哥你来决定的。”我黑了脸,“还有,戴茨是黎明的时候送我回来的,在我房里只待了十五分钟,所以把你们脑子里想的那些不纯洁内容给我删掉。”

  “最后一个问题。”哥哥放下餐刀,那餐巾抹了抹嘴,“是因为喜欢他而结婚的吗?”

  我愣住了。因为喜欢他而结婚?之于我,这恐怕是不可能的了。我只是,我只是……利用诺奇芬的商业势力,可以帮助我……“哥哥,结了婚再谈恋爱,这样才会有安全保障嘛。”我还特意眨了眨眼。

  “米拉你这个混……”玛拉又开始发飙了。

  我扭过头,对着她,一字一句地说,“玛拉,你是我的好妹妹,我会把所有都告诉你,但不是现在。你忍耐一下,好吗?”看着她瞬间呆愕的样子,我扯嘴一笑,顺手丢给她一个爆炒栗子,“快点吃,你还要上学呢。”

  在奇怪的氛围中用完早餐,我扯着还在赌气的玛拉上了车。时间还早,街上的人极少,我干脆换成了自动驾驶,为自己偷多一点点小憩的时间,顺便望了一下玛拉,不禁有些想笑。这丫头,绷紧一张脸,如临大敌,不过没有刚才那么火爆了。

  不一会儿,她小小声地开了口:“米拉姐姐,我还是比较喜欢基斯。而且我们很早之前就认准了是他的了啊。”

  我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玛拉,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还有些事情,发展轨迹也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住的。”一边说,心就一边沉下去。基斯?在我知道了早该知道的事情,我和他难道还能够有结果吗?

  “有什么是我不能够知道的?”玛拉噔的一声弹起,反问,“不让我知道是为了我好,那么当初撒尔哥哥和基斯不让你知道姑姑事故的详细情况时,你又是怎样想的?你又是怎样做的?”

  虽然早想到这一层,但由玛拉亲口把它讲出来,我多少还是有些触动的。玛拉在继承法中继承权排在最末,上头有作为第一继承人的我顶着,她应该能够——安全。一个念头忽然闪入我的脑中——但如果我不告诉她原因,她背地里像我安排了茜勒琉勒一样,搞出许多小动作的话,就极有可能会受到攻击了。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把事情简明扼要地告诉了她,全部告诉了她。

  我完全可以想象到她的反应,她该是多么震惊,一如昨日的我。她瞪圆眼睛,半晌才嗫嚅出一句:“这……是真的吗?”

  我看着前方,按了按左手边的按钮,车子瞬间张开气垫,冲下了海。我点了点头:“查理夫人和我的共同认识,加上撒兰提亚父子的对话以及之间的权利逻辑关系,这样的推断,恰完全能解释之前发生的种种,包括母亲大人的事故、我在英国的遇刺,还有后来发生的种种——完全解释得通,也非常的符合逻辑。”

  “可是,基斯他是真的对你……”

  “玛拉,我说过了,基斯是为了保护我才向阿格拉·撒兰提亚妥协的。但是,他背叛了我的信任,我——不可能再……”我没再说下去。

  玛拉也不再说话了。我停下车子,敲了敲方向盘:“玛拉,学校到了。”

  我和戴茨的婚礼是在我们登记结婚七个月后进行的。我那晚疯狂的选择没有错——机械组副组长一任重新选人,我顺利坐上了副组长的位置,顺利地把机场的王室专用机改造了一下。

  虽然现在已经是一个很先进的时代,但在浪漫优雅的多维亚特斯,正式的婚礼还是依据几百年前的婚礼制度进行的。身为王室公主、堂堂正正的王室成员、王位的第一继承人,我想要婚礼从简,那是不可能的。婚礼的地点是王国第一教堂——圣十字玛利亚大教堂。这场据说是继两百多年前英格兰威廉王子的婚礼后的再一次世界婚礼,比之前哥哥在继位后和嫂嫂补办的婚礼,状况之盛大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听说这次,世界各国的首脑都受到了邀请。当然,基斯——也会赶回来。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我就被扯进了准备大厅,数目惊人的化妆师、程序讲解负责人、侍从就开始对我发动了大进攻。明天——就要结婚了,就要跟那位名叫戴茨·忒瑞司的男人结婚,从此与他携手了。现在的戴茨,或许也正站在另一个准备大厅,面对着也许数目更多的化妆师、程序讲解负责人、侍从,然后有感而发,想到就要跟那个名叫米拉·蕾·多维亚特斯的女人结婚了吧……世事真的难以预料,几年前——不,从小到大,我都从未想过,和我一起在第一教堂约誓的,竟然会是戴茨吧……想到这里,我的胸口似乎被扯开了一条口子,有些撕裂的痛楚,却又莫名其妙地涌出一些不明底细的兴奋和期待。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以前常被那个人抚弄的嘴唇,停留在这里的缱绻似乎仍在,但我知道,那温柔的感觉,已不在了。别了,基斯,你给的这种感觉。

  “米拉殿下,我给你准备了几种发型,你挑挑。”发型看上去很有品位的发型师笑眯眯地向我扬了扬手中样式怪异的梳子,他身边那两位美女助手立即气势汹汹地虎起一大堆看上去像是用来做头发的东东。

  “诶?”我嘴角一抽,“那些发型、服饰不是一早就定下来的吗?”

  发型很有品位但长相怪异的发型师严肃下来:“虽然婚礼程序、服饰等都有严格规定,但这是殿下你自己的婚礼,你有权利决定规定范围内的任何事。”他翻开桌上的册子,圈着纸上十三分之一的范围,“殿下,我们先做这个,麻烦殿下在未来一个半小时内不要乱动。”

  不是吧,那得多长时间……救命……

  “米拉小姐,请你挑选一套礼服。”管理我服装的年轻小姐笑眯眯地指着两大排礼服。

  我一眼瞥去,脸顿时抽筋了:“为什么这些礼服的尾摆都那么长?我记得嫂嫂结婚时她的礼服不长啊。”

  “殿下,这是有规定的,格小姐是王妃,礼服尾摆是半米;米拉小姐是王室,尾摆是3.8米。”

  不是吧……救命!

  “这些王冠为什么都那么重!没有轻点的吗?”我的脸已经完全扭曲变形。

  “米拉殿下,这是有规定的。作为王室继承人的公主殿下,王冠的质量是5.50千克……”

  我头一仰,直接晕死了……5.50千克?天,我把一袋精装稻米的重量都搬上脑袋了……

  折腾了半天,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我的能量都完全使尽了。现在,穿好了礼服,戴上了长手套,蹬上了灰姑娘的水晶鞋,做好了头发,我终于可以在长椅上小憩一会儿。还有两个小时,到七时,典礼就要开始。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化妆才被延后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