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一年春来到。一年的时间并不长,但足以发生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尤其是在这血雨腥风的江湖中。

  这一年中原武林有十七个门派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这一年中原武林有十七个门派潮后汀兰般消失无踪。

  这一年中原武林七大世家惨遭灭门之灾。

  这一年中原武林八大门派六十四位高手无故失踪,这其中甚至包括武当四神剑,少林四神僧。

  这一年中原武林成名人士决斗不下百次。这一年中原武林一流高手死亡不下五十。

  这一年中原武林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每一件事都震慑人心,但却都不是最为江湖道的事。江湖中人近来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天行侠的侠义之举。天行侠姓名不详。性别,不详。年龄,不详。门派不详,兵器不详…总之是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江湖中人唯一清楚的就是迄今为止他已经有二十八个人人皆欲得而诛之却又奈何不了的棘手恶徒被同一种剑法一剑穿心而亡。并由此推断如此大快人心之事乃同一人所为。但由于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又钦佩其侠义之举,故赠其“天行侠”之名。顾名思义,替天行道之侠士。

  天行侠的故事被人竞相传诵,尤其经过那些巧嘴簧舌的说书人天花乱坠的一番说唱,不禁令人神迷其中,无法自拔,只觉食可不进,书不可不听,夜可不寝,天行侠不可不敬。

  近日来,英雄楼的生意越来越好,尤其是每日黄昏,总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就连堂倌小二都挤不进身,而这都是拜说书界的名嘴慕娉婷所赐。只因奇巧嘴近日在此摆场子,以至英雄楼近日堂堂爆满,座无虚席,只乐的老板李富贵成了大笑星,整日笑的合不拢嘴,街坊为此送他外号“李大嘴”。

  李大嘴为了招揽更多的顾客,特地在酒楼里搭起了大台子,如此以来,听客们无论远近或站或坐都能看的真切,听得分明。此时李大嘴正坐在对台的雕花椅上品着美酒,候着名动江湖的奇巧嘴。而他周围,或站或坐已挤满了听书客,谈天说地议论纷纷,好不热闹。只待酉时一到,那奇巧嘴便会现芳踪,展笑颜,启朱唇,发皓齿,说唱天行侠的最新消息。

  酉时终于在大家千辛万苦的等待中缓缓到来。人声鼎沸的英雄楼顿时鸦雀无声,满堂听客无不睁大圆目盯着台上。随着一声宛转而富有层次的莺啼,一条灵巧的身影如同一只轻盈灵巧的黄莺,飞落台上。举首望台下,妙目流转,顾盼生辉,展颜娇笑道:“诸位今儿来的更早,只是不知是冲着天行侠来的呢?还是冲着我慕娉婷来的呢?”

  “冲着天行侠与奇巧嘴俩人来的。”呼声震天,异常整齐,竟似一早操练好的一般。慕娉婷闻之乐的喜笑颜开,瞬间又敛起喜色道:“只是娉婷可能要令大家失望了!”只因前几日娉婷说的是少年英侠沈洛天与江湖枭雄雄霸天神农顶上对决的故事,之所以精彩粉呈活灵活现是因为娉婷有幸目睹此战,而今对于替天行道的天行侠,只是略知一二,却从目睹过其铲奸除恶过程中的风彩及惊险激烈的打斗场面,故而能带给大家的只有他最新义举的结果而无过程,不到之处还请包涵。”话音方落便已有人道:“天行侠行踪飘忽,鬼神难测且又淡泊名利,据说龙吟山庄松竹梅三位庄主寻他许久都未果,常人更是难得一见,今日能得其消息已属不易,更何况还是奇巧嘴开金口吐珠玉呢?这对我等来说已是莫大的恩赐了,又岂有失望之说?”一语毕了,众人纷纷附和。

  慕娉婷这才又展颜接道:“既是如此那我便闲话少说。”当下取出梨花简,持起小鼓锤,叮叮咚咚的弹敲起来。虽只两块顽铁,一只木陀,到了他手中竟弹敲出了五音十二律。她轻启朱唇便有明净澄澈的歌声自她喉头飘了出来,和着美妙的乐声唱道:“天神飞降到凡间,当今武林一剑仙。行侠仗义为己任,专送恶徒上西天。风雨无阻无间断,不图侠名百世传。冬去春来时光转,造福武林整一年。话说上月二十三,剑侠行至太行山。遭遇太行五恶霸,强行要收买路钱。狗眼不识天行剑,自将狗命送上前。剑侠冷笑缓拔剑,力挑五霸于当前。一剑穿心伏五霸,魂飞魄散下黄泉。剑侠事迹真不少,恶人榜上挨个挑。除去五霸继续找,接着轮到飞天豹。待得恶人都得报,善人当道真美妙。血雨腥风自此消,江湖儿女同欢笑。风平浪静无烦恼,太平江湖任逍遥。”每句七字,每段十句。始如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入耳顿觉心旷神奕,众人正听的如痴如醉她喉头又飘出一个圆润轻柔的声音,与方才的歌声向合。

  听客始未觉察,直到这声音渐渐明晰,方才惊觉。待听的明了,知此二音乃她一人所发不禁暗暗叫绝,当下屏息凝神,不敢少动,只怕又有有一音自她口中飘出而不知发于何时,如何发出。此时她两种声音此起彼落,互相呼应,穿插起伏,交织在一起,却又因音速相同而将她说唱的内容显的分外清晰。

  在场之人书听的不少却从未见过如此说法,以为妙绝,不禁神游其中。就在这当儿,她喉头又发出数种声音,或宛转,或清脆,或甜美或娇媚,总之世上女子所能发出的各种动人声音皆自她一人口中飘了出来,时高时低,时缓时急,百转千回,其妙无端,如同百鸟朝凤,各展灵喉,妙音成韵是层出不穷,却又极为和谐,美妙。这等奇音众人闻所未闻,只觉纵是天音神曲也不无法与之病论,只恨娘生双耳委实太少,以至此时听不过来,不知该听哪种是好。惊奇未已,众音重叠,数转合一,陡然拔高,如青鹤引鸣,几啭之后又拔高一节,其转腔,换调之妙处更无一词可形容得十之一二。

  如此再三,听众无不将其惊为天人,始之其盛名果不虚传,江湖八奇当之无愧。此时慕娉婷的,高音已至极端,书也说唱至末尾,当下发一声莺啼,几啭之后,陡然一落,声乐俱寂,唯有余音绕梁不止,众人兀自沉醉其中不能自拔,直到李大嘴几声稀落的掌声传出,方才将众人自沉迷中惊醒,回忆方才的仙音妙曲,众人无不拍手叫好,一时间欢呼声,喝彩声雷然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