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玉皇大帝和瑶池看着伏羲四人离开后,脸色一沉,大声喊道:“来人,宣旨。”太白金星指挥着宫娥挥毫泼墨。“今昊天上帝文成武德,为万民所敬仰,特加封号‘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又称‘昊天通明宫玉皇大帝’、‘玄穹高上玉皇大帝’,为众神之王,统领天、地、人三界神灵,有制命九天阶级、征召四海五岳之神佛的权力。上掌三十六天,下握七十二地,掌管一切神、仙、佛、圣和人间、幽冥之事。今瑶池圣母为先天阴气凝聚而成,是当所有女仙之首,赐其掌管昆仑仙岛,母仪天下,封尊号西王母。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得道登仙者,尽属西王母之管辖。钦此!”玉帝旨意一气呵成。

  太白金星刚刚停笔,玉皇大帝就迫不及待用九龙帝玺重重一按,成为天地间第一条正式法令。一道功德而降,,这道旨意成为天地间第一道圣旨,为天下圣旨之祖。

  西王母看着玉帝十分担忧的说道:“我们这样不通过圣人私立圣旨,圣人会不会怪罪?”

  玉帝却十分坦然,“虽然我很不喜欢伏羲,但是我欣赏他说的话,这是我们内部的事,谁也没有权利干涉。而且这是天道和圣人都认可的,否则也不会天降功德。”

  “这还不是我们算计圣人,让属下挑些圣人不爱听的话,挤兑的圣人愤而离席,又先下手为强,在圣人没否决是让这些成为天条。可是这样我们就狠狠得罪圣人了!”西王母一脸的愁容。

  “没关系,圣人问罪,我会给圣人一个交代。大不了做一段时间懦夫,天庭你来做主。圣人总不会拉下脸和你一个妇人争斗的。”

  “可是委屈你了!”西王母道。

  “委屈,不会,等着就知道了,谁才是能笑到最后的人!”玉帝自信的说道。王母看着神采奕奕的玉帝,仿佛看到了两人真真正正君临天下的场景。

  且说伏羲四人来到一座孤岛上,这是伏羲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最强大的一刻。伏羲身为热血男人,一直渴望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今生还没有机会遇到强大的对手,前世自己一开始是和三清齐名的修士,不过后来鸿钧道祖讲道,自己一下子被三清超越,就连自己的妹妹也超过自己。心灰意懒的伏羲才会搅进天庭里当妖王,回来女娲妹子成圣,自己就成了天庭里最清贵的人,为什么自己无法指责鲲鹏的临阵脱逃,那是因为鲲鹏在天庭建立之初就是流过血,拼过命的人。

  巫妖大劫,自己也是一招被帝江给秒了,要不是女娲妹子的护身符,自己也绝对不会撑到,与玄冥同归于尽。现在自己不光恢复了法力,更有所精进,还领悟了自己的法则,绝对可以和老牌准圣一较高下。

  伏羲站在东方,一条巨龙缠绕在身体上,山河社稷图在身后展开,一个世界的力量涌进身体,——秘术:信仰世界;对面是冥河老祖,这是个杀气滔天的主,阿鼻元屠拿在手里,身后一条血河直贯天地;南方是镇元大仙,一脸淡然,浮尘轻轻挥动,便感觉到空间的不停颤抖,一棵通天大树迎风而动;妖师鲲鹏霸据北方,河图洛书分裂两旁,鲲鹏身后闪现两道黑影分别钻进河图、洛书,不一会儿,河图、洛书分别变为了深海巨鲲兽,金翅大鹏雕,不断嘶吼着。

  四个人气息牵引,谁也不敢先动,否则就会遭到其他人的联手攻击。四个人的气势不断牵引,碰撞。一瞬间四股气撞在了一起,如同信号枪一样,四个人同时出手,伏羲的信仰之力,冥河老祖的血色剑气,镇元大仙的空间切割,鲲鹏的深海腐水和撕裂之风“轰”一声撞在一起,如同核爆炸一般,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

  四人浮在空中,脚下的荒岛已经消失不见了。其后四人相视一笑,绝对不在拼法力,而是手脚功夫。这方面冥河老祖和镇元大仙两个手持武器的人占了巨大便宜,鲲鹏那天下前几的速度也是令人头痛不已,鹰爪功也是十分恐怖的。

  看似最吃亏的伏羲却是占了最大便宜,后世之人谁都会两手武术,太极更是家喻户晓。后世只能健身的太极拳,在洪荒时代可是无上功法啊!伏羲后来将后世各种武学概念融入其中,又将帝气汇聚双手,分别在双手上形成一个小八卦图,伏羲将他命名为八卦掌,脚迈八卦步,似慢实快的穿梭在三人中间。

  巨大的争斗之声,引起周围大能的注意,不一会儿,周围就围满了人,看着是不是闪过的剑气,掌风,指力,重力,让围观的人一退再退。

  “这都是谁啊?太快了,一招也看不清。”

  “血河,那是冥河老祖啊,天哪,那是天地巨擎啊,是谁可以和老祖打得不上上下?”

  “那是空间重力,是镇元大仙啊,疯了,世界疯了。连老好人镇元大仙也大打出手,这个世界怎么了?”

  “月华之力,绝对不错,是鲲鹏师祖啊,是妖族的鲲鹏师祖。”

  “第四人是谁啊?可以和三个洪荒大能不分伯仲!”一群人开始胡乱猜测。

  “停手吧,下次在来过。这已经不适合在过招了。”镇元大仙提议。剩下三人听着周围的嘈杂之声,也决的不合适继续打下去了。

  鲲鹏最是自由,二话不说,变化大鹏之身瞬间飞走了;冥河也化作一条血河,立刻遁走;镇元大仙以缩地成寸之法,一步而走。这是最后的比试了,伏羲也不甘人后,直接进入山河社稷图,在众人眼中,山河社稷图不停旋转缩小,最后凭空消失了。

  周围之人急忙赶过去查看打斗痕迹,希望能从中感悟到一些道法。也有一些人对第四人的身份十分好奇,希望能从中找一些蛛丝马迹推测那到底是谁!可惜他们失望了,这四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注定无功而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