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为什么盯着人家格尔木小王子看个不休啊!二哥说他正着意打听你呢,估计是错以为你对他一见顿生爱慕之意!”昭儿在前头嚷嚷地欢快。

  “啊?”沐宛初万分诧异,回想起当日的情景,顿觉耳烧。嗯,确实有些失礼仪。“哪有!我不过看他与你哥哥们比肩而立,竟丝毫不逊。然后呢,忽然觉得,自己许久以来自以为是了些。”

  昭儿随意一屁股坐到山坡山,歪着脑袋,极尽潇洒:“这话倒听着新鲜,怎么说?”

  “我以前以为,异邦人嘛,肯定长相与中原相去甚远,必是虬髯鬈发,彪悍魁梧,没想到,他长相和你两个哥哥一样好看!”昭儿神色暧昧地看着她只是笑。“不过,你放心,”沐宛初坐到她一侧,拍拍她肩膀,安慰道,“你惊为天人的男子,我不过当个万花之一赏赏啦。”

  “你说我哥长得好看?”昭儿神秘诡笑道。

  “是呀。”沐宛初不解其意,淡然道,“唔……平心而论,你大哥呢,虽然那叫怎一个冷峻了得!但偏偏每一个动作都让你觉得赏心悦目的高贵优雅。我有时暗想啊,他那张脸,必定俘获过无数颗芳心,却也必定冷死冻伤过一大批佳人小姐。偶能侥幸留下的,都是些这儿不正常的!”沐宛初笑指指脑袋,继续道,“你二哥呢!一国之君该有的霸气一分不弱;私下间又常常对你笑,嘴角还总噙着那么丝若有若无的戏弄,绝对令闺阁少女一片片为之倾倒!”隐约闻见咳嗽,沐宛初再听却只有风声簌簌,“不过正因为他皇帝的身份,只能令芳心破碎一地,偶尔幸免于难的也是这儿不正常。”沐宛初第二次点点自己的脑袋。

  昭儿听罢却不乐意了,撅起粉嫩的小嘴:“胡扯八九道!哼——怎么就不正常了,你倒是说说!”

  沐宛初故作玄虚:“说可以,但你可一定保证不再告诉别人去!否则,我肯定活不了!”沐宛初得意起来,乐不可支,明明生死间的问题,她说的云淡风轻,浅浅笑,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帝王有多少女人!如你二哥,上至皇后,贵人,美人,宫人,采女……恐怕你二哥自己都数不清楚,可谓美女如云,不计其数!可你二哥哪里宠得过来?言而总之,总而言之,一言以蔽之,一颗再赤诚的心也抵不住时间、利欲、权谋的洗磨!即常言道‘高处不胜寒’呀。只剩像你茹嫂嫂那般既有一定背景,又是一根筋,满眼满心地只有你二哥!至于你大哥嘛——”沐宛初悠然坐下,小声叽咕道:“冰一样的人,任谁靠近都会——”她不禁打一冷战,“冻僵!哎,你说哪个这儿正常的女子会凑上去!”

  一席话听得昭儿目瞪口呆:“你竟然敢说这种话!”随即,她乐呵呵地瞧着沐宛初,戏谑道:“那你呢?这儿也不正常?”

  “呃,我只是身不由己!只要我乐意,七天不屑同他说一句话,一点儿没问题!”她得意洋洋瞧瞧昭儿,可总觉她那一抹嫣然笑容不怀好意。“呃……怎么这么冷,明明是夏天!”沐宛初一个冷战,自然往身上扯扯衣襟,低头回眸间,眼角所及两道长长的影子距自个儿只三寸远!

  轩辕皓依旧噙着自己招牌式的邪笑,可脸色并不是太好看。而轩辕凌的脸已不再能用好看或难看形容,绝对是不能看、无以复加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大哥二哥!”昭儿站起身,向二位哥哥见礼,“怎未见三哥?”。轩辕皓以目示意这场景,略带玩弄:“送格尔木王子先行离开了。”然后识趣地离开,临转身之际,笑瞟瞟原地呆呆的沐宛初以及同样怔怔的轩辕凌。昭儿亦向他二人吐吐舌头,随之走开。

  沐宛初僵在原地,暗骂自己“最近怎的频频惹口祸?逞一时口舌之快,哪时必定死在这张若悬河的嘴上!不过,这都是心里话,也是大实话……”她心中希望啊,乞求呀,“轩辕凌你要打要杀赶紧给个痛快话儿吧,这样吊着比死还难受!……”青青的山坡上一丝风也没有,阳光满地,一如此刻的气氛,沉闷,难以喘息。

  最后,马槽边的小厮瞧见的是凌王爷铁青着一张臭脸,一手夹着吱吱喳喳的沐夫人大步流星而来,林场守门侍卫听见的是达达的马蹄夹杂沐夫人一声声凄厉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