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深渊交易所突兀的出现在地平线上,越来越大,叶青和风一丙走进深渊交易所的时候,正迎上一对美丽的眼眸,青黑色的大眼睛,白如面粉的脸颊,恰到好处的小蛮腰,正好激起这两个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两个男人心中的爱护之心,他们语气轻柔的同这位美丽的小姐打了个招呼。

  这位美丽的小姐正是深渊交易所的店员,她冲二人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期待:“几天前你们送来一批珍贵的材料,哪些材料在深渊第一层堪称圣品,现在你们又来了,就让我看看你们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在店员的期待眼光中,风一丙摆了个风骚的姿势,身体靠腰里猛的一转,身体旋转时一个布袋从他背后落到胸前,他右手一翻,恰好将布袋翻转,袋口朝下,就见无数珍惜材料纷纷落下,叮叮当当的落满柜台,最后一块叠着的兽皮滑出,盖住了柜台上绝对比上一次要珍贵许多的材料。

  店员一下子吃惊的捂住嘴巴,她满含崇拜的看向风一丙,说道:“真厉害!深渊中固然有人可以做到,但你不过是一名练气修士,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这么多的材料,我看你不要多少天就可以衣锦还乡了。”

  风一丙满含深意的看了叶青一眼,他知道要不是有叶青这个筑基修士在这里的话自己肯定是无法做到的。

  “非也非也,我和叶兄弟打算做完这趟,就到第二层深渊去。”风一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折扇放在胸前,说完又拿折扇挑起店员小姐的下巴,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店员小姐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推开了风一丙的扇子,啐了一口,道:“你们自去你们的二层,碍我何时?”店员小姐低着头开始算起了帐,算好之后拿了一袋晶币朝着风一丙的脑袋丢了过来,却被叶青伸手接住,叶青乐呵呵的说道:“风兄,咱们快走吧,美女固然可口,但二层未必就没有美女,只是这时间好似流光,你难道不知道升仙大会不过只剩一年的时间,说少不少,可说多那也不多啊,我们还是及早出发为好。”

  风一丙刚才突然说要去二层,叶青本来以为他信口开河,故意调戏漂亮店员,但是自己想过之后,发现一层却是不适合现在的自己,而风一丙也已经是练气顶峰十三层的修为,比起那个之跨子弟花青亮肯定要好上不少,想要去到二层也是未尝不可。

  于是叶青干脆明说出来,要看看风一丙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风一丙又吹了几声口哨,终于被叶青拉出了这个小小的交易所,两个人的背影在昏暗的空气中慢慢变淡,终于越走越远,慢慢消失在地平线上。

  交易所内美丽的店员小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竟然变得通红,她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轻轻啐了一口,心里却在想。也许自己也到了要找个人嫁掉的时候了。

  在无尽深渊昏暗的光线映照之下,二个人影一步步的向着深渊中心走去,整个深渊就是一个巨大的梯形结构,要想下到下一层就必须再跳一次崖。之前叶青问风一丙是否真的要跳下第二层。

  风一丙说:“若是不跳?你莫非对那小店员有意思?”

  叶青闻言直接推了风一丙一把,把他推进一个深坑之中,风一丙从坑里爬出,边跑边笑“叶兄真是性情中人啊。。”

  临近第二层深渊入口,风一丙侃侃而谈:“传说有个天才修士,本身乃是筑基前期修为,他修炼一门绝顶轻功,可以让自己身轻如鸿毛。”

  叶青问道:“真有这样的修士?”

  “真有”风一丙接着道:“却说这名天才修士来深渊不过一天,就杀死一层内魔兽300余只,他感觉自己很强,就要越下二层深渊,他本以为自己只要运起轻功,就可以平安落地,哪知他悬崖一跃,竟然凭借那身轻功越出数千里,飘飘摇摇,直接落入深渊四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深渊魔兽撕成碎片,叶兄,你说这个人可笑不可笑?”

  叶青摇了摇头:“有什么可笑的?天下间没有什么事真的可笑,这个人死了,自然还会有人继续活着,有人继续去死。”

  风一丙大笑道:“英雄所见略同!”

  看着脚下幽黑不见底的深渊,二人心里不知怎地竟多了几分勇气,天才可以横渡深渊第二第三两层,虽然最终身死魂灭,但亦为他人照亮几盏明灯。

  二人闭目朝下跳去,叶青突然想到,若是自己此刻回到地球有了这一身异能,又会是怎样的情景,他突然幻想有一幕,一个猥琐的大叔救了个小女孩,然后小女孩抱着一只可爱的猫咪幸福的笑着。

  不知道怎么回事,叶青突然感到心中有了一种久违的轻松感,小女孩的笑容就好像是一个心灵的小手,轻轻的抚慰着他内心的伤痛。

  前世他的女人离去的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慢慢变得不再清晰,叶青甚至感觉有那么一刻自己回到了与自己的女人认识之前的那段时光,那时候的叶青每天醉心武学,照样活得很快乐,后来遇见了他命中注定的那个女孩,一切都变了。

  这时叶青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景象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那个抱着猫的小女孩竟然变成了云曦,而自己出现在了神界星球之上。

  云曦抿了抿嘴唇,道:“大哥哥你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啊”

  叶青下意识的摸摸脸却发现自己脸上流了很多泪水,虽然知道这里不过是意识空间,但是叶青却知道这里能表现出自己内心深处最深刻的感觉,此刻自己外面的身体一定哭的更厉害才对。

  “人总有些事情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叶青无奈的摇头。

  自从知道了云曦真正的想法后叶青就把云曦看成了自己最亲近的朋友,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她说的,在云曦身边,叶青感到绝对的放松。

  云曦笑了,她说:“人有七情,你想忘得时候,自然就能忘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以后自然能够明白。”

  叶青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擦干脸上的泪水,问道:“云曦你怎么把我拉到这里来了?”

  云曦只是笑了笑,挥手让叶青回归本体。

  叶青一回到身体就发现自己不过是刚从崖边跳下,感受着身边呼呼的风声叶青果断的向身后击出一掌将自己迫向悬崖,然后手按住悬崖任凭无数坚硬的岩石被他的手掌带着真气化成婓粉。

  就这样减慢了速度,叶青没过一段都按一次悬崖崖壁,他不知道风一丙到哪里了,但是他自己一点也不敢松懈,因为只要松懈了,就有可能摔成一滩烂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