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在陈梦鸥救起那个女孩的同时,在离武安镇有十里远的悦来客栈中,赵德昭与孙斌正在这里带着所有的部下押着梁山的俘虏驻扎在这里。现在在赵德昭的房间当中,孙斌正在对赵德昭回禀着什么事情。

  “什么,你再说一遍、。”赵德昭怒目圆睁,大力在茶几上拍了一下,震得茶几上的茶杯摇摇欲坠。那样子可谓是凶神恶煞。

  “回二皇子,那位赵姑娘可能遭到不幸了。”一旁的孙斌止战战兢兢的回答道。他也没有想到这位二皇子对于那个赵雅萱是那么的关心。手上拿着的那双带血的绣花鞋都地阵阵发抖。

  “你们查清楚了吗?真的找不到她的踪影?”赵德昭缓和了一下口气。

  “二皇子,我已经派了三十个部下到出事的地点仔仔细细的搜寻过了,只是找到这双绣花鞋。”说着,孙斌就将手上的那双鞋子递给了赵德昭。

  赵德昭接过那双鞋子,看了那上面触目惊心的血迹,闻着那腥臭的味道,确定那的确是人血。绣花鞋上还有被什么动物撕咬过的痕迹。

  “孙大人,你们还在现场发现什么没有?”赵德昭双眼冒火,两眼定定看着孙斌。似乎想在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孙斌被看得心底发毛,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的部下报告说,事发地点那里经常有野狼出没。很可能赵姑娘是遭到野狼的袭击。您看一下,鞋子上还有一些狼毛呢。”

  赵德昭依言再仔细看了鞋子几眼。果然在鞋子当中看到了几根短毛,沾在那些血迹上是那样的刺眼。

  坐在赵德昭身边的周妙音也看到了那双本来是穿在赵雅萱脚上的绣花鞋,心中对于赵雅萱的命运感叹不已,这么一个花样的少女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她开口对赵德昭说道:

  “德昭,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这一切都是命,上天早已经安排好的。你还是节哀吧。”

  “是啊,二皇子,皇上还需要您的协助,你可不能因为赵姑娘的事而放弃了自己身上的责任啊。”

  “孙大人,你先下去吧。让我静一静。你再派人给我仔细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赵雅萱的尸体。我们先在这个客栈里歇过今晚,明天再出发回京去。”

  赵德昭挥挥手,向孙斌说道。

  “是,我这就继续加派人手去事发地点仔细找一找。”

  孙斌躬身退了出去,还顺手帮赵德昭系上房门。出了门口,孙斌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才心有余悸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赵德昭在孙斌离开之后,并没有开口,只是定定地看着那双带血的绣花鞋发呆。他虽然和赵雅萱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她的影子早已映在心底了。这次回京他就准备将这个讨人喜欢的女孩介绍给父皇,让她也给父皇带来些许欢乐。怎想得到才离开梁山的第二天,就出事了。

  现在,赵雅萱不见了,只留下一双绣花鞋子。这叫他一时之间怎么接受得了啊。他暗自责怪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没有安排多一些人去保护他这个干妹妹,让她在夜里被狼袭击。从此和自己天人永隔。

  周妙音看着赵德昭那副呆呆的样子生怕他被憋出问题来,在孙斌离开之后也再次出言相劝:“德昭,你就不要再想这个问题了。无论你再怎么想,萱妹妹也回不来了啊。”

  “妙音,你说,这件事怎么会这么巧呢。那狼会什么人也不袭击,就单单袭击赵雅萱!”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天意?我看这件事非常的蹊跷。按说一条狼袭击了一个人后如果拖走这个人的身体也会连其身上的所有物品都带走才是,为什么赵雅萱身上的这双鞋子会留下呢。”

  不等周妙音开口,他又接着说道:“还有这双鞋子除了鞋底有一点尘土之个,鞋面上并没有一点尘土的影子,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这双鞋子是被人脱下来的,而不是在被狼拖过之后被什么东西给扯下来的。”周妙音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

  “没错,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这双鞋上的血迹是由外向内渗的,这说明这些血不是从脚上流的。”

  周妙音经赵德昭这么一说,也端详起来,果然如他所说,血迹是由外往内参透的。她不由得在心中对赵德昭的缜密心思感到佩服。

  “德昭,你是说,这是一个局?萱妹妹是被人暗害的,并不是被什么野狼给吃了的。”

  “不错,都怪我没有多派一些人保护她那个房间。”

  “德昭,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也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事啊。”

  “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还有第二次,所以,你和我在这段回京的路上,一定要时时在一起,妙音,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干妹妹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德昭,你对我太好了。”

  “呃,我们怎么走题了。你说这件事最可疑的凶手会是谁呢。”

  “我觉得,是……”周妙音正要说出她心中的凶手人选,却被赵德昭按住了嘴巴,她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是小心隔墙有耳。

  于是,两人找来了纸笔,用写字的方式来相互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他们的房间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静。

  ……

  却说孙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立即命人召来了孙安。

  孙安到了,请过安之后,向孙斌询问道:“老爷。请问召属下来有什么事呢?”

  “孙安,我交代你的事,真的不会被人看出破绽来?”

  “回老爷,做那件事的都是老手了,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你再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做这件事的。我要你每个细节都说清楚。”

  “是。”孙安回答了这个字后,正要往下说。孙斌忽然将手指竖在嘴前,让他先不要说了,之后孙斌走出了房间,对着那几个守在这里的部下说道:

  “你们给我听着,从现在起,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能让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听清楚了吗”

  “是。”那些官兵都大声回答道。孙斌点点头,这才满意的关上房门,回到房间里面。

  “孙安,你现在可以说了。”边说话孙斌边端起茶几上的茶。说完这句,他就静静的喝着茶,准备听孙安对本自己的报告。

  “老爷,当我听到你说要对那个小妞下手后,就找来了我的几个心腹手下,吩咐他们时刻盯着她。等着适当的机会下手。昨天的晚餐,他们就做了手脚,在她的食物当中下了点泻药。所以她昨晚就跑了几趟茅厕。我的手下昨晚就守在茅厕的旁边,到天快亮的时候,她的身边的那个侍候她的丫头可能太困了,并没有跟在她的身边一同出来。我的手下等到这个机会,就下手把她敲死了。趁着别人还没有醒来,就将她绑上一块大石头,丢到离这里大约有十里远的一个水潭当中。我想,这个时候她已经变成水鬼了。”

  “我的手下在丢她进入水潭之前将她脚上的绣花鞋子给脱了下来,还沾了她头部流下的血,并且让一只狗撕咬过,造成是被狼咬过的假象,丢在离这个客栈不是很远的一片林子里。只要别人妇现那个小妞不见了,一定会四处去寻找的。这双鞋子也就可以作为她被狼拖走的证物了。”

  孙安说完了,正期待的看着孙斌,等着他的夸奖。不料孙斌听完,大声道:“蠢材,真是蠢材。”

  “老爷,这件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啊。二皇子一定是看不出来这其中的奥妙的。”

  “哼,你以为人人好像你这么蠢的啊。你们不该将那女孩丢到水里去啊,就算丢她到水里去,也不该将她的那双鞋留下来。”

  “老爷,为什么呢?”孙安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们是想制造一个狼吃人的假象,这个想法不错,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一条狼在吃人的时候,还会帮人脱掉鞋子再吃吗?而且,那鞋子上的血是你们从那女孩的脚上脱下来后再沾上去的,这样的血迹只要细心一点的人都可以看出破绽来。你们这次真的害惨我了。”孙斌气急败坏道。

  “老爷果然明察秋毫啊。这个问题当时在情况紧急的时候他们也不能细细去想一想啊。”

  “哼,好在那个姓赵的女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就算二皇子怀疑到我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你让做这件事的人都回乡下去养老吧,每个人都给五十两银子作为中遣散费。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身边了。如果他们还不舍得离开那就直接……”说到这里,孙斌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孙安心中一凛,连忙答道:“是,我这就按老爷的吩咐去安排。”

  另一边,赵德昭和周妙音用纸笔来对话,周妙音写到:看来真的是他了。

  赵德昭写:可惜没有确切的证据啊。不过天网恢恢,一定有机会让他显出原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