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十一月十九日一大清早的,赵雅萱就醒过来了,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到艺部学堂后院去和另外十二个学员集合,在当晚的初次登台表演之前,再听听花老讲一讲所需要注意的事项,免得到时在台上出错。

  经过了两个月的磨合,那六个女学员对赵雅萱再没有什么了,见面都能够微笑着打招呼了。那六个男学员也很自然的和赵雅萱相处了。

  因为赵雅萱有一次在一个女学员的讥讽当中对着所有人宣布,她对和她们一同表演的这六个男学员没有什么意思。经过她的特别说明,她和这十二个学员的关系才慢慢的变得好起来。

  闲话休提,却说花老对着他的这十三个学员说了一些在舞台上所需要注意的事情之后,让他们再一次背了一遍各自的台词,在听到他们背得那样娴熟,没有出现任何错误之后,很大方的让他们都回到宿舍去睡觉了。

  赵雅萱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刚好是中午时分,她让春桃给她从食堂拿来了一些食物,吃过之后就上chuang去了,在床上她是翻来覆去,本来想为今晚的表演养好精神,以求能够表演出让人惊叹的节目来,以后多一点观众缘的。但她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啊。她实在很激动,努力了这两个月了,今晚就能够出成果了,想想都让人开心,有这么多的付出,结果的时刻就要来临,她翘起的嘴角透露了她内心的喜悦。

  终于,在赵雅萱蒙蒙胧胧际,天就完全暗下来了,她发现自己真的无法睡着,就翻身起床,当她还要叫春桃去帮她到食堂拿食物的时候,春桃却向她传达了寨主和寨主夫人的话,说要她到食堂去参加宴会——为了庆祝赵雅萱第一次登台演出特别举行的。

  赵雅萱有些受宠若惊的来到山寨的食堂,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她了。

  依旧是寨主高森坐主位,寨主夫人秦玉莲坐在寨主的旁边。她的身边留置一个空位,就应该是给赵雅萱的了。同桌的还有神机道人、酒肉和尚、段天鹏、李必胜、牛大力、风花雪、肖英、肖华这八个山寨头领。豆腐西施秦香莲因为山寨的调动需要在一个月前被遣往山寨下属的一间豆腐作坊去了。所以她并没有在这个宴席上出现。

  另外还有一桌,是花老陪伴着那十二个男女学员。

  赵雅萱果然被她的干娘秦玉莲叫到她的身边那个位子上坐下。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菜,所有的食物都是山寨的厨师的杰出作品,看得人眼花缭乱,赵雅萱对于义父义母这次宴会的目的,感到十分的感动。她没有想到他们会为自己的第一次登台演出而专门为自己开这个宴会啊。

  就在宴会快要开始,有喽啰进来通报,向寨主高森说道:

  “报告寨主,我奉命前去请赵公子来赴宴,赵公子他说他身体不适不来了。让属下代他向寨主表示感谢。”

  寨主高森挥挥手,让那人喽啰下去。

  秦玉莲看着寨主的脸色不是很好,就关心地问道:“寨主啊,你的脸色不是很好啊,怎么了?”

  “夫人,我没事,只是这几天太过操劳,你不用担心。”

  “奇怪了,那位赵公子,我们平时一请他来赴宴,他都会和妙音她一起来的啊,今天他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来了呢。”

  “他不来,我们就不必再等了,来,大家起筷啊。”寨主的一声令下,在座的每个人都开始了向桌子上的食物发起进攻。席间众位头领都是向赵雅萱表示祝贺,个个都夸她这么年轻就能够上台去表演,未来在可限量,乐得高寨主和秦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也让教导赵雅萱的花老在宴席上从头到尾都笑个不停。

  赵雅萱因为等一下要表演,心里十分紧张,所以只吃了几口饭就吃不下了,放下饭碗,擦擦嘴,和干爹干娘说了一声,向在座的每一位头领告辞之后,就随着花老和另外十二位新节目的表演者一同离开了食堂,到演艺大堂去作演出前的准备了。

  戌时就要到了,还没有轮到赵雅萱她们登台,她很悠闲的在演艺大堂四处逛,不过,她的内心里还是很紧张的,这第一次上台,如果搞砸了,那实在是太难堪啊,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她发现今天晚上的观众特别多,演艺大堂的所有房间都坐满了人,她的干哥哥就坐在他来到山寨欣赏节目专用的房间里,今晚他竟然不是自己一个人坐着,在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一身的华服,显得他平时里应该是养尊处优的,皮肤很细,让人联想到,他可能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晒过太阳了。

  那胖子对赵德昭的态度是恭敬中带点畏惧。就连赵德昭与其说笑,即使那个笑话没有什么好笑的,胖子也要装作被笑翻的样子,看在别人的眼里是很滑稽的。

  在赵德昭和那个中年胖子的两旁,站着十几个身着普通脚夫服饰的手下人,每个人的站姿都是挺得笔直,看他们的身形,站了很久都没有一丝移动过。

  赵雅萱找遍了观众室也找不到周妙音,看来,今晚她也要登台,也要先去作准备。

  当赵雅萱的身影在赵德昭和那位中年胖子眼中出现,赵德昭附耳在胖子的一侧低低声的说着什么,赵雅萱离得太远了,听不到,心中存了一丝疑惑。不过,想不通的事,她也不再费心机去乱想了。

  寨主高森和夫人秦玉莲还是坐在赵德昭所在房间的对过。但赵雅萱看到他们两人时,他们都向赵雅萱露出鼓励的微笑。赵雅萱并没有看见,寨主高森看到赵德昭身边出现的那个中年胖子,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而本来也笑吟吟的寨主夫人在和寨主交谈了几句话后,也是脸色大变。

  赵雅萱在外面逛了一会儿,特意到高森和秦玉莲所在的房间里去了一趟,向她的干爹干娘请安后,就回到舞台的更衣处去了。

  演艺大堂里,在所有的观众室被坐满了以后,观众还是络绎不绝地走进来,他们因为没有了坐的位置,都心甘情愿地站着等看节目。

  山寨的广告是几天前就做的,能够吸引这么多观众也是寨主高森和夫人秦玉莲所预料不到的。

  不过,当两人看到有的观众身上的衣服是穿得很厚,似乎在衣服里藏着什么东西,而且,这些可疑的观众的行动速度比一般人都要快,他们所站的位置也是分布得很有规律,如果不细心观察,对于这些人都只会认为是普通观众。

  秦玉莲也是在寨主高森的指点下,仔细观察才发现了这些人的与众不同。细数之下,他们发现这些可疑的观众大约有两百人,他们现在就夹杂在普通的观众当中,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但是在寨主的心中却因为他们而垒上了一块大石。他心中那不祥的预感就越加的强烈了。

  秦玉莲看到丈夫这样,就出言相慰:“寨主,今晚是咱家萱儿第一次登台演出,你应该开心才是啊,来吃点水果。”说着,她手拿着一块切好的雪梨,递到高寨主的嘴边。

  高寨主吃下这块雪梨,秦玉莲要继续递给他,他摆摆手,说明自己不要了。

  沉默半晌,高森寨主才对秦玉莲说道:“夫人啊,我心中有一丝预感,今晚我们山寨可能会发生大事啊。”

  “寨主,我们的干女儿能够上台演出了,这本身就是一件大事。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萱这次一定能够演出成功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依我看,这近二百个可疑观众的领头人不是那个赵公子,就是他身边的那个中年胖子,看这情形,似乎我们的打算被人发现了啊。”

  “寨主,您怎么可以对自己没有信心呢。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查到我们的真正目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啊。我们这次看来是很难蒙混过关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早作准备吧。”

  “寨主说得是,您就下令全山寨戒严吧。”

  当下,寨主高森对一个在这个房间里侍候着的喽啰低声吩咐了几句,并将怀中的一块令牌交给他。这个喽啰就快步跑下了楼去按照寨主的吩咐办事去了。

  赵德昭在高寨主所在房间的对面,他也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情况。他看到了高寨主拿出了令牌出来,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他又对那个中年胖子说了几句,那中年胖子,立即招手站在他们身边的一个手下附耳过来,如此这般的吩咐之后,那个手下就匆匆忙忙地走下楼去。

  那人中年胖子对着赵德昭竖起了大拇指。赵德昭只是微微一笑。

  节目终于开始,但是在演艺大堂里,真正为了看节目来的观众却感觉气氛不对,压抑沉闷,是那些专门来看节目的观众对周围的人的感觉。在这种环境下,再好的雅兴也变得荡然无存了。

  只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