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少侠,住手!……”凤凰山腰上,唐枫正要高举霸王枪刺死孤风,忽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喝住了唐枫。声音刚从远方传来,接着一道身影便窜了过来,紧握着唐枫的左手要他松开孤风。唐枫定睛一看,正是青云教教主荆云傲。“孤风!你身为青云教护法,就应该深明大义,为何要首当其冲地对付东方少侠?!”荆云傲怒骂孤风,接着还扇了他一耳光。“师父……”孤风跪在荆云傲面前,方才的冷傲迷茫顿时沉寂了下来。接着荆云傲对唐枫说道:“唐少侠,今日劣徒做出此等事情,我绝对不会轻饶他。还有东方少侠虽然从此高处堕下,但是他武功高强,或者会吉人天相的……”荆云傲一话惊醒唐枫,唐枫顿时抄起霸王枪,和史灵茵一同下山寻找东方烨的踪迹。

  只是,凤凰山面平原背海,凤凰山的左侧是一道平原,右侧则是一道江河,河水湍急。当日东方烨击落山藏和柳泽次郎的方向都是左侧,所以他们的遗体能够被伊贺殓葬。然而此会,东方烨在凤凰山上被击落的是凤凰山的右侧……

  唐枫看着那湍急的河流,大吼道:“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找到你!东方兄,我知道你很命大,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说罢,唐枫沿着那道江河水流的方向,一直沿岸追寻。史灵茵也追随唐枫,不离不弃地找寻着东方烨的下落。

  “都半个月过去了,怎么烨儿还没回来?……”东方堡内,已经稍稍生气盎然。李凝霜在东方堡大厅内急得团团转,然而东方烈阳却很淡定地品着茶,对李凝霜说道:“夫人就放心吧,烨儿说过他会回来的。只是他有事要办,要相信烨儿。他的武功在武林中已经是顶尖的了,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能赢他呢,他不会有什么事的……”正当东方烈阳说完这句话,荆云傲便绑着孤风踏进东方堡大厅,呵斥孤风跪下,接着自己也抱拳对东方烈阳表示愧疚之意。

  “咦?这不正是青云教教主荆云傲少侠和青云教护法孤风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忽如其来的荆云傲和孤风如此情形,让东方烈阳和李凝霜摸不着头脑。接着荆云傲惭愧地讲述了整件事情之后,东方烈阳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茶杯碎得一地。那也正是李凝霜心碎的声音。听到这个噩耗,李凝霜顿时支持不住,晕了过去……“东方堡主,劣徒竟然犯下如此大错,是在下教导无方。如今我便将他交由堡主你处置。要杀要剐,我毫无怨言!……”荆云傲刚正不阿地说道。“哎!……”东方烈阳慨叹,接着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若是让烨儿知道,他也一定不希望我为他报仇!……”说罢,东方烈阳转过身背对荆云傲等人,挥手意示他们离去。荆云傲见到东方烈阳如此深明大义,想到他为东方烨担心,也不便久留。怒斥道:“今日东方堡主不杀你,你的性命就姑且留着。从今日起,你再也不是我青云教的人,以后你的生死,与我无关!”说罢,荆云傲愤然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东方堡。

  “……”孤风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地离开东方堡,接着漫无目的地流离失所。

  “东方兄,你到底在哪啊?不要再躲了!……”三个月过去,唐枫和史灵茵一直沿着河岸走着寻找东方烨的踪迹。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他的消息。唐枫史灵茵已经踏遍了半个中原,从黄州找到了四川叙州,但是依然没有东方烨的消息。“唐大哥,或者东方大哥……东方大哥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史灵茵哽咽着,失声哭诉道。“……”唐枫沉默。以东方烨的武功,若是还在世,必然会现身在他的眼前。或者,史灵茵说的是对的……

  唐枫和史灵茵失望地从四川返回中原。路经牧野山庄之时,发现有一群朝廷的士兵和东厂的锦衣卫从牧野山庄走出来。走进去一看,却见惨象环生:好几名牧野山庄的弟子惨死在一旁,其他的弟子默默地低下头,没有任何话语。走进大厅一看,却见南宫牧野虚弱地坐在椅子上,面色铁青。贺雨扬更是惨烈,双臂皆被斩断!

  唐枫大惊:“南宫庄主,这是怎么一回事?!”唐枫见到牧野山庄如此惨象,大惊失色,接着有所顿悟,问道:“难道是刚刚东厂的锦衣卫所致?!”唐枫大怒问道,手臂青筋暴起,紧握霸王枪。“是的……”叶星宇徐徐说道。眼见唐枫就要持着霸王枪冲出牧野山庄逼向方才东厂的人,被叶星宇拦住,说道:“不要追了,他们武功高强。再加上他们奉朝廷之命来牧野山庄兴师问罪,我们也不能拿他们什么办法。”叶星宇叹息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枫追问

  接着叶星宇讲述道前些日子东方堡和牧野山庄在京师附近做运漕生意的时候,发现朝廷中数百名贪官污吏勾结起来贪赃枉法,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将他们绳之于法。与此同时,我们知道他们这个秘密的消息也被泄露了出去。于是朝廷的这些贪官污吏便借助东厂的势力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牧野山庄。“对了,还有东方堡!或者东厂的人会对东方堡不利!……”叶星宇忽然想到,接着便对唐枫叮嘱道。“好,你们多保重,我这就前去东方堡!……”

  唐枫在牧野山庄了解事情后,立刻赶往东方堡。只是当唐枫赶到东方堡之时,也是迟了一步……东方堡的弟子死伤没有牧野山庄那么严重,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负隅顽抗的结果。然而大厅之上,有两名尸体被白布盖着。东方烈阳,李凝霜等人神色凝重。他们见到唐枫到来,也忘记了待客之道,只是漠然地伤感着。唐枫渐渐走近东方堡大厅,慢慢看清了两名尸体的模样。他们的样子没有被白布遮挡着。

  “二弟,三弟!……”唐枫顿时崩溃地跪了下来。只见那两名尸体正是洛笔生和陆文渊的遗体。“为什么会这样?!……”东方烈阳也讲述了一番和叶星宇一般的话。他们两人的死,是因为**。他们的诗画当中提及了一些愤恨当今朝廷的诗句,所以被莫须有的罪名处死。他们两人,都是中毒而死的,是那名东厂的首领……

  “……”唐枫沉默了,他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语表达心中的感受。一连串的打击让他已经麻木不堪。南宫牧野堂堂一方霸主,年纪轻轻武功超群,如今落得被毒药摧残至武功尽失;贺雨扬铁臂神拳,双拳无坚不摧。然而如今却落得双臂被斩的惨淡收场;洛笔生,陆文渊乃唐枫结义兄弟。自当日玉笔峰事件,兄弟三人以诗画结交,被陆家叔父干扰后三人就因为江湖事繁忙而没有共聚。本想着辛辛苦苦让武林平复下来,兄弟三人就能好好游山玩水,饮酒论诗画。结果此番共聚,竟是阴阳相隔……

  唐枫祭拜洛笔生陆文渊之后,没有久留东方堡。来到浙江东方堡,便想着回杭州探望久别的父母。东方堡距离杭州还稍稍有段距离,入夜,唐枫和史灵茵在一间客栈投宿了下来。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唐枫不知所以,在客栈内,唯有借酒浇愁,喝得个酩酊大醉。史灵茵见此,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唯有静静地在他的身旁。

  早晨唐枫在客栈酒桌上醒来,发现不见史灵茵,便问道客栈掌柜。客栈掌柜回答史灵茵已经结账离开了,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封信:唐大哥,我先走了。多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照顾。很感激你三番四次地挡在我面前,为我排忧解难,多次救我性命。但是,这种感觉,或者只是一种感激之情,一种朋友之情。还有,不要太伤心难过了,不要让身边的人担心你。后会有期。

  看完史灵茵的信,唐枫闭上惺忪的睡眼,把信一扔上头顶,运足内劲焚毁信件。“罢了,罢了!……”唐枫慨叹。听他的语气,是对一切麻木了。在一旁,有一对水灵灵的双眸看着唐枫,见到唐枫如此伤感,心头一酸,避免触景伤情,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