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上回说到:喀饽正要离去,查尔却一把抓住了他。

  喀饽吃了一惊,但随即镇定道:“这为先生,你还想干什么?”

  查尔将喀饽交到了比利时警官手里,潇洒的坐到沙发上,为自己点燃一根香烟,微笑道:“别急,小伙子。让我来一件一件解释这桩凶杀案吧!首先,我将还原当时的场景。……沙沙太太,麻烦你在重复一下你当时看到的情况。”

  沙沙太太描述道:这一天的下午她像往常一样在后花园整理花卉,忽然她听到二楼的书房传来争吵声,因为不记得教授今天有客人,沙沙太太就上楼看个究竟,结果发现门被反锁了,沙沙太太连忙敲门,里面却传来了约翰教授的呼救声,沙沙太太拿出口袋里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发现里面正有一名歹徒在和教授搏斗,歹徒身着黑色大衣,头带白色大口罩,眼睛上带着黄色墨镜,黑色鸭舌帽压的很底,手上还有戴白色手套,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他是谁。

  约翰教授忽然大叫道:“快跑,沙沙。所有的证据都在书架上第一排的那本绿色书籍里。”

  刚说完,歹徒就抓起书桌上的笔筒狠狠给教授来了一下,然后将沙沙太太推出了书房,当沙沙太太再次打开书房时,教授已经死了,书架也被弄乱了,歹徒也从窗口跑了。

  比利时警官可不想被查尔比下去,顿时皱起眉头思考起来,但赖何实力有限,只能苦笑道:“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有很多啊!第一、大家都不觉得奇怪吗?约翰教授当时为何不直接说出凶手的名字呢?——如果他真的知道的话,直接喊出那个名字不是最直接指出凶手的方法吗?”

  比利时警官吃惊道:“难道教授不知道杀死自己的凶手谁?不,这不可能。教授当时不是喊了——所有的证据都在书架上第一排的那本绿色书籍里吗?如果教授当时不知道凶手是谁,那这些话就完全解释不清了。”

  查尔笑了,道:“我开始时也苦恼了好一阵呢。不过我们联系第二个问题来一起分析就好解决了。”

  比利时警官好奇道:“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查尔低声道:“怎么会有人去将藏好的能指出罪犯身份的证据的当着凶手的面大声喊出来的呢?而且书架就在书房里,教授应该想到自己一说出这句话凶手就一定会消灭证据的啊!”

  比利时警官顿时一拍脑门:“对啊!我该想到这应该是教授故意说的,用来误导凶手的一个陷阱。”比利时警官嘴上说着,心里却对查尔有了一种敬佩,难怪查尔在察看地上散乱的书籍时会有那种自信的微笑,看来他早就注意这些古怪了。

  一旁的警员也开始开窍了:“对啊!如果真的有证据,当时教授就算不喊,事后我们也会找到的。这么说其实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了。”

  “就是这样。”查尔悠闲的吐着烟圈,同时悄悄瞄向喀饽,喀饽咬了咬牙,把脸扭到了一边。

  查尔皱了皱眉,摁熄了烟头,继续道:“另外教授在遇害以前和我通过话,当时他的口气丝毫没有大难临头时的恐惧,说明他当时并没想到会有人要害自己,既然想都没想过,那么怎会提前留下证据勒?”

  沙沙太太完全听糊涂了,上前道:“先生,请原谅我的愚蠢。那么教授当是对我喊的话只是因为吓糊涂了吗?”

  “不不不,当然不是。”比利时警官微笑道:“这明显是教授留下的一个陷阱,我们现在让查尔来给大家解释。”

  ……

  查尔无语:你这家伙还真会捞面子。

  干咳了两下,查尔道:“所谓的证据确实没有啦。但教授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猜想这恐怕是因为教授自己都拿不准谁是凶手吧?”

  此话一出,全场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查尔皱眉道:“沙沙太太不是说过凶手有着很好的伪装吗?从外表上很难一眼认出他是谁?所以我猜想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教授进入书房时发现有人闯入了自己的书房,随即扭打起来,凶手顿时动了杀机,同时沙沙太太闯了进来。虽然通过身材的判断约翰教授已经有九成猜到凶手是谁。但善良的老教授还是害怕自己万一猜错了呢?万一误导了警方而错杀他人呐?所以教授当时虽然危在旦夕,但仍不敢对沙沙太太胡乱说出自己猜想的名字,那么就此任由凶手逍遥法外吗?当然不是,就在这时教授忽然灵机一动,大喊了一句:所有的证据都在书架上第一排的那本绿色书籍里。”

  还在装酷的比利时警官终于脑子不够用了,尴尬的笑道:“那有怎么样呢?查尔老兄,我不太明白啊!凶手当时把书一翻不就会看出教授说谎吗?”

  查尔大笑道:“老哥,当时的情况下谁还能那么冷静的慢慢翻书啊!门外的沙沙太太已经在报警了。我想凶手当时恐怕是毫不犹豫的就把书籍揣进了怀里,同时顺手打翻了书架。”

  比利时警官惊叫道:“这么说谁身上有那本绿色的书籍谁就是凶手了?”说完大家一同望向喀饽,喀饽生气道:“看我干什么?不是已经看过我的包了吗?我的书籍可没有绿色的。”

  查尔示意比利时警官不要紧张,笑道:“当然不是这样,我不是说过:约翰教授真不愧为一个出色的科学家和心里学家……。约翰教授的突发奇想式陷阱恐怕比好多人费尽心机想出来办法还好。我也是好不容易才猜到的:其实不但没有所谓的证据,其实也没有所谓的绿色书籍。”

  “什么?”全场又是一片大惊。

  查尔笑着道:“那边的警官,你刚才是在河边发现喀饽先生的吗?”

  被问到的警员有些紧张道:“是,是啊!我带着警犬一路追踪气味,最终在河边发现了他,并在河里找到了墨镜,黑大衣和帽子手套。”

  喀饽咬牙道:“我说过那些东西不是我的。”

  查尔坏笑道:“我就当不是你的。不过当我听到河边这个词时真是吓了一跳:如果凶手沿河流往下游出一里地的话,那就算是最好的警犬也闻不到味道了,可惜约翰教授的陷阱就像一条绳子般将他牢牢绑在了那里。”

  比利时警官终于投降了,低声道:“老弟,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查尔潇洒的弹了个响指,道:“来,比利时警官,我现在就告诉你那本犹如传说般存在的绿色书籍在哪里?噢……。”

  说着查尔拿起了凶手的黄色墨镜给比利时戴上。

  比利时警官狐疑道:“老弟,你干什么?你不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绿色的书籍吗?啊————————这,这,竟然是这样。”

  沙沙太太好奇道:“怎么了,警官。”

  比利时警官惊奇道:“通过这幅黄色墨镜再来看这本名为《遥古传说》的喀饽包里蓝色书籍时,书的颜色就会变为——————绿色。”

  “啊!”众人大惊。喀饽的脸色顿时变的比死灰还难看。

  查尔轻松的笑道:“就是这样啦!我猜想当时的情况恐怕是这样的:凶手杀死了教授,拿到了这本所谓的绿色书籍,然后跳窗逃走,一路往河边跑去,心情也逐渐变好,因为一旦他跳进河里就可以洗去身上的气味,从而摆脱警犬的追捕,同时指证自己的证据已经到手,再无后顾之忧,这真是美到极点,那时凶手的脸都快笑烂了吧。……到了河边,凶手快速的把墨镜、外套沉到河里,然后摸出怀里的书。天,那真是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吧!喀饽先生。那并并不是绿色的书籍,而是蓝色的哦!怎办?赶快回想一下书架上是否有一本绿色的书籍自己没注意到?呵呵呵,那里还回想的起来。要回去一趟吗?不,恐怕警察已经来了。跳进河里游走嘞?那证据迟早会被警察发现的啊!怎办怎办怎办……。你急成了锅上的蚂蚁,但就是无法逃走,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证据就像一条实质存在的铁链一样牢牢绑住了你的灵魂。是吗?喀饽先生。”

  喀饽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话。

  比利时警官好奇道:“我不明白,他当时怎么不把这本书仍进河里呢?这样不是少了一样让人怀疑的地方吗?”

  “这就是犯罪心理的问题了。”查尔笑道:“凶手在作案前是仔细考虑过每一步的,在他的计划中他是要完好的带走那些证据的,大约那些证据就是一些很重要的学术资料吧!所以他才会带上这个完全防水的皮包好带它过河,虽然事后发现里面根本什么也没有,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放进了皮包里,在那时,他还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被抓到吧!对不对,喀饽先生。”

  沙沙太太忽然发疯般扑上去抓打起喀饽来,她吼道:“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杀死约翰先生?上帝会诅咒你的。”

  “滚开,你这个疯老太。”喀饽忽然回过神来,叫道:“够了,什么都够了。我被你们这些混蛋都闹糊涂了,什么什么我就成了凶手了,证据呢?没有证据你们就是在诬告。这本书有问题吗?没有。这是我的书,难道你就不准我有一本书?”

  比利时警官扭过他的手臂,冷冷道:“这些等回警局再说吧!我现在拘捕你,同时对你进行全面调查,相信很快就会让你低头了。”

  “用不着很快了。”查尔拿起《遥古传说》,径直走到喀饽面前,冷冷道:“我说过教授设置了一个精心的陷阱。——他之所以会选这本书作为欺诈陷阱,除了这本书是书架上唯一的蓝色封面书外,还有就是这本书的发行量很小。你听明白了吗?”

  喀饽狐疑道:“那又怎样,或许死在这里的老头有这样一本书,那你就不准我买一本。”

  “那好,请你告诉这本书是言情小说、武侠小说、都市小说还是灵异小说。”

  “什么?”喀饽好像挨了一个霹雳,再也说不出话来。

  比利时警官怒道:“这下无话可说了吧!”

  喀饽重重的叹了口气,道:“这个老混蛋,死了还要设计害我。”

  众人冷冷的等他把话说完。

  喀饽继续道:“好吧!我承认我是凶手,但约翰死有余辜,我花了太多的心血在我的研究上了,但这个老混蛋就是要阻挠我的成功,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我就是若贝尔的主人了,只差一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若贝尔的奴隶。”查尔冷冷道:“你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吗?那我真是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滚吧。祝你在监狱里永远不要出来了。”

  比利时警官的手下将喀饽带了出去。

  另外两个警员用毯子将老约翰包好。查尔忽然拦下了大家的动作,轻声道:“我们忘了一样东西。”

  不等大家开口,查尔率先祈祷起来。

  我们忘了收拾约翰教授遗留给我们的思恋,为了这个善良的老人,以及他渊博的知识与博大的胸怀,在这片蓝天之下,在这刚刚经历了不幸的蔚蓝瓦山腰别墅,我们在这里寄托我们的哀思。

  圣父圣灵的光辉洗涤着这染片霞色的云彩。

  ………………

  ……………………

  出门的时候,比利时警官感叹道:“约翰教授真是一个聪明的老人,不过这个办法不是显得太‘危险’了吗?”

  查尔笑道:“这就要感谢教授对我的信任了。怎么样,现在去‘家特斯报孤儿园’喝一杯吗?”

  查尔又开始坏笑了。